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愿在另一方的兄弟安息!

发布于2013-11-13 12:12   浏览次   作者:计福
   好久了,才坐下来写这篇文章,为纪念我曾经的同班同学徐金跃、何贤区。
   人的生命有时是很脆弱的,也许是苍天弄人,你们二十几岁的生命就这样终止了,老何是在2003年的台风天下船的时候不慎跌入海中遇难的,而金跃在2005年12月也是因为台风,轮船要在上海港口避风,跨过船舷时坠入海中遇难的,两个人,遇难情形是这么的相似,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终止了,却给两个家庭、很多朋友带来了无限的伤感。也许,随着时间的慢慢逝去,我们会渐渐淡忘这些事,可是有些却是无法从记忆中抹去的,因为这份记忆中有我们曾经的欢笑,也有那纯真的友谊。
   我们班级当时有三十五个人,毕业后百分之八十以上在海上工作,海船驾驶专业吗,无论是船长大副或是水手普通海员,只要在海上,每天都是有风险的,老何在班级中是体育最好的一个,尤其是篮球,他就是班上的绝对主力,平时话也不多,读书属于中等。而金跃则是每年奖学金的承包者,他平时话也不多,学习成绩在班上总是第一名,套用学校的话,可以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了。
   对于他们的离开,除了在心里为他悲伤,祈福他家里人,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对于我和金跃,就像他在给我的离校留言中写的一样,我们俩人从一开始好像就脱离班级集体似的,因为当时寝室分配的时候,我们班多出两个人要到其他班级的寝室,因此我们就被分到了另外一个班级:轮机班,也许是因为这样,不但认识了另一个班级的同学,也让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起上课,一起上晚自习,也一起去洗澡,其间寝室兄弟的故事有很多可以写,那时每天夜自修回来,我就钻进被子,你老是说我每天不洗脚,怪不得被子这么“香”,上完体育课,我们一起去洗澡,那就更有趣了,你说是吗?
   你说我待人平实,从不发火,有时还带点幽默,记得有一次,你生病了,是我和你老乡陪你在杭州,你说我照顾你是那样的细心周到,交到我这样的知心朋友真是你的福气!其实对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后来,由于我的提前离校,我们分开了,因为当时的我四处漂泊,没有可以联系的方式,后来我当兵以及回到地方工作以后,也因为没有彼此的联络方式而不知对方音信,当我开始有另一个同学的电话然后想打听你的电话时,却听到这个噩耗,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样放下手机的,生命的残酷现实让每一个人都没有办法去改变。如今,一晃又过了两年,也许你的坟头早已长满了草,而我,你曾经的同窗兄弟却未去看过你一次,你能原谅吗?
   现在,陪伴着我日记本的是你第一次拿奖学金买的派克笔,当时对于不宽裕的我们这些穷学生来说,可让我感动了好一阵子,谁又能知道这竟成了你的“绝笔”。也许,对于我来说,可能对于你也好,或是我们曾经的校园生活也好,只是留在了记忆中,偶尔同学相见会聊聊过去,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已让我们更多的是面对这个现实的社会。当面对曾经的你,我的兄弟,此时,我只能寄上我深深的哀思了,希望在另一世界里你不再遭遇台风和海浪,而我们这些仍然还在为生活打拼的兄弟,也会在每年清明时,为你倒一杯酒,继续着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今天,当我坐在电脑面前想要回忆我们的校园生活时,能想到的也只是星星点点,很难再有完整的了,毕竟校园生活不是我们的全部,它只是人生一个停留的驿站,我们也终将离开那里,同时,我们也将走过其它很多驿站,只是没想到你就这样这么快的走到了终点,无法抱怨命运,当我们还在各自背负着各种生活时,留给我们的却是另一种思考,对于明天的期许是不确定的,也许今天才是我们更应珍惜的。
   愿在另一方的兄弟安息!
   写于2003年9月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