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春光书香总相宜

发布于2014-11-25 17:03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可能因为生活有了太多的压力,于是特别向往没有压力的倾诉。也许我的文字依旧写的如记叙文一般普通,但这并不影响我倾诉的欲望。
  三月,我从头写到末尾,一刻不得闲,感觉自己成了写作的机器。做机器是有压力的。所以我把写作的河水放干了。
  写作如同情欲是需要堆积的。很难相信天天做爱的人面对鲜活的肉体还有欲望。写作同样如此,面对平淡如水的生活,了无震撼的感觉。心颓废时,笔自然也荒了。我很享受这种荒芜的状态。但我相信荒芜的地方非常适合播种,除去荒草,便现出一块肥沃的土地,适合种点喜欢的花草。而且这种闲也是相对的,相信有了积淀,灵感的春潮总会不自觉地涌上来。
  春光洒满院子的里里外外,有老公在家煮饭,我在沿着公园的小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想起鲁迅先生的文字“我家院子里都是枣树,院子前面是一棵枣树,院子后面还是一棵枣树”,中国字想想挺有意思,就是这普普通通的字眼包括了许多信息。质朴是一种气质。路过路边的报刊窗,太阳光照得明晃晃的,我站在一份《人民日报》前看起来,政治时事我不太感兴趣,一篇讲青年和戏剧的,还有一篇讲作家赵玫的引起我的关注。赵玫的作品我没有看过,但是她的观点我比较欣赏,她说“要学会经常变化,只有这样才能使创作和生活充满激情”。其实我也是个常渴求变化的女人,当然是在生活的大格局不发生变化的时候,有些生活的小发现,小惊喜。以我现在的能力,我还具备卖文为生的能力,我的公务员工作能让我有稳定的收入和不错的待遇,于是我还是非常努力地为工资劳作,孩子是身上掉下的肉,老公是孩子他爹,这些基本都不可能有变化的。唯独我的思想可以天马行空的。
  书是给我的生活带来诸多变化的忠实朋友。它给我们许多有益的信息,能不断丰厚我们的思想。在介绍赵玫的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赵非常欣赏的两个外国女作家:文字具有质感,情感丰富的法国女作家杜拉斯和文字冷静、理性的英国女作家伍尔芙。我看过杜拉斯的《情人》,感觉文字挺深奥的,小说的结构也不是我喜欢的。我较喜欢东方作家比较自然的叙述方式,而不要跳跃性过大的。比如村上春树的,我喜欢。希望伍尔芙可以合我的阅读胃口。
  下午我在书架上抽出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花了两个小时看完,感觉没有《活着》这般让我震撼,余的这本小说让我感觉是童年和少年的忆事,当然在作家笔下的人性刻画非常真实,细节描写也非常好。可能我是个比较简单的人,我不习惯有太多人物的块状写法,感觉不如《活着》这样的线性叙述来得单纯但不失深刻。
  对余华作品的期待值过高,心里难免有些失意。于是找了另一本书来填补失落。这本书还算争气。《星斗焕文章》——读书美文精粹是一本厚厚的书,里面有许多名家对名家作品的解读。对这样的作品集,我习惯挑作家或是标题来定文章看。柳苏的《你一定要看董桥》着实吸引了我。“为何一定要看董桥啊?”印象中董桥是个香港作家,写散文的。人有时就是对一知半解,模模糊糊的人或事最感兴趣。我自然逃脱不了这种心理。一口气看完这篇介绍董桥人、文的文章,我心里萌生一个强烈的念头,一定要去网上或书店找董桥先生的文集来看看。一来自己也是散文写作爱好者,二来董桥先生的思想太迷人了,他的散文写得极野,着实引起我的兴趣。看他是如何谈论书的。“倒过来,女人看书也会有这些感情上的区分:字典、参考书是丈夫,应该可以陪一辈子;诗词小说不是婚外关系就是初恋心情,又紧张又迷茫;学术著作是中年男人,婆婆妹妹,过份周到,临走时还要殷勤半天怕你说他不够体贴;政治评论、时事杂文正是外国酒店里的一场春梦,旅行完发也就完了。”句句字字,只中女人的思想要害。董桥的散文的野实足吊人胃口,而且他研究马克思,学贯中西,实在值得我们去欣赏。朋友圈子里很少有人提到董桥,他倒是让我想起了梁实秋或说林语堂,文字里的幽默和睿智有民国文学大师们的影子。
  这样一个春日的午后,因为有书相伴,感觉日子有趣味了许多。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