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书评:

《霸王别姬》之程蝶衣

《霸王别姬》之程蝶衣


发表于2016-08-01 12:19   作者:孙启菲
你在幼年之时,母亲为了你能被收留学京戏,割去了你的第六指,恰似阉割,你的漫漫星光,淡淡风华在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唱词中绽放。 你恋慕霸王师兄,拼却蜡灯红,用尽一生的绮丽回眸,也没法将他枯燥冰封的意识唤醒,他的心中只有那...

“弑父”的残忍——献给魅影和克里斯汀

“弑父”的残忍——献给魅影和克里斯汀


发表于2016-07-30 10:02   作者:孙启菲
并不是凭信念追觅真爱,就可以完全的抱紧捉紧。 于灵柔曼妙宛若公主的克里斯汀而言,魅影是精神上的指引和慰藉,音乐上的知音人。 于眼中成泪心内成灰的魅影而言,克里斯汀就是生命的全部。 他爱拨弄音乐,音调的高亢抑或婉转都是他此生彼岸烟...

小议范冰冰的武媚娘

小议范冰冰的武媚娘


发表于2016-07-29 16:59   作者:孙启菲
煌煌巨制,掩盖不了人性刻画的矫揉和粗疏。 范冰冰的武媚娘,被广电局割去了胸,恰似精神上的屠戮和阉割。 诚然,编剧用足了心思,相比封建帝制的无情,想把一些现代性的价值观念,个人主义的特质赋予武才人,让其在刀光剑影面前,说出难道你就...

风吹浮世终无言,碧琉璃——读雪小禅散文集《繁花不惊,银碗盛雪》

风吹浮世终无言,碧琉璃——读雪小禅散文集《繁花不惊,银碗盛雪》


发表于2016-07-27 10:25   作者:孙启菲
晴耕雨读,怅惘隔世烟霞。如同一江明月碧琉璃的情致,在雪小禅的笔下渐渐蔓延,乃至繁华生灿,熠熠生辉。 比之李碧华文字的流丽婉转多之一番飘渺深邃的生命逸气,疏林冷郁,往事萦怀,将生命的凛冽薄凉在波澜中细细铺陈,这本散文集可谓是中国...

长剑星矢与杀伐冲天——记陈凯歌之《赵氏孤儿》

长剑星矢与杀伐冲天——记陈凯歌之《赵氏孤儿》


发表于2016-07-25 20:52   作者:孙启菲
在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权力勾戈之间,觥筹交错,武将赵朔无疑是惨遭屠戮的失败者。 人肉筵席,电光石火。 屠岸贾的弑君嫁祸,带有腹黑学的文化特质和电闪雷鸣般的突发性。 赶尽杀绝,对屠岸贾来说,才是开天辟地超越浮浅的功利文明的深刻。 信...

时尚与造作的生命急湍相衬托——记安妮·海瑟薇《穿普拉达的女王》

时尚与造作的生命急湍相衬托——记安妮·海瑟薇《穿普拉达的女王》


发表于2016-07-19 16:17   作者:孙启菲
威风凛凛如同斥命女王侯的主编马琳达,虚荣清浅如同廉价陪衬的第一助理艾米莉,再加上务实求真朴素坦然的第二助理安吉丽雅。三个女人一台戏。 好莱坞的叙事手段,在于毫无忌讳,在于坦荡淋漓的挖掘生命固有的都市化物质虚荣的层面,将豪华与视...

倾城的潋滟,魂灵的逸魄——记许鞍华版《倾城之恋》

倾城的潋滟,魂灵的逸魄——记许鞍华版《倾城之恋》


发表于2016-07-18 14:17   作者:孙启菲
她,白流苏,存在于书卷气和烟火气并存的民国年间,是个离过婚的女子。 被家庭拒斥的滋味流淌在心头,心态既有骄矜傲慢,亦有不得已的顾影自怜和彷徨。同床异梦的生涯让她悔醒,寄人篱下的凡俗市侩生活让她学会屏息凝视,静气内敛。原著中的流...

焕颜的姿态和面向——记刘亦菲、吴亦凡版《致青春》

焕颜的姿态和面向——记刘亦菲、吴亦凡版《致青春》


发表于2016-07-09 08:43   作者:孙启菲
哭泣的夜,短叹长嗟。如像困于荒野,一切也凋谢。 细碎的折磨,孤苦的忐忑,皆因生命中缺乏了浑厚的根基和底气,即便月霜魅她冰清目光,改变不了苏韵锦作为贫困生的现实。 程铮的出现恰似生命中的微澜不惊,在一度花开艳世的层面绽放了无与伦比...

经霜方显傲寒心——记郭淑贤版《塞外奇侠》之纳兰明慧

经霜方显傲寒心——记郭淑贤版《塞外奇侠》之纳兰明慧


发表于2016-05-17 07:34   作者:孙启菲
你,冰姿娇俏,仪态天妍,仿若天山雪莲,绮丽红唇编织着清逸斑斓的迷梦。 你是将军府纳兰秀吉的女儿,你的星辉灵若脱兔,浮光声色荣华富贵带不走你的傲寒之心。 你将一腔至性深情付与清廷的仇人草原上的天山派弟子杨云骢,比起僵硬固执,高傲恣...

人道的活泛意义——记希腊电影《爱的第七个太阳》

人道的活泛意义——记希腊电影《爱的第七个太阳》


发表于2016-05-05 00:20   作者:孙启菲
川诺寡妇将楚楚动人的大女儿阿格蕾雅送人少校家做女仆,因她已非完璧,与其受制于荒原,遭人奚落嘲讽,不若泼出去一盆水,落得清净自在,寄望既然淡然,意绪已然无存。 狄未屈少校及年轻随扈佩里克利都为阿格蕾雅的卓然不群的气质倾心。佩里克...

生命悲凉的愤懑——记波兰电影《艾迪》

生命悲凉的愤懑——记波兰电影《艾迪》


发表于2016-05-14 15:30   作者:孙启菲
艾迪和尤里克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然而艾迪没有丧失皓首穷经的价值实现能力,虽然他一如名字一般朴实,人道,寻常,有一张素朴腼腆的面孔。 艾迪喜读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他眼里虽非一定要汗牛充栋,然而书籍却是最佳良师益友,他平常,但不卑微。 ...

聚焦呼啸的喑哑和沉郁——记新藤兼人《落叶树》

聚焦呼啸的喑哑和沉郁——记新藤兼人《落叶树》


发表于2016-04-27 21:21   作者:孙启菲
不管天与地的曲线,没有翅膀我都会飞到你身边。 你是爱,是暖,是呢喃,是万古的人间四月天。 阡陌交织的属于作家灵照的痛,痛便在于回忆母爱往事,不是声泪俱下的探讨,而是以集中笔力道出极致的人道的痛。 那些素性的悲欢经过沉淀和落墨,成...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