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与南浔偶遇

发布于2014-11-25 17:08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世上的风景大抵分成三种,自然、人文、人工。自然是最好的,人文可以长知识也相当不错。人工的矫揉造作,我最不要看。国庆长假因杭州朋友的邀请,先是去长兴太湖边吃正宗的大闸蟹,而后前往湖州南浔。南浔并不是我初定的,只是已去过水乡乌镇多次,便想起附过的这个于当时还是地理名词的地方,所以我会称之为“偶遇”或说是“艳遇”。
  偶遇南浔,感觉它不仅是自然和历史的杰作,更是水乡风情的代表。南浔,这颗太湖明珠,这座千年古镇,它的砖砖瓦瓦都承载着无数厚重的历史,等待游人去发现。我仿佛与在小巷中款款而来的一个民国美人相遇,惊叹之“养在深闺人未识”。
  第一天下午4点左右,我们从长兴驱车到古镇,门票100元一张,不算太贵。我们参观完“嘉业藏书楼“和“小莲庄”等景点,感觉很有文化气息,明清的建筑很有特色,但游客并不多,不像我前几年国庆去的乌镇只能看人头。于是我内心暗暗叫奇。更叫奇的是景区在门票处理上的人性化。因为景点五点就要下班,古镇很大,我们还有五个景点没参观,心里暗暗发急。没想到景区的管理人员说不要紧,你们尽可以第二天再来游玩,只是原来已打过孔的景点不能第二次进去。我们千恩万谢,满心欢喜。这在别处可能没有这样的礼遇。于是,我初遇南浔,便顿生好感。尽管天有些阴冷,还下起滴答的小雨,我的心还是暖暖的。
  第二天上午,艳阳高照,一扫前日的阴冷。我们从丽菁大酒店步行五分钟至景区门口的“江南水乡一条街”,站在高高的石拱桥上,看白墙青瓦,婀娜多姿的垂柳,小莲庄里田田的荷叶,可以想像在夏日中映日荷花明样红的盛景。我纳闷前日为何没有发现这江南水乡的美丽。可能因为怕景区关门,匆忙赶点错过几多好风景。这样的水乡适合闲荡的,不必跟团,一个人或一家人或三五好友,慢慢悠悠地边走边看边拍,相信你定能看到不少好风景或悟到一些人生的道道。
  我们依旧摸出用过的三张门票进入景区,并花120元请了导游。导游姓金,二十出头,金华人,在湖州念的大学,清秀活泼,像这秋高气爽的天给人非常舒适的感觉。小姑娘非常幽默,她介绍自己姓金,但不相信“沉默是金”,也不会金口难开,要不她定会被砸掉导游这个饭碗!不过,对导游我们多少有点戒心,毕竟不那么厚道的导游也见得多。没想到她非常热情周到地为我们讲解,共陪了我们六个小时,没有强迫我们购物,实在意外。可能是南浔古镇太纯太美,让人不忍心为其抹黑。当我们问小金为何会到湖州来上学。她笑着说:“因为五年前一次和同学来南浔旅游。这里有独特的江南水乡风景,还有苏东坡、沈万山、刘庸、秋瑾、张静江、葛剑雄、徐迟等这样多的历史名人都和南浔有着亲密的关系,值得我一一去膜拜和景仰啊。所以我就爱上南浔,爱上湖州,跑到这来上学、工作、生活。我总尽可能地为客人介绍南浔的风土人情,当看到他们满意的神情,我就特别有成就感。”我们从小金的话里更加生出对南浔的惊喜,也庆幸找到朴实敬业的好导游。不过我也把心中的困惑托出:“为何南浔的人气不如乌镇,尽管它各方面都非常不错。”小金告诉我。前些年南浔是属于上海的,由上海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在开发,搞得很不像样,后来湖州市政府花了3000万元将南浔镇从上海人手中买了回来,重新搞旅游开发,慢慢地好了起来,但旅游宣传力度还是不及周边的周庄和乌镇。当她听说我是个写手时,眼珠里发出晶亮的光芒,她告诉我,南浔是中国十大魅力古镇。希望我能用文字多为江南水乡做宣传。

