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书评:

凌驾浮夸的真知——记美国电影《恋恋笔记本》

凌驾浮夸的真知——记美国电影《恋恋笔记本》


发表于2016-04-02 00:41   作者:孙启菲
缘何笃信科学有界,上帝无边?因为上帝的无所不在,如同神明般洞彻练达,慰藉了尘世众生浮泛的心灵。 缘何留连光风霁月,玉堂宁馨?因为光风霁月可以被称作凝视,称作望眼,在甘甜潋滟的浮世中找到自己确信的位置。 诺亚是贮木场的普通工人,一...

浮光声色中的裂变——记关锦鹏《女人心》

浮光声色中的裂变——记关锦鹏《女人心》


发表于2016-03-31 23:54   作者:孙启菲
关注的重点倾向于经典淑女对生发的世俗化的胜利,观念的保守在于大男子威权的气魄,感官的压抑在于临别秋波递送的烦难,心灵的孤惘在于岌岌可危的维度和传统。 白玫瑰宝儿和红玫瑰沙妞,大家闺秀对奔放的野兽,永恒的对峙和此消彼长的话题。 宝...

自尊自在的寄望——记常盘贵子《疑惑》

自尊自在的寄望——记常盘贵子《疑惑》


发表于2016-03-31 01:27   作者:孙启菲
呼兰河传,世俗烟火,人生百般,情味清欢。 浮光掠影,胭脂琉璃,彼岸身影,妖冶无形。 存有疑问时,不惩罚,是仲裁的铁则。 风尘困顿,携同弹指一挥间的灵祗和狂风暴雨,一辆轿车飞驰冲入涛光漫天的大海,惊悚的波澜之间浮现了身着黄色连衣裙...

一川烟雨,满城风絮——记船越英一郎《书道教授》

一川烟雨,满城风絮——记船越英一郎《书道教授》


发表于2016-03-30 22:00   作者:孙启菲
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天意,天网恢恢万物都是木偶。万物尽在蒸笼棋局的包围中束缚残缺。 纯白的纸张,有污点的人生,抱朴归真的心愿显得不合时宜和促狭。 双叶银行职员川上克次与妻子保子在京都过着平凡洒脱的生活。这一日,他从上司那里接手负责一...

沙鸥翔集,背水一战——记米仓凉子《黑色皮革手册》

沙鸥翔集,背水一战——记米仓凉子《黑色皮革手册》


发表于2016-03-30 17:02   作者:孙启菲
沙鸥翔集,背水一战。利欲熏心,专心致志。势如豺狼,如虎添翼。 原口元子戮力践行的是利益与功名的原则。她原本是银行职员,有一册黑色皮革手册,记录银行往来人员的偷税漏税名单。她利用账簿退职金恐吓敲诈,仅空头账户就挖美容医院院长掉楢...

点与线之间的嬗变——记米仓凉子《野兽之道》

点与线之间的嬗变——记米仓凉子《野兽之道》


发表于2016-03-29 17:51   作者:孙启菲
究竟是人心,还是野兽的利齿?野兽之道有野兽之道的走法。 娇媚笑靥未必和兰芷清芬挂钩。深谙世故的流萤,飞入草丛都不见,轻渺似云烟。 在新皇家旅店总负责人小泷章二郎的授意下,魔力胭脂成泽民子为了摆脱脑梗塞瘫痪的丈夫的羁绊,残忍的纵火...

心中的冢和毒瘤——记反町隆史《市长之死》

心中的冢和毒瘤——记反町隆史《市长之死》


发表于2016-03-28 16:21   作者:孙启菲
只盼相依,哪管见尽遗憾世事只是一厢情愿的祷告甚或是隽语。 田山市长连续二十多天缺席市政府会议,引起广大议员的揣度和不满。原来市长在志摩川的温泉,踏断吊桥的阶梯而头撞石块惨死,陈尸于志摩川温泉附近的溪流中。 疑窦丛生。 田山的议员...

幽咽月森寒——记松雪泰子《颜》

幽咽月森寒——记松雪泰子《颜》


发表于2016-03-25 22:24   作者:孙启菲
想成为自己以外的人,是一种原罪,抑或是难以抚平的创伤? 月缺了圆,在往生命途中的路径里迷失,得到是蝉联,抑或是梦里醉欢一场的幻影? 小暮凉子在通往成名的道路中所付出的努力和辛酸无人能知。九年前,来自九州的小暮为了生计,不得不在一...

人世间的浮泛和未知——记山口百惠之《雾之旗》

人世间的浮泛和未知——记山口百惠之《雾之旗》


发表于2016-03-24 21:58   作者:孙启菲
人性的翻滚和颠覆,皆因失去挚爱的孤独。 有一种相依为命,叫做凄离和滞哀。 柳田桐子的哥哥柳田正夫无辜受牵连被认作杀害渡边菊的凶手,桐子无法支付高额的律师费,因此遭遇头牌律师大冢先生的消极冷眼和敷衍拒斥。 最终,柳田正夫被判死刑。...

宽纾心襟的缀染——记陶红电影《米香》

宽纾心襟的缀染——记陶红电影《米香》


发表于2016-03-23 21:58   作者:孙启菲
悲惨世界故事的核心,在于某种情愫,某种感伤,某种呓语,某种倾诉,可塑造的个人电影脚本是悲惨世界,使自己努力成为影片的核心价值,也是一种悲惨世界。 家在四川阿坝的米香遭遇了丈夫的蹂躏和抛弃,带着傻儿子皮娃子卖豆花生存。同村的姐妹...

棱镜般的冷寂孤绝——记潘泰名版《大唐情史》之吴王恪

棱镜般的冷寂孤绝——记潘泰名版《大唐情史》之吴王恪


发表于2016-03-22 21:48   作者:孙启菲
大之则弥于宇宙,细之则摄于毫厘。 高贵的异质生命里蕴含着沉重的镣铐,他的骨髓里流淌着隋唐两代君王的血液,恪守着那一分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长的灿烂玄冥。 他的棱镜般的冷寂孤绝和桀骜不驯,使他的运命中平添了几分阴谋家的味道。 若隐若...

悲悯与祥和的佛性之光——记张彤版《大唐情史》之玳姬

悲悯与祥和的佛性之光——记张彤版《大唐情史》之玳姬


发表于2016-03-22 21:01   作者:孙启菲
你,是太子建成的女人。 玄武门之变,秦王李世民执鞭残害了兄长和胞弟,并用绝对的自然力量霸占了你,绰约多逸态风姿绝倾城的你。 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