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一手是书,一手是菜

发布于2014-11-25 17:00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今天是妈妈住院第十一天的日子。明媚的阳光让作为家庭主妇的我分外地忙碌起来,我破例没有向往常一样给她送早饭到医院。十一点多妈妈打电话过来说想吃我做咸菜炒笋丝,我苦于分身无术,只好让先生去楼下饭店现炒了份送过去。妈妈来短信:“没有你做的好吃,生姜放得太少了!”
  看着妈妈发来的短信,我又是遗憾又是喜悦。遗憾的是今天真的没空为妈妈做菜。喜悦的是一向对我严格的妈妈居然对我的厨艺有了认可。记得我还在当女孩子事,在家很少做家事,父母只让我和妹妹一心向学,不需做家务,最多倒倒垃圾洗洗碗。所以在生活料理方面一直不强。婚后因为老公烧得一手好菜,我干脆做起女权主义者,闹起厨房革命,婚后的十一年中我很少下过厨。我宁愿看看书,写写文章,过过我的书呆子生活,老公多次想“策反”我都不成功!偶尔下次厨还闹了个大笑话。记得有一年春节,妈妈让我烧一只鸡,我从妈妈家的冰箱拿过出来冲了下水便放进了高压锅煮。待大家伸长脖子等待美味鸡汤的时候,妹夫突然皱了下眉头说:“姐,这味有些怪怪的啊?”我说也尝了口有鸡的臭味,原来我不知要将鸡的内脏剖掉,要将鸡屁股剪掉,让大家吃到有鸡屎的汤!结果这连鸡带汤全倒掉!当时我恨不得往地缝里钻。后来还被老公当笑话讲了好多年。于是我彻底患上了“下厨恐惧症”。前几年我们家就形成这样的生活格局:老公在家,他下厨,我坐享其成;老公出差,我和孩子外面吃快餐,便捷快活。认识我的小姐妹都说我好福气,结婚多年我依旧保持皮肤白嫩,没被厨房的油烟熏成“黄脸婆”。
  没想到,一年前一本书上的一篇文章和我孩子的特殊情况把我“引诱”进厨房。《读者参考》中有篇闾丘露薇的文章叫《让自己成为有趣的女人》,文中写道:“在我的眼中,一个有趣的女人,她读过很多的书,知道现在世界上具有影响力的作家和学者的名字;她关心时事,知道现在人们最关心的是哪些问题;她热爱艺术,喜欢去博物馆,也喜欢音乐,不管是古典还是流行,她听得出来音乐代表的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甚至作曲家的名字;她喜欢运动,喜欢尝试新的事物;她怀着极大的热情让自己成为一个出色的主妇,把烹饪当成一门艺术。”看到这我内心一惊,原来作一个出色的煮妇和喜爱看书、写作一点都不矛盾,因为两者都需要极大的激情和学习的精神去对待,会做得一手好菜的妇人和会写得一手好文章的女人相比同样可爱有趣。我为自己原来的错误观念大面积而反思。“凭啥一定要女人下厨做菜?女人对社会的贡献难道就是相夫教子,做做煮妇?”这样对生活的理解是偏激的,不全面的。优雅的女人可以上得厅堂也可以下得厨房。一代才女林徽因当年也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奔波,在艰难的岁月中,在琐碎的家庭生活中渡过她的中年时期。心动不如行动,跳跳的病让我更加坚定要多为他做有营养的好菜的决心。因为医生说孩子脑神经先天发育不良,需要多补充胆固醇和蛋白之类的营养元素,多吃新鲜瓜果蔬菜和海鲜、肉类食品。快餐店的食品新鲜度和家中自己做的定是不能比的。我为我原来的懒惰对孩子心怀歉疚。
  我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弥补原来的过失。我从最简单的水煮毛豆、酱爆虾、番茄蛋花汤开始渐渐地学会做更复杂些的菜,如山药排骨汤,菜椒牛柳,香菇炖鸡汤,红烧河鲫鱼等,大家也不要担心再度吃到原生态带鸡屎的土鸡汤了。今天晚上老公一边吃着美味的鸡汤,一边还拿前几年我出的洋相“寒碜”我的。我把处理过的鸡屁股夹到他碗中说:“你尝尝。”老公吃着鸡肉笑而不语。老公以前出差时总要打电话问孩子:“妈妈晚上给你吃啥了?”当孩子报出一长串菜名,老公笑了。我在一边倒是听了芳心不悦,接过电话说:“你儿子不是我儿子啊?你不必担心我虐待孩子。如果不放心,我们换下如何?”老公电话中陪小心地说:“我没有怀疑你的能力,只是担心你工作忙,没时间做,又带儿子吃快餐了。”我叹了口气。
  后来老公吃了几次我做的饭菜后,赞不绝口,连连说自己可以下岗了。在以后的出差日子中他很少打电话问孩子的吃饭状况。
