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欲室漂流》——鱼与钩的纠葛

发布于2014-06-15 13:48   浏览次   作者:岭南咲咲子
那个女子如此的静,却又如此不安静。
她的静,是没有音贝的静。可是,躯体内,却是波涛暗涌。
我不了解,整个篇幅它表达的是什么。或许我真的如此浅薄,我看见了爱情。
两个人,就是如此。
那个女子,潜伏在水中,阉割了侮辱她的男人。
却被他的一个铁圈模型所动心。
她喜欢荡秋千。
他做了一个秋千模型,上面还有一个她。
 
终于。
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可是也不能代表什么。
他仍然找无数女人,无数女人也找他。
她恨意暗涌。
 
直至他吞了数支鱼钩,为了逃避警方的追捕。
她帮他逃过一节,躲过警方后,用鱼竿把他从海里吊出来,一根根的鱼钩,给他拔掉。
而后,为他疗伤,让他靠着她,在船屋上吹风,用扇子给他吹着伤口、
于是,他和她终于腻在了一起。每一天都一般静的生活。、
 
可是,生活总不平静。
他的老情人来寻他,于是,她不愿意指路。
她逼迫她,于是,她便把她捆绑,丢弃在一间船屋里。
午夜时分,便坠入海中。
她因他,逼死了她、
 
一人跑来,与他争斗,他把他推入海中。
却再也不见浮起。
缓缓浮起的,是她。
她为了他,杀死了他。
 
于是。他开始恐惧。
他开始想逃。
他做了另一个模型,
是一个骷髅吊死在了一根杆上,
她把它丢入海中。
 
他开始想躲。
他隔断油桶,想随油桶一同上岸。
却又被她用鱼钩钩回。
她把他拖在水中钩回屋子,
她为他把鱼钩拔出,
疗伤。
 
他还是想走。
他起身。
殴打她。
她承受。
 
他醒来。却见她守着他的床边睡着了。
他偷偷起身,不用马达。
而用手划,轻轻的划着唯一的船走了。
 
她醒来,只见他的背影。
她落泪了。
她把曾经救了他的鱼钩,放进了下体。
鱼竿,则在他离去的船上...
 
他滑行,滑行,渐行渐远。忽然之间,在他身后的一生惨烈。
她落入海中。
他蓦然明白,冲忙回行。
发现了鱼竿,赶紧拉起鱼钩,拖出下体都是血,不断痉挛的她。
他抱着她,哭了...
 
其实。我看来,爱情也不过如此。两个人,在一起,相识,相爱,厌倦,回笼。都带有多少血腥。为了相爱,你会变得残忍,你可以杀伤任何其他所有人,包括你自己。真正的爱情,就是如此,彼此都是鱼钩上的鱼,谁都会闪躲,可是,那是诱饵,你要诱饵,便要受伤。我们都是鱼。两个人的牵挂,是那鱼线,总有一个在拿杆,一个在受伤。
哪怕彼此不再拥抱,不再牵手,不再看日夜星辰,可是,鱼线还在,鱼钩还在,伤口还在、牵挂还在、直至拖出杆,抑或是死亡。
记得有天,在微信的订阅号里,看见有关一篇短文,说的是梁思成与林徽因的难为沧海,尽管伉俪情深,在林徽因去世后,梁不久便续弦林洙。冾然,确实金岳霖终生未娶。
而在梁重娶后的一天,他感叹:“原来婚姻生活可以如此轻松。”
我想,林徽因在天若有灵,不知该欣慰,还是悲伤。她用一生心心念念的夫婿、良人,尝尽她的完美,却在平凡的女子怀里终是找到了自己的洒脱自在。我想我也就一般的寻常心智,无法去透析聪慧如她一般的女子,该如何释怀。
或许两性里,就是一场战争,一场心与心,人与人的厮杀,不提梁思成的感叹,谁又能担保,金岳霖是否拥有后便也不会如此深情,是否正是因为一直无法拥有,才保留了最美好与纯洁的念想。
 
当然,所有情感故事的结局,并不是如此,故事集里总有童话。再或许,每个句号,都是空心的,哪怕圆满,也是遗憾。
就此纪念一下,这个有着暗涌的女子。
 
PS:以上文字纯属个人感想,若有雷同或冒犯,敬请包容。若有同感,敬请关注。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