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出发和归来

发布于2014-11-25 16:10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一
  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尽管成都是我们此次行程停留时间最短的一站,不过半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时间。但是我很愿意把大量的笔墨花在这最短的旅程里。它有太多让人留恋的理由。
  “世界美食之都”、“中国最适合人居城市”、“中国最佳旅游城市”,休闲之都,在百度和导游的嘴里,成都早已把游客的胃口吊得老高老高。让人恨不得把嘴、耳、手、脚都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一头栽入成都这个温柔的怀抱,美美地陶醉其中。
  同行的朋友中,有想去春熙街感受时尚之魅力的,有想去锦里一睹蜀汉商业街风采的,也有想去宽窄巷领略老成都生活风情的;有想去成都各种名小吃的,有想去水煮鱼的,还有想去皇城老妈火锅的。众口难调,我们只好化整为零,自由活动。
  我喜欢文化,并不意味着我只会吊书袋。我需要生活中苍凉和荒芜的感觉,但也喜欢吃喝玩乐的俗生活。特别是遇到成都这样很生活,很小资的城市,我立马放下“语不惊人誓不休”的酸文人心态,毫不迟疑地投入感官享受。黄昏时分,我从博物馆出来后在浣花溪公园稍作调整和休息,接受热情的市民引导,打的前往宽窄巷。起步价8元不算太贵,的哥还比较热情。他说宽窄巷是最能体现成都人原生态生活的地方。
  到宽窄巷口,我走进一家小吃店要了一碗冰其淋豆花,入口极好,12元一份不算特别贵。我没敢点其他吃的,尽管吃的玲琅满目,我得给胃留出更大的空间来迎接火辣辣的挑战。小吃店边上是家土特产店,店里满是顾客,我忍不住想掏钱包,但转念一想背着一大堆吃的旅行太重了,不如看完了买。于是我便在宽窄巷里东游西荡起来。此处的小资情调和上海的田子坊有些相近之处。斜斜的夕阳照在悠长的弄堂里,露天的咖啡馆、酒吧无不透着欧陆风情,这里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不比上海的少,当然成都美女也多,由于成都光照少,湿度大,成都美女大多苗条白晰,细皮嫩肉。巷子里的帅哥美女自然是不容错过的风景。但宽窄巷有它的独特之处,它不像上海的田字坊,而是由宽、窄、井三条平行的巷子组成。它的建筑是以四合院为主,不是上海的石库门。
  宽窄巷中行走,见得最多的就是茶馆,都说成都人的生活悠闲,爱喝茶,这是最好的见证。这些茶馆大多是古朴典雅的中式结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可见。看着院子里三五成群悠闲品茶的人们,我顿生羡慕之心。啥时,我可以从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暂时停歇下来,和亲朋好友品茶聊天,处上些闪光美好的柔软时光。来过成都的朋友曾建议我一定要到茶馆坐坐,感受氛围,我没成行,但感觉收获良多。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每天总是忙忙碌碌地想把大小事都忙完,一到晚上便身心疲惫,倍感焦虑。想到这,我不由地要向在茶馆里喝茶的当地朋友或是外地朋友表示敬意。也许在宽窄巷中喝茶的人们中也有工作非常紧张的,但他们有一个会调节的好心态。看来悠闲真的和时间没有太多的关系,悠闲是内心的一种发现,生活的一种乐趣。悠闲是生命的一种节奏。拿捏得住轻重缓急,忙而不乱,这是一种境界。我是否需要调整下自己的心态,暂时停下来看看人生旅途中沿路的风景,而后继续上路。也许,一茶、一酒、一书、一琴音皆是这样可以歇息的路廊。
  都说一户人家如果没有书,便是一个没有窗户的房子。一条没有书本,商铺林立的街巷也注定只是燥动不安、铜臭味十足的场所。宽巷子里的散花书屋和宽云窄雨书吧的确给人眼睛一亮。散花书屋的店主是一个非常清秀的女子,她边看书边认真地作笔记,并不在意是否有旅客是否购书,想必她是被书中的内容吸引,做到“物我两忘”的境界。而宽巷子的宽云窄雨会所进行成都女作家米瑞蓉的最新力作《留守男人》的新书分享茶会及现场签售。一幅清雅的售书海报给巷子增添了灵动轻盈的感觉。书香、茶香还有着旗袍的女子都向我徐徐地飘来,让我感觉如临仙境般的明朗和欣喜。书永远是旅人的良伴和心灵的慰安。
   “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人之所闲”。我们一次次出发,为了一次次地归来。

   二
  在我看来,生活的趣味是一种发现,感觉一个城市最耐看的风景就是文化。 在通过看风景时有新的发现,我会像孩子一样欢喜雀跃,好不快意!生活的面目也自然感觉鲜活可爱许多。请朋友们随我一起感受我在四川博物院中的所得。
  访问当地的博物馆不失为了解城市文化简貌的捷径。像我生活的城市宁波就有非常出色的博物馆,博物馆的设计在今年还获得过“普利兹克建筑奖”。很幸运,我在行程的最后一天下午,和四川博物院有一小时的亲密接触。
  博物院很大,有三层,因时间关系我只看完一层半。一楼的张大千画馆、青铜器馆和陶瓷馆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大千先生是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一代宗师,其诗、书、画、印、鉴,堪称五绝。徐悲鸿先生尊其是“五百年来第一人”。我带着仰望的目光细细地看着先生的介绍和作品。特别是看到他抛离都市舒适的生活,不远万里前往莫高窟寻梦,和画师、学生等人费尽千难万险,花了两年零七个月时间临摩出大量的敦煌壁画的图片和介绍,我的眼睛有些潮湿。他在其间遭遇土匪。当时洞内光线微弱,他常常一手执烛火,一手拿画笔。台湾作家高阳这样评价过大千先生:“张大千在敦煌作艺术上的苦行僧,精神上与玄奘西域取经有相通之处,表现了他的勇气、毅力及对艺术的虔敬。他在敦煌两年有余的生活之本身,便是一大成就。”的确如高阳先生所说,对艺术和文化的追求是需要大千先生的这种执著,他的精神像太阳照亮我们这些在文学朝圣路上的追梦人。也许我不可能有大千先生这样伟大,也许我的文学梦还非常遥远,但是我的内心无比地自信和坚定。因为我发现世上成大事者,定需要付出和努力。搞艺术创作是需要有宗教徒的狂热和执著精神的。有舍必有得,在大千先生的感召下,我感觉自己和梦想又近了一步,我愿意成为文化苦旅中一个忠实的旅人,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不管山有多高,水有多长。
  张大千先生是四川内江人,唐宋的大文豪李白、苏东坡等都是四川人。杜甫在成都浣花溪边草堂生活多年,写出《春夜喜雨》等大量不朽的诗篇。“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原来这秀美多情的巴山蜀水盛产出一大批重量级的文人墨客,并非只是河姆渡后人的专利。青铜器馆和陶瓷馆同样让我目惊口呆!早在4000多年前,这已有人类的文明史,许多青铜器都是西周、战国时期发现,工艺精致程度不亚于我在绍兴越国博物馆看到的青铜器。
  如果下次还有机会来成都,我想四川博物院定会是首站。我大抵还是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参观,安安静静地思考。宁静有时是生产力。一个人能够平心静气,就能够获得一种能量。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