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快意江湖

发布于2014-11-25 17:01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这文字江湖注定要用一生去走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文字的地方就有江湖。
  这几年无意踏上文字江湖,有一种快意和感恩。
  其实当时拿起笔的初衷只是为了排解烦恼。2005年年初,我刚从基层派出所回来到受理大厅上班,感觉工作非常单调不适应。我不想过这种“一眼就能看到头”的生活,渴望换个活法。于是当时已36岁的我毅然报考浙大的法律在职研究生。当时有许多人不理解,因为我小孩快要上小学一年级,TA们觉得作为母亲的我太自私了。也有一些人觉得我太不自量力。当时的我有点“四面楚歌”的味道。我常在QQ上和好友诉说我的烦恼,有朋友说你可以把你的烦恼写下来。于是在这个时期,我在宁波的金点子上用“生活是咖啡”的网名写了《自信的女人最美》、《一个外事女民警下基层心得》等文章。在金点子上也渐渐地认识神雕侠、李寻欢、易水寒、愚兄、问鱼、西边的太阳、且介亭、老年、铁鱼等好友。我们常在一起青梅煮酒论文字,虽不是大口地喝酒,大块地吃肉,但觉得好不快意!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到用写作可以超越苦难,超越烦恼,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战斗。
   写作和交流可以让生活半径变得越来越大。我就这样不知不觉,在文字江湖越走越远。它让我更敏锐也更清醒,对生活更投入也更超脱,既贴近又保持距离。
  因为种种原因,2009年年初我渐渐地从宁波金点子论坛淡出,往省厅警营文化和省厅交流论坛进军。这是更大的一片天,邹文斌、孙永刚、山溪小虾等一批省内顶尖的活跃在全国公安内网的公安作家在此云集。我向他们学到更多写作的理念和写作的技法。比如永刚强调“文章中一定要有哲学思想,不管是何种文体。”文斌是“歪着看世界的人”,他的小说式的散文别具一格。小儒是多变的,时而像个老学究一本正经地写史评,时而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和你倾诉警营第一难事——管计划生育的烦恼。我喜欢和这些江湖上的高手交流思想,其实阅人好比阅书,接触风格各异、文章锦绣的文友实在是一件乐事,在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时也丰富生活。2009年8月因为我的《九龙湖的葡萄熟了》引发出全省公安交流论坛的文友大集结,这实在是我在文字江湖上闯荡之盛事。夏日的狂风暴雨挡不住全省各地文友的情意,绍兴太雕酒的浓烈让我至今难以忘怀,《葡萄架下的相约》等十多篇美文产生了。现在我还会拿出大伙的照相看看。在绿荫荫的葡萄架下边尝鲜边谈思想,这是何等浪漫的一件事呢。从2009年开始,省厅的三次创作笔会,我都赶上,也认识了周松一、孙红旗、林马富等著名的公安作家,感觉到和他们在创作上的明显差距。
  因为省论坛的文友介绍,我后来进入江苏南通的濠滨、公安部文联论坛、江苏文联论坛,看到更广阔的天空,接触到更丰富的思想,认识更多的心灵上的朋友。如雨霖苍生、夏雾雨、洋葱、诱鹿入蕉、蓝花布、渤海渔夫、宇桐、山河、猜姐、字母、一灯大师、风中雁、素素、宁采神、子含、亦飞、小李的心、丁丁等等(排名不分先后)。很多也成为生活中的好友,属于有二、三天不打电话就非常惦记的一种。文字真的是一根奇妙的红线,把我们这些千里之外的志同道合者紧紧地拴在了一起,同欢喜,同烦恼,同忧愁,同释怀。这就是江湖,不同门派,不同年纪的高手都在此云集,时常可以看到“文字华山”里精彩的论剑场面。而TA们的世俗生活与不写文章的人好像并没有啥两样,唯一不同的是有写作习惯的人更重视精神生活,会更细致地品味、更认真地思考自己外在的经历,仿佛在内心把既有的生活重过一遍,从中发现更丰富的意义,并储藏起来。当然写作不是简单地储存,它是一种创造。它是精神自我为自己创造的一个自由空间。所以我们这些在快意江湖行走的人其实就是在精神的自由空间天马行空地行走。当写作灵感来临的时候,我可以半夜起来写作,在创作和发贴的前后一直处在激情之中。难怪后面的朋友说我是“文学的痴人”。