  妈妈住院以后,我也变着法子给她老人家做鸡汁年糕汤,山药排骨菜泡饭等,看她吃着热腾腾的菜,我满心喜悦。妈妈和同室的小姚说:“我大女儿原来不会做饭的,没想到现在做得这样好的!”我看到了妈妈饱经沧桑的脸上骄傲自豪的神情,不由添出几份伤感。要是爸爸在,妈妈也许会更幸福。妈妈老了,像个孩子一样,总希望我多在身边陪她,但我总被忙碌包围,心有余而边力不足。
  在忙碌的时候,我特别渴望亲近书本,让渴望有个安静地不受打扰的空间,梳理一下人生的思绪。今晚《东南商报》上登了《三联周刊》主编朱伟关于“忙碌”话题的一篇微博:忙是心亡,这个“亡”是失,心换到底下,就成了“忘”。这样看,忙是心灵丢失的表现,心灵理智尚在,其实就应该排斥做那么多事。心慌乱而匆忙,被称为“憧憧忙乱”。憧是只有儿童心智童稚年纪,愚昧无知,心智尚未发育,才每天不停地奔忙玩耍,不知劳累,往来不绝。看了以上的话,我感同深受。用疲于奔命来形容我从2010年岁末到2011年岁初的生活是一点不过份的。但是不是所有的事都是我必须要做的,其实做事不增不减也许是最好的,但生性热情的我,精力充沛的我往往掌握不好这个度。也许是骨子里的种种虚荣心在作怪,也许想向大家证明我很强势,但是往往要累得焦虑无比,夜不成寐的时候,我发现我为人处事可能出了问题或说是我的内心出了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在书中找到了启发。
  今天好友雨霖苍生打电话过来,他在看白岩松的新书《幸福了吗?》,在电话中给我读了书中精彩的一节:
  白岩松提到《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老先生的一段话让他突然心动。梁老认为,人类面临有三大问题,顺序错不得。先要解决人和物之间的问题,接下来要解决人和人之间的问题,最后一定要解决人和自己内心之间的问题。
  是啊,从小求学到三十而立,不就是在解决让自己有立身之本的人和物之间的问题吗?没有学历、知识、工作、钱、房子、车这些物的东西,怎敢三十而立呢?而之后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子女,为人夫妻,为人上级为人下级,为人友为人敌,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你又怎能不认真并辛苦在面对?
  但是随着人生脚步的前行,走着走着,便依稀看见生命终点的那一条线,什么都可以改变,生命是条单行道的局面无法改变。于是,不安、焦虑、怀疑、悲观……接踵而来。人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还是那一个老问题——我从何而来,又因何而去?去哪儿呢?
  时代纷繁复杂,忙碌的人们,终要面对自己的内心,而这种面对,在今天,变得更难,却也更急迫。我们都需要答案。
  感谢苍生,感谢白岩松,感谢梁老,感谢好书,让我焦虑的内心一下子变得通透起来。也许我还没有完全找到为人处事的最好办法,但是我找到了让心灵安静下来的办法,就是多阅读书,和自己的内心对话,阅读书何尝不是在阅读人生呢?我们可以在书上找到许多先人或智者留下的宝贵经验,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可以作更平和的心灵来对待纷繁复杂的快节奏生活。当然阅读后的副产品——写作也是和心灵对话的良好方式。
  昨近黄昏时,我去农贸市场买了仙居山里的土鸡、山药、玉米和妈妈爱吃的咸菜、笋;随后我又去附过的枫林晚书店买了白岩松的《《幸福了吗?》、三毛的《雨季不会来》、唐诺的《阅读》和给小孩子看的《小王子》。
  我在内心已想像到一家人围着热气腾腾的饭桌,边听着美妙的佐餐音乐边大快朵颐的快乐场景。也许要管住男人的心首先得管好男人的胃吧,想起近期我夫君对我赞赏有加的神情,不由快意起来。家如果少了餐桌上的乐趣我想定少了许多温馨的感觉。书同样是不可或缺的精神大餐,和美味的菜肴一样让人赏心悦目,胃口大开。书和菜是生活中的连体宝宝,少了谁这生活都会不完整,你说对吧?
  一手是书,一手是菜,我拎紧它们,走在回家的路上…….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