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春泥

发布于2014-11-25 17:02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为春泥更护花”。朋友,不知在你的生活里是否注意到这样一些女人:站在男人的身后,默默无闻、任劳任怨,为国防绿做出无私的奉献。她们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军嫂”。
  爱情,在这个“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在自行车后笑”的浮躁年代里,变得越来越像安徒生童话一样飘渺。但是这些女人让我们看到真爱,看到执著,看到坚守。
  我的美女律师同学为了和在湖北宜昌服役的丈夫在一起,毅然放弃在杭州涉外律师所的优厚工作生活条件,快快乐乐做起长江边的小女人。我问她有后悔、失落的感觉否?她笑着说:“只要和老公在一起,就觉得很幸福。”
  文友阿丽经常会写些相思的文字,充满着淡淡的哀愁。不了解她的人以为她“为赋新词强说愁”,我心里明白身在北疆的她又在深深地思念在天涯海角的他。我常劝她让爱人早点转业回到她身边。但外表柔弱的她坚定地摇摇头说:“他是单位的骨干,单位不能没有他,我能熬的。”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为阿文祝福,也希望他们夫妻能早日团聚。
  嫁给军人,注定要开始飘泊的生涯。“爱人在哪里,我们的家就在哪里。”秦女士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她爱人分别在海岛、小县城、省会城市、上海工作过。他们刚结婚时,家里老人问秦女士:“你跟着他要吃许多苦,你愿意否?”秦女士点点头。刚到舟山嵊泗岛上,举目无亲,舟山方言一句都听不懂。其中的寂寞和苦闷可想而知。她还晕船,每次为能回老家探亲,要坐船十多个小时,差点把五脏六肺都要吐出来。搬家是军人的必修课,她们搬了十多次家,一开始她总会把家装扮得漂漂亮亮。到后来搬得次数太多,许多收入都花在搬家上,她就简单布置,不购买大件。秦女士没有觉得和先生长期过清贫漂泊的生活感到委屈,她说平平淡淡才是真。
  服从是军人的天职。嫁给军人意味着更多的奉献和付出。这意味着养儿育女,孝敬赡养双方的大人等家庭的重任要由她们来承担。工作没有,自己去找;米没了,自己扛;煤气没了,自己叫人来送;孩子病了,自己打的抱着去看。秦女士的孩子刚是坐学步车的年纪,当时老公出差,她在厨房做饭,她突然听到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她闻声赶过去,只见孩子带着学步车从楼梯上翻滚下来,满脸是血,右眉摔断,被缝六针。当她听到孩子缝针时的哭喊声,她的心都要碎。孩子一直到现在还有疤,但为了让老公安心工作,秦女士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老公。分区张参谋的岳父、母亲、父亲先后几年生病,作为女儿和媳妇的金晓辉无怨无悔地照料着长辈,尽管家中不宽裕,孩子也小。她公公一辈子都没有流过泪,但他在临终之前留着眼泪拉着媳妇的手说:“有你这样孝顺的好媳妇在跟前,我走了也没有遗憾。”军嫂也是普通的女人,她们也渴望撒娇和老公的宠爱,渴望过安定幸福的生活,但是为了给老公一个稳定的大后方,这些当女儿时养尊处优的女人学会坚强,学会独立,学会忍耐,学会放弃抱怨,因为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这群女人是贤良的,同时也是聪慧的。在城市的霓虹灯下,有钱人很多,光怪陆离的诱惑很多。女人们清醒地认识到,嫁给军人就意味着不能过奢华的生活。“拉袖子,吹枕边风”也是这些女人们的必修课。在两地分居的日子里,秦女士和老公多年来形成一个“九点晚点名制”。除了特殊情况,每晚九点夫妻俩总是要通过手机交流一天以来的工作、生活情况。既加深夫妻的感情又帮助组织监督老公八小时以外的情况。陈丽芬常对老公说:“我们不能和别人攀比,和自己过去的生活相比真的很幸福。我们不能老抬头看天,要不看不到天边。只有低下头时会看到脚下这片坚实的大地,灵魂非常安宁。”金晓辉有个非常潇洒的人生观:“名利不妨看得淡些,够吃够用就行。做人不妨快乐一些,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女人比起男人,爱情占情感生活非常重要的部分。这些为军人妻的女人深深懂得守住老公就是守住家庭,守住家庭就是守住幸福。随着近年来随着军人收入福利的极大改善,“穷当兵”的时代已过去,最艰苦的岁月已过去,幸福生活已在她们招手,她们是享受人生美好生活的时候,但是“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是需要谨记的。
  这些女人不仅是家庭的贤内助而且是社会精英,她们中不乏公务员、老师、律师、工程师等,她们在为家庭作默默奉献时,也在各行各业为社会做出杰出的贡献。
  “军功章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如果他是红花,她愿意做绿叶来映衬;即使成为落叶离枝头而去,也愿意成为春泥让花儿变得更加芬芳多姿。
  我很自豪地说,从十三年前始,我已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