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生命中的痛

发布于2014-11-25 16:58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写给经历着人生大大小小考试的朋友们) 

  痛苦能够毁灭人,受苦的人也能把痛苦毁灭。创造就需苦难,苦难是上帝的礼物。卓越的人一大优点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

  ——题记(德贝多芬)

  不知何时,清明和高考这两个每年必来的日子在我的脑子里变成了白和黑两种颜色!而且这惨淡的白色和灰暗的黑色无一例外地给我带来一种痛,特别是这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七月一直痛到我的骨子里。我无处寻找这镇痛的解药,痛加上混沌,让我数日来彻夜难眠。深知文字不算是解药,但无计可施,于是试着用文字来寻找一种解脱。希望如尼采所说:“极度的痛苦才是精神的最后解放者,惟有此种痛苦,才强迫我们大彻大悟”。 
  请时空伴着我苍凉的内心一起穿越到1990年的9月,当时我在当地最好的一所重点中学上高三,任文科一班的副班长。那时的我娟秀聪慧,成绩优异,是同学眼中上重点大学的有力竞争者。而且从小学到高中捧着鲜花和荣誉一路走来,幸福总是和甜蜜紧密相连,在十九岁的少女心中并不曾出现过“挫折”两字。当年的6月,我还被评为了当年的地区优秀学生干部,高考可以加20分!这种好事,让许多同学艳羡不已,因为在全年级只有两个名额,文理科各一名。所以在当年高考前的印象是红色的,爸妈的好友早早地送来了书包、派克钢笔和毛毯,他们全都乐呵呵地收下,在他们的眼里:女儿优秀争气,高考志在必得!当警察的老爸还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招生老师联系好了,只要一上本科线,就把我招去,成为公大的学生。这鲜花铺好的的路,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 
  但是我却考砸!这种反常的举动其实从高考前一周就开始!不知是因为天气炎热还是心理紧张,一周前我开始失眠!而且家中对面的工地彻夜施工,这水泥搅拌机像绞着我的心,让我烦恼得没有一丝睡意,在上个世年九十年代,还没有环保一说,所以也没人会把工地和高考联系在一起。爸妈慌了手脚,不知我为何出现这种状况?而且在当时也没有心理咨询一说。更不会想到去开高考宾馆房,当时家中连空调都没有。最后妈妈只好陪着我到五里地外的朋友家借宿,但我还是睡不好。高考第一天,我来月事了!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平时工作非常忙碌的爸爸特意请了假,还给我带上绿豆汤,顶着毒辣的太阳骑着自行车送我进考场,一路上我不是嫌他车子骑快了就是骑慢了,爸爸只是宽容分别笑笑,让我别太紧张。后来的考试,我不说,朋友们也知道了,考砸了。而且凑上可以加的二十分连大专线也上不了!爸爸在分数出来的当晚呆坐在市招生办,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怀疑是电脑出了故障!1990年的高考从红色的期待一下子变为黑色的浓重,这强烈的反差不只是爸妈呆了,我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呆了,早早地送来我上大学用品的亲朋好友们呆了!我自己更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影子,不言不语,象霜打过的叶子蔫了!重挫!重挫!我十九岁如花的青春第一次留下了黑色的影子!高考的残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耻辱和悔恨,想想当初为何不更努力一些,把心态调得好一些?考上理想的大学,可以让可怜的父母少受些打击。哎,高榜落榜这回事,多年以后想起来还是胆战心寒,如屐薄冰。
  打击归打击,日子总得过的。经过两个月的调整,我们一家人的心情略微好转。爸爸和妈妈合计着让我上高复班,打算让我第二年重新参加高考。在这期间,爸爸还找来一些励志的书给我看,安慰我“失败是成功之母”。我非常坦然地接受爸妈给我做出的这个重大决定。我知爸妈都是极要面子的人,他们老底子出身在农村。爸只上到高中就参了军,妈是当地的女秀才,也只是中专文化。孩子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和希望,妹妹被安排上了初中中专,上大学的重任就自然落在他们眼中懂事又优秀的大女儿身上。所以我也决心发愤图强,争取在91年的高考中咸鱼翻身,给爸妈扳回面子,自己也有个好出路。 
