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男人的狡猾和女人的虚荣

发布于2014-11-25 16:12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男人的狡猾,说到这,男同胞们不要激动,我只是对事不对人哈。同理,这女人的虚荣也不是用来攻击我们自己的好姐妹的。只是说一个小故事,和狡猾、虚荣有关。
  我有一个闺蜜小B,和我年纪相仿,在她的脸上看得出曾经美丽过的痕迹。不过你不能这样赞她的美,因为没有比美人迟暮更伤怀的。记得,有一次她去参加市里的一个重要会议,男多女少,美女扎堆着坐着,在领导的桌位上明显地阳盛阴衰。这衰哪桌都行,可不能让我们领导的桌上没有陪酒的美女啊。我这个姐妹看着边上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小姑娘,一脸地落寞,心想热闹是她们的。
  领导这桌的处长发话了,叫小B过去陪酒。被“唐伯虎”点中的“秋香”一下还反应不过来,领导桌喊了好几声,她一掐自己的大腿是真的。迷茫地坐在了副局长的边上,小B一脸地傻笑,怯生生地问了一句:“为何不叫这些年青漂亮的小姑娘们过来呢?”副局长一边给小B殷勤地斟满澳大利亚的红酒,一边笑眯眯地说:“我们喜欢有味道的老姑娘。”处长也在边上应和着:“对啊,对啊,小B当年可是个美人胚子。“这男人们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原本落寞无比地小B心花怒放。女人四十原本是往下坡路上走的年纪,但现在四十岁的小B被捧得像月宫里的嫦娥,自然轻飘飘起来。面对男人们的眼神和酒杯,勇者无惧。但毕竟是寡不敌众,没几杯下去,便觉得天晕地转的。强是支撑着陪领导们把酒喝好、把歌唱好,一人跌跌撞撞回房间,半夜醒来,灯开着,电视也开着,还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付男式的眼镜。小B摸着发痛的脑壳也想不起来是咋回事。排山倒海一样地难受,让小B开始后悔因为自己的虚荣上了男人们狡猾的圈套。
  第二天上午八时,小B接到了处长的电话,他说:“小B,你的眼镜在我这。”原来唱歌时,小B错拿了处长的眼镜,而醉酒了的处长也把女式眼镜架在了自己的鼻子上。两人交换回自己的眼镜时,都禁不住大笑起来。尽管小B的头还是晕晕的。当小B和我讲起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是哈哈大笑:“男人们当然喜欢你这样的理想陪酒对象,一来你是已婚妇人比小姑娘放得开,不会像她们扭扭捏捏地搭架子;二来你长得丰韵犹存且落落大方,还没让男人们倒胃口呢,我如果是男人,我也挑你。”
  笑过以后有点为小B感到后怕。其实小B完全可以不去陪酒的,可以推说女人的身体特殊情况,或是别的理由。如果过去了,也不要把自已完全交给男人们摆布,女人可以虚荣,但需要用狡猾来作掩护,比如可以在红酒中兑点水,或者出访环境宽松的别桌,如果像男人一样去战斗,到后面难免要成了烈士。我庆幸她还没有“现场直播”,如果女人家喝酒失态是及其不雅的,还要被当了笑柄传开去的。而且小B在醉酒后没有遭遇咸猪手或色狼,这是她的幸运。只是搞错了眼镜而没有上错床。
  喜欢喝酒的或是常被叫去陪酒的姐妹们,看了此文不知是否有所觉悟。希望大家不要做事后诸葛亮哈。也许我们没有办法来改变男人们自远古时代就秉承的狩猎本性,但希望我们不要做一只软弱的投到狼群中的小羊,你可以听男人们的恭维话,你可以小小地虚荣一下。但你一定要认清男人狡猾的狼性,保持清醒的头脑,用你的智慧保持你迷人且有尊严的气质。
  “女人,你的名字不叫弱者”。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