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春天最初的气息是闻到的

发布于2014-11-25 16:54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走马塘位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姜山镇,有“四明古郡,文献之邦,有江山之胜,水陆之饶”之美誉,历朝历代,这里出过76位进士,被誉为“中国进士第一村”。全村现有总户数640余户,常住人口1400余人。村民主姓陈,北宋初期从苏州迁入定居发族。因为陈氏家族进士多,做官多,车马进出也多。为了便于车马行驶,在河西岸筑堤塘五里,故名走马塘。该村地处鄞南平原,依傍奉化江支流东江,被世人称为“四明古郡、文献之邦,有江山之胜、水陆之饶”。

  ——走马塘.初印象
  嫩绿修长的杨柳树在和煦的春风里翩翩起舞,小鸟婉转亮嗓,白云依偎在蓝天身旁悄悄耳语。有阳光的春日午后,我这个被钢筋水泥囚禁多日的囚徒,终于按捺不住私奔的心,赶着邂逅时光郊区的艳遇。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从脚下开始。
  旅行是一剂毒药,它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对未知的好奇和探索。我没有选择坐出租车,而是经过两次公交车换乘加步行到目的地。走马塘位于鄞州区姜山镇,距离宁波市区约摸一小时车程。
  走马塘的村口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中国进士第一村”的牌坊,显得高大巍峨。写着简要村史和76个进士名字的文化墙让人肃然起敬,书法家、前宁波市委书记巴音朝鲁 “中国进士第一村” 的题词大气磅礴。为何这座有上千年历史的鄞南古村落会出现这样的多能人贤士?马年的春天,我第一次步入走马塘,陷入思考。
  我带着这个疑惑开始春日里这次短暂而难忘的文化之旅。
  走马塘给我第一印象就是安静。
  在阳光的沐浴下,我走过这座古老的牌坊,轻轻地踩着青石板路,仿佛走进时光停止转动的世界。牌坊左侧有两头半人高的小牛犊跟随着牛妈妈在草地上吃草,可以闻到黑油油的泥土气息。它们并不怕生人,只顾自己,吃到高兴时还惬意地甩甩牛尾巴。
  牌坊右侧有几口清亮的方塘,塘水安安静静地流淌着,想必就是著名的荷花池。不是走马塘最美的季节,我还是来了。我眼前仿佛出现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
  在一排古民居下,几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坐在长条石板下晒太阳、拉家常。几个中年妇女带着孩子围在圆桌旁打着扑克、嗑着瓜子,一条黄狗和一条白狗在桌子下追逐嬉戏。还有两个老人在水塘边的柳树下专心地厮杀,“车走直,马走斜,炮打格子象飞田”,不知是世界上把他们遗忘,还是他们遗忘了世界。继续往前走,江南民居里独有的天井、弄堂让我留连忘返,看到一个约摸60多岁的老妈妈在天井里纳鞋底,也许是给在外打工孩子的,她一针一线地把思念的情意都缝进这厚厚的鞋底,我举起手机又放下。
  这没有城市里小商小贩的叫卖,没有摩肩接踵的游客,迎接你的只是清鲜空气、小桥流水、古树窗花、祠堂影壁和天井弄堂。在这样的静土里,你可以发发呆,晒晒太阳,把烦心的事远远地抛在脑后。朋友,如果你还想着去丽江、去束河、去双廊晒太阳,那么请到走马塘来吧,这更安静,更方便。在这次不经意地行走中,走马塘治愈我的焦虑。
  走马塘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人文底蕴深厚。
  这个村落不大,但非常整洁雅致。这看不到城市里常见的绿色垃圾筒,但也看不到一张纸屑。我吃了根香蕉,把皮拎在手上,穿过一条街后才发现村民家门口的竹簸箕,我惴惴地扔下去。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女子推电动车出来,和我微笑地打招呼说:“直管扔,不碍事。”看着她的笑脸,我觉得有如浴春风般的温暖。途中问路,总有村民详细指点,有一个大姐还不放心地跟我到车站。在回程的路上,一个老先生主动和我打招呼,希望我下次再来,他想为我详细介绍村史。我突然想起他就是村口墙上介绍过的自愿编村史老人。我想到为宁波乡史做出贡献的全祖望。如果没有他们的坚守,文化薪火如何相传?历史如何能告诉未来。我以文化的名义私奔,我以文化的名义向大儒乡贤致敬。
  我在老街一口古井边,发现一块公禁碑,是清朝康熙年间刻的,走马塘原有大小池塘76个,族人约法三章,禁止在水里清洗污秽物、投掷堆物,防淤泥,去堵塞。300多年下来,为纯净水质防污染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从这块“公禁碑”找到解码这个“千年进士村”的些许线索。原来乡规民约、宗族文化对倡导当地的民风还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想起前些年去过的浦江“江南第一家”,这个明代大学士宋濂来讲过学的古村落,300多年间出了170多官吏居然没有一个贪官,其中族规有一条规定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上面写着凡是犯奸作科、贪污受贿者将开除族籍,不得进入宗祠牌位。“被组织开除”,这是多么严重的惩罚啊。走马塘陈家自北宋初年开始出了76名进士,152个官吏,极少贪官,我想肯定也是和“江南第一家”有相仿之处,尽管我此次没有机会看到陈氏族规。在封建社会,宗族文化对规范村民行为、倡导忠孝正能量还是有积极的作用,尽管族规里也有许多封建陋习。
  在走马塘还可以看到许多处的“耕读传家”字样,有牌坊的楹联,陈家后人的书法作品和外地来访嘉宾的题词。我对这四个字有点困惑。当细细地看过村口的文化墙和村史陈列室,在村子里绕上数小时后,我恍然大悟。原来“耕读传家”这四个字藏着进士村千年的文化秘密。
  “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耕读是古代士大夫向往的理想生活。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中说,如果只读书,不了解农业,不参加农业劳动“治官则不了,营家则不办”。通过农业劳动来体味人生,才能当好家,作好官。村口悠闲自在的耕牛,檐牙高挑、傲然挺立的马头墙,用无声的语言让时光穿越历史的尘埃,讲述走马塘的往夕。北宋初年苏州人陈矜在明州任知州,卒于官舍,藏在茅山,其子陈轩时任明州录事,为守父墓,把全家迁到走马塘。陈轩定居后,耕读起家,子孙鳞集,簪缨连绵,勋名赫奕。人材辈出,成为名门望族。
   “族规治人,耕读传家”,不难理解为何小小的走马塘村会出这样多进士,会有五层高连绵不断的马头墙古建筑群。这个意想不到的收获让我感到很开心。初来走马塘,我没有过高的期望,还带了本陈丹青的《谈话的泥沼》,打算在乡村的阳光里打发时间。也许北京旅友老翁说得对,有时人把幸福的起点放得低些,收获反而会更大。
  春天最初的气息是闻到的。走马塘就是这样一个适合晒晒太阳、发发呆、感觉人文气息的地方。恍然间,我还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在现代化建设进程中正在逝去的古老生活空间和原生态村落人生,在深情地召唤我们。
  拂去历史的尘埃,相信时光在千年以后依旧荡漾出清丽的余韵……

  后记
  三毛说:“旅行的随笔,是一种写作的挑战。旅行就像一盘炒杂碎,吃起来什么都有一点,看起来色泽丰富,就算还是刚刚起锅马上端上桌敬客—变成文字,看那一片的乱,怎么讲起?”写行走文字,于我来说,是一种挑战,更是一种分享。就算是炒杂碎,希望客官们能尝到些许新鲜的感觉。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