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七伤

发布于2014-08-02 20:32   浏览次   作者:岭南咲咲子


七夕-七伤
 

  在这个令人情愫暗燃的日子,或许不少人会幸福感悠然。毕竟有情人有了浓情蜜意的正当理由,购物者有了疯狂扫荡的最佳机会,落寞者也有了堕落的最佳理由。种种人,就如同游鸿明在21种人说里的,谁都站在一个世界不同角落,看着同样世界,却是不同境遇。
  七夕日里谈七伤。却不是为了谈爱情。而是心底的一些坑,这个坑,就是一个穷人的印记,只要一显现,就会隐隐作痛,不亚于情伤。
  今日,清晨起,便匆匆赶至公司地点,整理公司货件,搬地址。
  尽管大汗淋漓,却是看着聘请的农民工心酸。
  货物似乎一直无止境,他们的汗滴,一滴滴的砸在了货物上。
  赚钱,向来知道不容易,不轻易。然而,廉价的苦力,却是让人寒颤。
  忽然忆起,幼时,家境很差。于是,闲暇之余,外婆总带着我去不远处的公用垃圾池里拾荒。一件一件,玻璃瓶,矿泉水瓶,废报纸,罐头盒,这一切的一切,若不是因为意外的一次,被玻璃碎片割上了脚脖上的大血管而留下了小指般粗长的疤痕,才被母亲禁止外婆再去和带我去那个杂物漫天飞的地方。可正是这一场意外,我才在这数年里的灯红酒绿,烟酒浸泡里,还记得,我曾如此贫穷,而又正是这场意外,我才又会记得清,当初,那一片别人眼里的垃圾池,却是我的天堂。那里除了玻璃瓶,矿泉水瓶,废报纸,罐头盒,还有隔壁邻居用过的八宝碗,还有一直好奇的废旧的玩具车,还有不见了三种颜色的魔方,还有缺了半边手臂,脏兮兮的,橱窗里昂贵的洋娃娃.....
  是的,日子过得并非尽然揭不开锅,凄惨还谈不上。我也深知,世界如此辽阔,比此悲惨的人,多得无法计量。只不过,贫穷只是一种印记,只是一种类似残缺的情感。就像是祖辈对大米的情愫一般,哪怕不再饥饿,不再只能吃稀粥,不再每天计算口粮,他们依然,对每一粒米都耿耿于怀,哪怕是掉进了桌缝。幼时,总帮外婆淘米,她向来手巧,极少淘出全好的大米,却碍于眼力大不如以前,看不清地下的米渣是否分明,总让我为她捡落网之"米",我总是不情愿,凑合着看看,确实没有发现,便随便回复了她。她却不甘心,一定要亲自戴着眼睛,自己蹲了许久寻找,总是在桌脚处捡出几粒。当时的当时,真的满心不明,更是不服。只不过粒米,何必执着于此。
  后来的后来,家姐北上楚鄂,短短五年,却是断断续续的不间断给我寄了不大不小的挂牌服装,在那个衣物都在夜市存在奢侈都在市场徘徊的城镇里,我的高中生活,未必辉煌却是个性过得自在。
  长成后,她又开始陆陆续续的为家弟操心,一件件连省城都未存在的国际知名品牌,都却只是为了给家弟用来滚泥巴。这让早已经深陷品牌的骗局的我,窸窣不已。
  曾不解,劝止,她却幽幽的说,幼时,总在穿用亲戚长辈的衣物,后来,终于有机会能够掌控资金,她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买条新衣服。那穿上的那一刻,她感觉真的很好。真的。
  于是,她说,她的誓言,就默默在心底,那一刻,那一秒,她对自己说,再也不会让我妹妹,和我一样,我一定要让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妹妹!
  她确实是做到了。按照她当时对幸福的定义,她真的让我成为最幸福的妹妹。
  直至后来的如今,我才恍恍惚惚的成为了当初眼中的她,或许,更是成为了千千万万人眼里的她。
  只是,我还是不知道幸福的定义是什么。
  如果,一个人能像当初那么简单那么明亮,或许我就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又怎么赋予别人,我让别人幸福,究竟是我缺憾了什么,我认为给予什么,才能让对方感到幸福?而我,是不是又这么做了。
  恍然之间,八月。毕业季,我才知道,离开那个传说中的象牙塔,已经一周年。
  一周年,就像无数个一周年,我努力过,奋斗过,低落过,颓废过,沉默过,疯狂过,贫穷过,挥霍过,都尽然相同。月薪八百的开心没有低过月薪五千的快感。月薪五千的痛苦也不会少于月薪八百时的疼痛。一样,月起月落,月盈月空,无论是否孤身,无论是否单人。
  直至学会思考,学会自责,学会反思,学会谅解,学会妥协,忽然间,才意识到,有一些东西,深入骨髓,随着记忆与成长,它不会消失,只不过是转而向内,杀伤灵魂。譬如说,穷。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