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抉择

发布于2014-11-25 17:08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老天爷挺喜欢和人开忽冷忽热的玩笑,春节时天气热得像三月里的小阳春,也有人穿短袖的,二月里早过了立春的节气,突然结冰打冻,小雪飞舞,让人冷得把脖子都缩进去了。
  警察李光明的人生就如这天气,是一副不按常规出的牌。这副牌的格局如果李光明不是在36岁时作出一个重大的决定,还算是中规中矩。
  18岁,李光明高中毕业入伍,和一火车皮的兄弟南下来到美丽的海滨城市X城。其间给一参谋长当过一年公务员,学会泡茶。20岁,李光明考上军校,4年后毕业提干,留在X城。25岁,李光明用他的帅气和泡茶的手段泡到一个美丽高挑的满族姑娘,姑娘为了他放弃大上海的户口和证券分析师的高薪工作,跑到X城。
  26岁那年,他们结婚。一年后有了女儿,三年后又有了儿子。孩子们慢慢长大,李光明家的小房子也变成大房子。女儿出落得婷婷玉立,在市里最好的小学读书,年年是市里三好学生,做好作业还带弟弟玩。小儿子活波可爱,是李光明奶奶的掌上明珠。李光明的妻子林红在一家外企当财务总监,年薪远远高于李光明。李光明的职务也从最初的中队长升格成大队长,还有蒸蒸日上的趋势。前几年九大边防总站合并公安部某局统管,李光明也从军官自然转为警察。
  近几个月,36岁的李光明却老是闷闷不乐。李光明这块心病自从成家后就有了,只是这几年越来越重了。
  李光明是独子,三代单传。他在H城生活很安定,但他的双亲和88岁的老奶奶却在千里之外的W城,而且身体又不好,李光明每年带全家飞过去四、五次,每次临别时,李光明奶奶,这个民国时期的女大学生总搂着一对花朵一样的曾孙不舍得放手。李光明的泪花在眼圈打转,硬是没让不让它们流下来。
  父母在,不远游。子欲养则亲不待。李光明一直为前年爷爷咽气没赶得上送最后一程而痛苦万分。妻子林红的父母也远在千里之外,林红也是独女。两口子两边的大人都不着靠。李光明每想起这,就长吁短叹,他不想让再次遗憾发生在他和亲人身上。
  “咋办?”从不抽烟的李光明在一个炎热的夜晚抽完了一包“利群。”“北上,回老家去。”眼睛布满血丝的李光明忽然有了个大胆的主意。
  当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老婆林红商量时,没想到林红痛快地说:“老公,我早看出来,这阵子你有心事。我支持你的想法,还是像当年一样,你到哪我跟到哪。”
  当晚,李光明激动地把风姿绰约的林红搂在怀里…….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他的这个重大的决定,他的生活开始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听李光明要调走,他的老同事们都觉得他傻,他的领导吕主任还找他谈话,以为他对自己调职过慢不满,答应到第二年给他调副处长。李光明婉言谢绝。
  李光明带着家人的支持和同事的异议,花了一翻周折,进了家乡N城局机关工作。N城和父母定居的W城不过一个时的高铁车程,和林红家也近。
  终于可以照顾到双方大人,李光明带着无比的喜悦到新单位上班。虽然临时居在两室一厅的暂住房里,李光明还是乐滋滋的。但没来N城几天就开始想X城的家了,想老婆,想两个孩子。这老家除了村祠堂的族谱里有他和父母的名字,并没有亲人了,认识的朋友不上一个手掌。
  白天,李光明和同事们边工作边说笑着,非常容易打发时光,但是一到晚上,夜像一个魔鬼老是来撕扯他的心,寂寞、冰凉的感觉时时袭上他的心头。微信上附近的寂寞少妇老是会和他搭讪,其中有一个叫冰丽的离异少妇,32岁,和他聊得很好。
  他们一起吃过一次饭。两杯啤酒下肚,冰丽就喊空调热,脱得只剩下一件黑色的紧身内衣,露出迷人的乳沟。冰丽朝他抛着媚眼,李光明仿佛晕炫了,刚要凑近过去,手机响了,周冰倩的《真的好想你》深情响起。
  手机是李光明妻子林红打来的,自从丈夫调到N城以后,林红总要在每天晚上九点给丈夫打个电话。“丈夫,一丈里面是你夫,一丈以外就不是啦。”林红的闺蜜玲玲总在她耳边敲警钟。
  “老公,你这会在做啥啊?”林红的声音还像当姑娘时,甜。
  “老婆,我和几个同事一起吃饭,快结束了,回家我再给你电话。”李光明如梦初醒,故作镇定地说。
  “好吧,不用打了,安心吃饭吧,省得你被说成妻管严。”林红带着甜蜜的感觉挂下电话。
  “对不起,冰丽,我人有些不舒服,要先回家了。”李光明看着甜美诱人的冰丽,一脸愧色。
  “这么怕老婆啊。我还没看到过不吃惺的猫呢!滚你的蛋,做你的正经好男人去,别再来招惹姑奶奶。”冰丽柳眉倒竖,一副母夜叉的样子。
  李光明灰溜溜地回家,一边走,一边打自己的耳光。当晚,李光明又失眠了……
  在妻女没有到来之前,李光明煎熬着度日。
  在新单位同事眼里,李光明为人低调诚恳,给大家留下很不错的印象,尽管李光明只是在信访办,接接电话,接持访客,他干得挺欢,没有丝毫当过领导的架子。
  他做梦也没想到一个月以后的会议,又一次在他的生活里掀起轩然大波。
  当时他还在为女儿上学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李光明是集体户口,又没有学区房,只联系上一家外来民工子弟小学,还有一家重点小学在等消息。
  这是一次“百名机关民警助力下基层”动员大会,全体民警都参加。李光明所在单位要出两名,为期两年。这个制度实行快十年了,大部分同事都下过基层,有些已去过两次。
