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书评:

恬然素朴的悲伤——记新藤兼人《裸岛》

恬然素朴的悲伤——记新藤兼人《裸岛》


发表于2016-04-26 21:13   作者:孙启菲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在裸岛的顷刻阐释间,无须欲望抑或语言的染指,一种类似恬然素朴的悲伤在静静地流淌。 生命的真理不在乎兴衰成败,意蕴的潸然与否不在于不知不觉的幡然悔悟,一切的症候都归于化寂,栖止于海啸之石,静听翻浪的潮头卫冕于...

自我的认知空间和灵照——记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午夜降临前》

自我的认知空间和灵照——记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午夜降临前》


发表于2016-04-25 22:16   作者:孙启菲
在牺牲的花园里,女人寻求着永生。政客无故就计划开战,商业巨头要榨干能源,主妇无怨无怒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消极进攻的威胁在长对话中展开。对白仿似汪洋恣肆的唾沫星子,将二人的心襟纠结在世相百态的翻覆里。他们也曾花前月下,霁月无边,也...

白色幽灵的虚空幻象——记新藤兼人《鬼婆》

白色幽灵的虚空幻象——记新藤兼人《鬼婆》


发表于2016-04-22 20:59   作者:孙启菲
芦苇蔓延至天海,好似天翻地覆。有狭隘,有呢喃,有苛苦。 日本南北朝时期,战乱不断,人民流离失所。一对婆媳生活在野草丛生的平原中,干着捕杀掉队士兵并剥掉铠甲换取食物的营生。 某晚,年轻的士兵八从战场上归来,告诉婆婆她的儿子已死,并...

终生缱绻的宏愿——记新藤兼人《爱妻物语》

终生缱绻的宏愿——记新藤兼人《爱妻物语》


发表于2016-04-22 16:20   作者:孙启菲
鲜艳如火,山岗之花。绿意盎然,初春岸上。 温柔素性端庄的孝子为了与剧本写作者沼崎不渝的爱,不惜背叛家庭与沼崎私奔。 生活像慢性病一样折磨着沼崎和孝子的人生,失败中充满了历练与挫折,更具有无法控制的奔突破止。 囚禁,失色。 而孝子于...

妄言生命的蹊跷——记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日落黄昏时》

妄言生命的蹊跷——记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日落黄昏时》


发表于2016-04-21 21:33   作者:孙启菲
责任就是感受崇高,享受美丽。重要的是那生命的烟花偶然交织的光华。 九年里,他曾经在维也纳待了三天,她曾经去了纽约读大学三年。 他成为记录一夜情的畅销书作家,她成为绿十字会环保组织成员。 爱自生命伊始之后的觥筹交错和共鸣共振,挽尽...

且听风吟,爱随此行——记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黎明破晓前》

且听风吟,爱随此行——记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黎明破晓前》


发表于2016-04-19 00:22   作者:孙启菲
圈套和理性将情感收束在瓶颈,世故的时光隧道将清澈和深邃的共振桎梏于狭隘囹圄。所谓斯世浮生一壶茶,不过是觍颜了诟病,不过是连珠炮的几抹确信凉薄而已。 来自美国的杰茜和法国女孩席兰在车上相知相逢,好似相知陆离一轻盈,清影被记取在梦...

枯燥和陆离的腐蚀——记渡部笃郎《危险的斜面》

枯燥和陆离的腐蚀——记渡部笃郎《危险的斜面》


发表于2016-04-06 22:32   作者:孙启菲
凄艳断肠花的飘零史。 原名吉野文作的秋场,是乡下工厂的课长。若干年前他入赘成为县议员的女婿,雄才大略却寄人篱下,纵有青云志却不曾得到提拔。 野关利江,掌管着万人之上的会长的事务,带有都会职场人特有的精明强悍,却深怀静谧典雅的特韵...

复杂凄寂的长空——记内田有纪《买地方报的女人》

复杂凄寂的长空——记内田有纪《买地方报的女人》


发表于2016-04-06 19:34   作者:孙启菲
浮光掠金,静影沉璧。 在宫城县的山里,潮田芳子毒杀一对不伦男女,并将他们伪造成自杀的模样,旋即返回东京。为了及时有效得到案情的确切消息,她订阅了仅在地方发行的《仙台新报》。 为了回到营销部的订阅理由,她谎称喜欢连载小说作家杉本孝...

光辉织锦般的余韵——记寺山修司《再见箱舟》

光辉织锦般的余韵——记寺山修司《再见箱舟》


发表于2016-04-06 00:34   作者:孙启菲
缀幽孤鸿,噙冷栖榕。 与世隔绝的山村,财主时任家的少爷大作偷走村里所有住户的钟,将其埋在地下,只留了自己家的钟。从此,村中失去时间的概念,止步不前。 多年之后,大作的堂弟舍吉和堂妹惠子结婚,然而惠子的父亲当年为防止不伦之事而给女...

伊始的诗篇与救赎——记田村正和《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伊始的诗篇与救赎——记田村正和《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发表于2016-04-05 21:08   作者:孙启菲
惊心动魄,心有余悸。灵魂逸魄,潸然泪下。人人都道断肠初,哪堪肠已无? 正在海外自由现场采访的记者山内正平意外闻知一则噩耗,他那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女儿明子在一个月前去沼津探望姑姑的高速公路上的惨烈车祸中身亡。 急速回国的山内在飞机...

古怪骇异的灵魂本质——记米仓凉子《强蚁》

古怪骇异的灵魂本质——记米仓凉子《强蚁》


发表于2016-04-05 17:19   作者:孙启菲
虽说不是簪缨连绵,但也勋名赫奕。 痴心绝对是笑话中的苍凉毕现。 款款风致的妙龄女郎伊佐子六年前拒绝了盐月芳彦这个可依赖的资助人,嫁给大她31岁的泽田,由此一步登天,过上了阔太太的生活。 她计算着泽田的死期,并通过不断喂食牛排的方式...

绘织斑斓的幽灵——记尾野真千子《坂道之家》

绘织斑斓的幽灵——记尾野真千子《坂道之家》


发表于2016-04-04 23:22   作者:孙启菲
如同蝼蚁般喘息着,挣命。如何才能悲鸣长啸?如何方能挣脱萎靡混沌的自我而与理智的长空接壤? 杉田理惠子的母亲在罐头工厂工作,由于父亲的背叛,母亲开始和各色人等发生关系,直到她和理惠的青梅竹马川添直树发生关系,直树的父亲被调往了偏...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