  在文字江湖行走,时遇问路人,于是带着TA们一起同行。我会非常热心地告诉TA如何去省厅警营文化投稿,如何进入省交流论坛,并将其他优秀的公安内网介绍给新朋友。我不能自栩是公安文化的传播者,只想让真诚的朋友得到TA应有的收获。当然我也会把全国内网好的文章介绍给我们宁波公安读者。
  在文字江湖行走,时也有功力不济的烦恼。这写作和练功是同一个道理,练到一定程度就感觉功力上不去了。我写了快六年,没有正规的拜师学艺过,自己随心所欲地涂涂写写。近期有友人批评我的写作风格太相近,特别是游记,总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我苦于找不到创新的突破口。于是决定去拜高人修练。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宁波著名作家赵柏田老师,他的新书《赫德的情人》是一本很好看的历史小说。我把我要求加入宁波作协的申请材料交给了他。经他介绍,我又来到风景秀丽的月湖《文学港》杂志社,主编江晓俊老师热情地接待我,留下了我比较满意的四篇散文,他扫了一下文字的标题说我的文章标题不够文学化,不是太老就是太实。标题是文章的灵魂。高手就是高手,一眼道破天机。我打算过些天继续去请教。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文字这座高山中不断地超越,看到更多更美的盛景。
  在文字江湖行走,也有被人不解的烦恼。在一个渠道听到有人这样议论我:“你们单位是不是比较空?老看到你们单位的清明雨在民警之家上发贴子。”我闻言哭笑不得。鲁迅先生是把别人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写作上了,而我是把别人睡觉的时间都用在写作上了。白天是根本无暇搞创作的,我从事的是综合部门工作,每天繁杂的事务细水不断,晚上要回家给孩子做饭,陪他学习。只有等到九点半或是十点以后才是自己的创作时间。有些篇幅较长的文章往往要写到凌晨二、三时,第二天要照常上班。孩子心疼我的身体,说:“妈妈,你可以不写的啊!别的同学妈妈都不用写作文的,你老是逼自己写得很晚这样多伤身体啊。”我亲了孩子一口,笑着说:“文学是一条非常辛苦的路,是妈妈自己选择的。但是文学路上有无数的风景等着我们去拍摄,所以再苦,我也愿意。”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也知讲得深奥,便接着说:“妈妈写文章好比是小蜜蜂酿花蜜,要把最美的精神食粮和大家一起分享。你说这是多有意义的事啊。”其实这话我是对孩子说的。作家,如果没有公共道德责任感,就不能称之为作家。喜欢莫言的一句话:“作家就是当世界变成一片废墟时跑出来报信的那个人。”所以分享就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因为朋友看到我的《南浔“艳遇”》一文而启程去千年古城而欣喜。也会为湖州的朋友因此文和我电话热烈交流并赠书表示感谢。但我不要求每一个读者都来欣赏我的作品,也不要求每个朋友都能理解我这种“苦行僧式”的写作生活。
  我想对关心我,帮助我,支持我的老师和朋友们心存感谢,因为是你们让我看到文字江湖前景的光明;我要对我的文章提出批评的人心存感谢,因为是你们让我看到写作还有潜力可挖;我要对我的写作行为表示非议的人心存感谢,因为是你们让我更坚定自己的信念。文字是我永恒的情人,我将继续与之抵死地缠绵。这文字江湖注定要用一生去走,不管山有多高,水有多长。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