  为给我节省更多的时间学习,当过公安局长的爸爸把他唯一的上班交通工具——一辆破旧的28寸凤凰牌自行车让给了我。也就是在读高复的这一年中我学会了骑自行车。高中的三年因为台州中学离家近,一直是走读的。至今还记得爸爸在妈妈任教的临海中学操场手把手教我学车的情景。他说:“人生只有像自行车一样,不断地向前,才会越骑越宽广,越骑越快乐。当然紧紧地踩着脚踏,挺直腰板,目光向前是学会骑车的关键!”从那以后,我骑着车在不同城市行走的时候,我总觉得我身后有一双热切的目光在注视着我,我知这是爸爸的目光。我在爸爸的目光中成长,慢慢地抚平了落榜的创伤,我在高复班又恢复了以往优秀的成绩和活泼可爱的模样,还当了班长,成了老师的好帮手,我和班主任崔老师的通信达十年之久。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年的春天,1991年的3月29日那天,往日非常节俭的妈妈一大早买了满满的一篮菜回来,有爸爸喜欢吃的河鲫鱼和螃蟹,原来是爸爸要回来了。掐指一算,他都出差走出一个多星期了。“爸爸要回来了!”真是一件开心的事!当天下午五点,我从高复班下课骑车回家,小心地锁好凤凰车上楼,兴冲冲地打开家门,却发现家中空无一人,只发现厨房中满满的没有动过的一篮菜。“妈妈呢?去接爸爸回来?”我心里疑惑着。没过几分钟,家中手摇式的电话响了,是爸爸单位同事小南叔叔打来的。他说:“你爸爸在温岭得重病了!***妈现去温岭,你在家等消息吧。你妹妹,我们也通知了!”我接了电话心中一沉,好像掉到冰窟窿中。“爸爸病重?我不相信!他出去还是非常健康的啊。”我呆呆地坐在家中,不相信爸爸病重这个事实。“一分钟,二分钟…….”不知这时光是如何煎熬过来的,约摸三四个小时,我听到了楼下的一阵阵凄厉的哭声,是妈妈在哭。一群人上楼的脚步声夹在这哭声中,门开了,我看到了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哭得已瘫软,被众人架进来的妈妈,但是没有爸爸。我上前去问妈妈:“爸爸呢?爸爸不是说好今天回的?”  我哭了,我二十岁了,知道爸爸出事了。妈妈只是哭,没有回答我。陪着来的杨阿姨哭着说:“你爸爸回来了!他现在睡在单位的车上。马上要被拉去傧仪馆了。”谁都不想和我说爸爸已死了!出差前还鲜活无比的爸爸,现在不在了,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只有48岁啊,他还要等着看我上大学啊!我也没想到,他临走前和我说:“好好复习,爸爸看好你!”这一句话居然成了他的遗言!这生与死的两条线就这样把人心头的肉活活地鲜血淋淋地撕去一大块,从此让爸爸和我永隔阴阳两界。敲打着文字,我不禁泪流满面。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的死来换回爸爸的生。
  如果说第一年的高考落榜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受挫,那么第二年春天,高考前的四个月,我失去疼爱我的爸爸,这种毁灭性的打击让我花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恢复过来。记得当时爸爸单位的领导来征求过妈妈的意见,他们想把我招干进公安。因为爸爸是因公牺牲的,按照当时政策其子女是可以照顾的。妈妈害怕我承受不了这样大的打击,会第二次落榜,也劝我不要上高复班,早点参加工作。我心里也有些动摇,因为当时来看望妈妈和我的人很多,家中非常拥挤吵闹,我陪着妈妈终日以泪洗面,妈妈快被中年丧夫的沉重打击击倒,她好几次一个人走向冰冷的东湖又折了回来。这样悲痛嘈杂的环境对我来说是无法静心向学的。但是我想起爸爸生前对我的期望和临出差时的遗言,我一下子从悲痛中警醒过来:“我一定要考上大学,为了爸爸,我一定要考上大学。”这个念头在爸爸去世的一个月以后日复一日地强烈起来。我让妈妈谢绝爸爸单位的好意,并让舅舅接走伤心的妈妈,带她去绍兴外公外婆家静养。我在家陪着爸爸,看到爸爸着警服英武又慈祥的遗像,我内心里就充满着无穷的力量。我的高中和复习班同学小应还主动住在我家陪我一起复习,她怕我难过和孤独。现在想起来也非常感动,记得她后来考上了杭大本科的。高考复习期间,因为家中的环境不太理想,我还先后去过台州师专、妈妈一个好友家复习功课。当时的心非常坚定,一心要考上大学。妈妈在精神状态好一些的时候,也会帮我一起梳理语文知识,听写英语单词。
  终于又一年的高考来了!90年的高考有爸爸陪着,我还一路埋怨。91年的高考,爸爸不在了,妈妈在病床上,我一个人进考场,骑着爸爸送给我的28寸凤凰牌自行车。记得当时的我也还病着。因为考前连日来的紧张疲劳,发烧了。七月的天还是一样的炎热,记得考场的四周堆满了冰块。其他功课如何考的不记得了!只记得考英语特别顺手,英语作文还居然得到满分,单科分84分(100分制的)。感谢在高中打下的扎实的英语基础,让我18年以后还可以顺利地通过研究生考试。后来高考分数出来了!471分,上了当年的本科线!我居然不能相信这是我考出来的好分数!妈妈和我拥抱着,喜极而泣!我把这个好消息在第一时间告诉了当时还在宁波上中专的妹妹、外公、外婆,我的老师和同学。我也一个人拿着高考成绩单和高校录取单,偷偷地跑到爸爸的坟头长跪不起。我哭着和爸爸说话:“爸爸,你知道吗?你女儿考上大学了,而且是你希望中的公安院校,女儿没有让你失望。爸爸,你听到了吗?”如果爸爸在天堂中有灵,我想他定是听到了,感觉他正在微笑地看着人间。
  哭一阵,写一阵,感觉心中的痛稍稍好了一些。尽管高考依然是黑色的记忆!高考永远是我生命中的痛!但我不会抱怨命运对我的不公。我想挫折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种感受,我也曾不只一次地在痛苦中创造奇迹。我非常痛惜那些在富士康的连续跳楼事件中过早陨落的生命花朵。只想说挫折不可怕!把贝多芬的话送给大家,一起共勉:“痛苦能够毁灭人,但受苦的人也能把痛苦毁灭。创造就需苦难,苦难是上帝的礼物。卓越的人一大优点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感谢挫折让我的内心变得更加丰富,更加强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我们会在风雨的洗礼中变得更加勇敢,更加美丽!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