读书·书评:

享受生活,才是最好的成就 ——读蔡澜《不如任性过生活》心得

享受生活,才是最好的成就 ——读蔡澜《不如任性过生活》心得


发表于2016-12-29 11:58   作者:清明雨
我大约有一年多没有写过书评了,一直等遇到蔡澜随笔集《不如任性过生活》为止。我愿意称之为又一次艳遇,继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以后的。 10天前,一个挥汗如雨的周日上午,我在苏州旅行,在台湾人在大陆开的第一家诚品书店看到一本绿萌萌的书...

《恐惧吞噬灵魂》:狭之笼的倥偬晦暗

《恐惧吞噬灵魂》:狭之笼的倥偬晦暗


发表于2016-12-29 09:44   作者:孙启菲
一个是六十岁的年老色衰的德国寡妇艾米,她的工作是擦玻璃;一个是四十岁的壮实的摩洛哥人阿里,他的工作是汽车修理工。 等级和身份的限制永远似缠绕周身的蟒蛇,如影随形,其中的厉害神乎其技般的影响着艾米的周遭,她和他之间的爱恋对于他们...

《血疑》:困厄伦理温情风

《血疑》:困厄伦理温情风


发表于2016-12-28 14:57   作者:孙启菲
日本电视剧《血疑》阐释了一个因为放射性钴的辐射而染上白血病的少女的故事。十七岁的少女幸子是由名义上的姑姑大岛理惠十七年前和有妇之夫相良教授所生,然而在一系列因缘际会、阴差阳错之下,她和相良教授的儿子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真心相恋,...

库布里克《洛丽塔》:野罂栗般的浮屠

库布里克《洛丽塔》:野罂栗般的浮屠


发表于2016-12-16 12:31   作者:孙启菲
灵魂的欲念之火一旦被点燃,释放的即是雷霆万钧的渴慕。来自欧洲的老顽固韩柏对于美国女房东的女儿洛丽塔的爱恋,即是融合了内心的脆弱、偏激、敏感和欧式的幻想。面对自由、奔放、现实的新式文明,韩柏希图盼望的仅仅是通过自我的意向式牺牲疯...

《三少爷的剑》:小丽的融情艳世

《三少爷的剑》:小丽的融情艳世


发表于2016-12-16 12:27   作者:孙启菲
狂歌以后,路遥遥,风沙砺。 她不是一个不懂得分寸感的女人,恰恰是姣好的面孔和凄清的迷情成就了她的风度艳世,她的贪财和周游于风月场男人的现实取向和态度决定了她的面向,她从烟火中来,到清朗中去。 她欺骗家人到大户人家做婢女,其实她不...

《闪灵》:理想主义的江河日下

《闪灵》:理想主义的江河日下


发表于2016-12-15 08:56   作者:孙启菲
温情的性灵点染了杀伐无忌之后,漫天的血域无涯即刻降临,从人类发轫,由哭着降生到奄奄一息,都没有逃脱世俗的饕餮盛宴与廉价的思维心理。彷徨即是原初的力量,教会人类懂得取舍,懂得以跨越了天真藩篱的潋滟之心做一场偏激任性的屠杀。 以父...

《阿黛尔雨果的故事》:心襟漫化成天海的澎湃

《阿黛尔雨果的故事》:心襟漫化成天海的澎湃


发表于2016-12-14 13:56   作者:孙启菲
叙事的张力来源于自尊心和爱情之间的拉锯战,而当热情突然遇冷,又怎能不惊悔伤心?作为一代文豪雨果的女儿,尊贵的身份和性灵之间的交加毁誉成为她的议题。 恋上一个缠绵于赌博和寻花问柳之际的男人,是阿黛尔一生的峥嵘般的遗憾与耻辱。炽热...

《锦绣未央》:一出复仇大戏

《锦绣未央》:一出复仇大戏


发表于2016-12-10 11:49   作者:孙启菲
无疑,这是一部出色的商业剧,能够时刻抓住观众心理,而且其结构完整,逻辑整体明朗,尚能自圆其说,虽有一些情节破绽,但是无伤大雅,体现了女主在和一众配角血拼时分,运用心计和智慧一次次化险为夷。针尖对麦芒,刀剑峥嵘之间,在情之根本大...

《春琴抄》:忠义素朴的灵魂引路人

《春琴抄》:忠义素朴的灵魂引路人


发表于2016-12-08 11:50   作者:孙启菲
影片《春琴抄》的原著是恶魔主义之花的作家谷崎润一郎由西欧化风格转向日本古典情韵的代表之作,影片的呈现充满着秀美飘逸,结合了灵动与压抑,闪燃与颓废的态势。该片讲述了特立独行的药商富家女春琴与仆人佐助之间的旷世恋情,春琴因为失明而...

《我不是潘金莲》:人格救赎的拷问与渴望

《我不是潘金莲》:人格救赎的拷问与渴望


发表于2016-12-08 11:56   作者:孙启菲
农村妇女李雪莲和丈夫为了房子和生二胎假离婚,孰料丈夫秦玉河因嫌弃她婚前曾与人发生过性关系而再娶,并刻意毁损李雪莲是潘金莲。李雪莲经过十年的不断上访,经历过各级官员的无数推三阻四和敷衍塞责,其后受骗失身于老同学赵敬礼,最终自杀未...

《假如爱有天意》:人人摇扇我心寒

《假如爱有天意》:人人摇扇我心寒


发表于2016-11-29 16:34   作者:孙启菲
缘起不灭。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桄榔树一条心,可以恰切地形容穷学生俊河待珠喜的逸景。珠喜是一个清纯可爱风华正茂的少女,由于其显赫的身世,和俊河的恋爱陷入门不当户不对的俗套之中。 他们一起捕捉萤火虫,把玩生命的斑斓和诗...

林权泽《醉画仙》:长生不死的隐士

林权泽《醉画仙》:长生不死的隐士


发表于2016-11-26 13:23   作者:孙启菲
松鹤延绵,落霞孤鹜,灵魂的绝对值在横槊赋诗般的涂画中得以被放大。 画出的帘风檐月都透着灵动,是故弄玄虚、欲擒故纵的法则计谋所无法企及的高度。风梢树影盘桓的灵动,雨打芭蕉无声的呼吸。 吾园的质朴雄伟的心襟,匡扶自我实现人生价值的本...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