  50多岁的胡政委象第一次一样,依旧热情洋溢地作了动员。他说:“同志们,考验你们的时间到了。下基层,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基层需要有我们优秀的机关干部去充实去指导。”  
  胡政委口才极好,说得李光明热血沸腾。但李光明的同事们表情各异,有些只顾看手机新闻,好像与其无关。有些露出一些苦笑,有些双手抱胸,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胡政委半个多小时的动员讲话完毕,台下鸦雀无声,出现数分钟的沉默。李光明“腾”的站起来,向大家敬了一个礼,说:“我报名,我愿意服从组织的分配,下基层锻炼。”
  同事们的眼光都把齐刷刷地扫向李光明那张白净儒雅的脸,充满讶异,只见他目光如炬,眼神坚定。
  “小李啊,你老婆和孩子都还没过来,住的地方都没着落,何苦去当这个出头鸟啊?”会后,处里热心的张大姐追着小李问。张大姐已下过两次基层。
   “就是我不去,也总要有同事去的。谢谢大姐,我没事。”李光明乐呵呵地说。
  “那你一定要和领导把你实际困难说说,尽量分在和我们单位近些的地方锻炼啊。记住,老实人吃亏啊。”张大姐想起自己走过来的风风雨雨,还是不太放心。
  李光明点着头,但没有去找胡政委。他还沉浸在调动的成功和熟悉新环境的喜悦中。
  两天后的一个消息,给李光明当头一棒!他欲哭无泪。李光明被分配到离城区有一个半小时的T镇分局派出所。是所有人中分得最偏远的一个,他同单位的另一个同事分在城区,和家比较近。
  “小李,你为何不找领导说啊?而且你是主动为组织分忧解难的。“张大姐闻迅后来看李光明。
  “组织决定好的事,不能改变的,服从是我们警察的天职,但我真没想到,我还有好多事没办好啊,如何和老婆交代。”李光明揪着头发,神色黯然。
  张大姐和其他几个同事都沉默不语,一时想不出合适的语言来安慰李光明。
  几天后,李光明带着心灰意冷的心情来到T镇。T镇的管辖半径最远达到40公里,暂住人口达到20多万,诸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企业如苹果等纷纷在这落户,但镇的另一端是破烂肮脏的棚户区,治安刑事案件导出不穷,派出所16名民警和10名协警要撑起保一方平安的重任。
  李光明先是做社区民警,因为他不会说当地的方言,以前从没有做过笔录,工作一筹莫展。女儿上重点小学也黄了,只能上民工子弟学校。女儿在新学校上学没少哭过鼻子哭得李光明的心都要碎了,觉得特对不住女儿。
  更让他难过的是,数月后老婆林红带着一双儿女过来时,他们不肯进又小又破旧的暂住房。为了李光明安心工作,林红又一次辞掉优厚的工作,当起全职太太,含辛茹苦地拉扯两个孩子。李光明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七点多到家。有时值班、办案还回不了家。
  李光明的人生陷入重未出现过的低谷…….
  人生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可是这条路拥有太多的十字路口,我们总是在一个个路口前徘徊。其实人生的道路并非平平坦坦,每个人都要无数次地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做出抉择。
  李光明的书房里挂着两个字:“孝”和“忠”,这是他最喜欢的两个字。这也是李光明作人生抉择的重要信条。
  当有人问李光明是否后悔自己的抉择时,李光明笑着说:“做男人总是要有些担当的,自己说过的就一定要做到。”
  李光明咬紧牙关,默默担当着生活的重压和困难。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里,他从社区民警调到刑警组工作,从不会做笔录到现在可以独立办案。
  他的办公室里鲜花盛开,茶香袭人。从铁观音到金骏眉、大红袍,李光明亮出当年的泡茶绝活,刑事组的同事们边喝茶边讨论案情,喝着喝着,就来灵感,找到破案的线索。一年下来刑事组业绩斐然。教导员笑着说:“都是喝茶喝出来的。”
  李光明的小笔记本上记了十三件事,他把在X城的家搬到父母所在的W城,贱卖了那的房子,而后又从W城把家搬到N城。为了给孩子上一个好小学,他在N城买了昂贵的学区房大房子,帮助女儿又转了个比较好的小学。李光明为公积金的事跑了六趟,差点把腿跑断…..
  他说:“太可怕了,我都不知我是如何熬过来的?”
  李光明一边要办案子,一边要搞定搬家这项大工程,从来没有高血压的他,血压最高达到180,办公室桌子堆满了花花绿绿的药瓶。谁能想到一年前的李光明,根本不知医院大门朝哪开的。
  “张大姐、小陆子,你们有空到镇上去转转,我们那鲜鱼鲜虾总是有的。”李光明每次回单位办事,总不忘热情地邀请同事们。
  李光明是个挺风趣的男人,常说些办案故事把大家逗乐。有一次,他去处理抓野鸭的案子,当事人死活要说是家养的。
  李光明抓住一只野鸭说:“只有野鸭会飞,如果飞起来,说明你说谎。你看是放了野鸭还是去刑拘?”
  说完,李光明把手一松,这只受惊的野鸭没命地往天上飞去。
  抓鸭人不得不承认是偷偷抓来的,他答应送给李光明20只野鸭,求李光明网开一面,被严词拒绝。抓鸭人只好乖乖地放了600多只野鸭。
  年终评优的时候,大伙儿一致推选李光明为优秀公务员。
  李光明婉言推辞,他说了一句:“优秀我不要。如果能让我早点回来就好了。”
  一句话,说得大家都沉默,老半天没出声……
  2014年2月17日凌晨1时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