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有一种爱叫放手

发布于2014-11-25 16:57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有一种爱,叫放手。 
  爱,血浓于水;放手,为了孩子飞得更高。 
  去年七月,我让孩子一人坐动车往返有千里之隔的甬宁;今年七月,我把孩子送到离家有三个小时车程的余姚四明山“2012感恩之旅夏令营”。 

  说实话,起初孩子是不喜欢去夏令营的,因为在里面不能打电脑游戏,不能用手机,还要接受和父母分离七天的孤独。7月22日,我跟随大巴车送孩子到四明山时,他很少和我说话,车上大部分孩子神情也肃然。好像他们要去的不是夏令营,而是集中营。“家里每天玩电脑游戏,管不住哦,有时连吃饭都忘记了。送到山上来管管,做做规矩。”坐在我后面有个中年女子和邻座的女子在说悄悄话。“我家这个也是哦,玩起电脑没的性命”。 
  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但我心里有点掠过不安,毕竟报名时是瞒着孩子,显然对他不尊重。他抗议了好几次,还设想过上山这一天离家出走。这次夏令营班有40多个孩子,男孩子居多,大的都上高中了,小的还在上幼儿园。我佩服这些小小孩父母的勇气。 
  欢迎仪式很隆重,有许多大学生义工在帮忙,四明山的阳光特别灿烂,空气也特别新鲜,但我的心情却快乐不起来,可能孩子的不开心影响我的心情。临分别时,孩子们都穿上白色的“北辰星国学讲堂”的营服来欢送我们,我没有到孩子住的房间里去,因为被安排听智慧家长的课。当时坤的神情比上山时好了许多,还和相邻的男生说着话。让我的心稍安了些。这个还在变声期的大孩子和我拥抱着,让我早点接他下山。我用力地点点头。车子启动了,我看到孩子还在人群里拼命地向我挥手,他的白色身影在阳光下显得特别修长秀气,两行热泪不由地从我脸颊滑落。 
  坤长到14岁,第一次离开家独立生活,别说孩子不习惯,我这当妈的也不习惯。记得来前三、四天,坤患了病毒性感冒发高烧到39度5,好不容易烧退了,但还有些咳嗽。他这样的身体吃得消否?别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就在分离的那一刹那,我感到放手的痛苦和虚空。这样的感觉持续两天左右,有次吃晚饭,先生说我失魂落魄,像失恋般的。我白了他一眼说:“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哪有不挂念的。儿子是妈妈前世的情人啊,我不爱他爱谁?”先生撇撇嘴不作声。每天围着孩子忙碌的我一下子空下来,失去目标,还真感觉浑身不自在。不知孩子咳嗽好些没?和小朋友相处得可好?吃睡都习惯否?在外不比在家啊。孩子不能带手机,第一天没有音讯,用“度日如年”来形容是恰如其分的。七天,我可如何煎熬得下去?好在失意时间并不长。第二天晚上九点多孩子给我打了电话,借义工老师的,他说:“妈妈,我在这都挺好的,就是想你,你要早点来接我啊。”孩子的电话让我惊喜万分,焦虑不安的心放下许多。过了半小时,孩子所在霹雳小队的总辅导员孙海滨老师也给我发了长长的一个短信,介绍孩子的一天起居情况,并表扬坤表现很好。这个报平安短信像四明山国家森林公园里的太阳照得人的内心暖洋洋的。从这个晚上以后,孙老师每天晚上都给我发个长长的短信,和我分享孩子们成长的点点滴滴,并得知孩子所在的小队表现很突出,坤在唱歌、保护鸡蛋宝宝等游戏、比赛项目中为团队争分不少。从短信里感觉孩子的夏令营生活渐入佳境,我的日子也过得飞快起来。 
  孩子们通过七天的学习、训练和交流,他们从毛毛虫蜕变成美丽的花蝴蝶。7月28日夏令营闭营仪式给我们这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我和先生双双来接孩子,坤和孩子们打着彩旗在山上夹道欢迎家长们,他还是白色的营服,只不过脸比来时晒黑了些,红扑扑的,荡漾着的笑容像春天里娇艳的花朵,他的胸牌上有许多小红花和小苹果,别的孩子也是。孩子们在闭营仪式还表演许多精彩的节目,坤上台三次,第一次是手捧蜡烛表演一个体现母子情深的集体舞蹈,尽管他是配角,他表演非常认真投入,让我用惊讶的眼光看着孩子,下山时才知是前一天晚上排出来的,只用了40分钟。我佩服孩子们的学习能力和团队凝聚力。坤第二次上台是领个人的最佳学习表现奖,坤第一次拿获奖证书,我看到孩子从营长手里接过证书和奖品,和营长握了下手。共有五个孩子获得这个荣誉。尽管我知每个孩子都获奖了,但我心里还是特别高兴,因为学习注意力是否集中是我们以前对坤最关注的,没想到在这听到老师表扬坤上课特别专心,特别认真。我真的没想到坤有这样可喜的变化。坤第三次上台是因为他们的霹雳队在六个队中获得团队冠军,他们在队长的带领下气场十足地走上领奖台。七个孩子大大小小参差不齐,有男有女,分别来自宁波、金华、上虞、嘉兴等地,最大的和最小的有十年之上的年龄的差别。就是这样一个临时家庭,通过齐心协力,取得高于第二名二十多分的团队优秀成绩!真的为孩子们感到骄傲!为坤的可喜进步开心! 
  “鼓励是前进的动力”是新西兰的亲子专家陈老师在为孩子们颁奖时说起的。听着他的发言,看看孩子的喜人变化,我的思想受到强烈地撞击。我们做家长的是该换个视角来对待孩子们,不能动不动就批评和指责,把孩子批得一无是处。鼓励和欣赏能让孩子变得更加自信,更深刻地认识到“我”存在的价值。 
  “教”就是教孩子学会如何“孝敬父母”的文化,我庆幸把孩子送到这个感恩之旅夏令营。七天的学习在孩子们的心田撒下“感恩、孝悌、上善若水”等种子,相信总有一天会生根、开花、结果,当然也要感谢吴红燕老师、王仲林老师、王亚波老师、来自国外的两名亲子专家等国学文化的播种者,还有无私奉献的义工们。 
  每个孩子就是一颗绿色的小芽,只要有雨露和阳光,他们就会快乐成长。 
  有一种爱,叫放手。 

  二0一二年八月一日凌晨一时二十分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