  如小金所说,南浔是充满自然美的梦里水乡。清澈的浔河上有许多乌蓬船在来来往往地游走着,这里像绍兴,也像乌镇,只是没有戴旧毡帽的朋友,也没有会说出茴香豆的“茴”有四种写法的孔乙己,但这里的船娘包着蓝花布头巾,眉清目秀,别有风韵。坐在船上听到在水里发出“一一哑哑”的摇橹声,感觉特有诗情,我想起“摇啊摇到外婆家”的歌谣。浪漫水乡勾起我对老家绍兴的几多回忆。这样的河埠头对我来说多么亲切,我小时常在河埠头帮外婆洗菜、洗衣服,还不时用棒槌敲打衣物。浔河上偶还有一群老先生组成的民乐队弹奏江南丝竹音乐,让人仿佛回到民国或是更久远的年代。河上还有一只载着四只鸬鹚的小木船吸引河上和岸上人的目光。“鸬鹚”,这种会捕鱼的鱼鹰我们以前只是在语文课本中读到过,没想到能在南浔偶遇,不由喜出望外。我和孩子说,快看鸬鹚是如何捕鱼的。只见鸬鹚全身黑色,一张长长的尖嘴特别醒目,它们的脖子被绑上细绳子,据说是防止将鱼吞下去。鸬鹚扎猛子的姿势特漂亮,因为动作太快,我无法拍摄这样动人的情景。不一会,就有鸬鹚飞回船头,渔人就将它的嘴巴张开,一条活的小鱼就被鸬鹚吐了出来,放进有盖板的船舱里。而后又被赶下去继续为它的老板服务。我感觉有趣的同时突然同情起这些作为奴隶的水鸟,它们的“剩余价值”都被这个抽着烟淡定无比的渔人拿走,它们为何不反抗离去呢?也许这些小动物没有人的智慧,只好任人欺侮。

  河里有奇特的风景,河岸两边更是说不出的水乡风情。明清的古民居,十余座风格各异的古桥上铭刻着历史的风雨和沧桑。听小金介绍,南浔古镇本来有更多的江南民居,但是1937年日本侵占南浔的时候烧了5000多间,我听了无比地心痛和愤恨,这些日本强盗在我去过的河北承德的小布达拉宫的房顶上用刺刀刮金子,又在我们秀丽的江南水乡无恶不作,在欣赏水乡的美景时深表遗憾。随着游船行走,河岸上一群写生的中学生们让我回到欢快的情绪。他们每个人都在画板上认真地画着家乡的美景,河流,拱桥或是民居在他们的笔下都是鲜活的,等我们上岸时,他们有时已画好,吃着盒饭,任由游人评赏。我为没有给孩子去学画画感到遗憾,要不然,他也能坐在河岸上,用水粉和心创造出作品。河岸上的风景这边独好,着戏装唱越剧的老年人,在古桥上着中山装和旗袍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妻都给我留下深刻美好的印象,他(她)们都是水乡风情的代表者。自然风景中如果没有人,也就没有神气。人永远是风景的主宰。
  水乡风情中还有一些也是需要特别提到的。两枝全世界最大的笔皇和笔后高高地悬在河岸上仿佛时刻地提醒游人:湖笔天下有名,喜欢书法的朋友不妨带几枝湖笔回家哦。听说这两支笔各重81。5公斤,全长5。1米,和当年关公用的青龙郾月刀一样重,被载入世界吉尼斯记录。河岸上的各色浔酒会让喜欢品酒的朋友口水直流,定胜糕、牛皮糖、各种风味的欠实糕、水灵灵的菱角等各色风味小吃实在让人留恋忘返。二元钱五块臭豆腐干加上足足的调料又给人无比地惊喜。这样高的性价比在通货膨胀的年代实属稀罕,也可见江南小镇民风的淳朴。我们常吃了这家的忘提那家的贷,店家不管生意如何忙,都会追上来把我们忘记的东西塞过来。一只只摆放在窗口的红烧猪蹄号称浔蹄也是无比地诱人。拗不过孩子,我们在河岸旁的农家菜馆吃中饭时,第一道菜就点了浔蹄,78元一只,物有所值,味美不腻,孩子连吃两碗米饭,把汤也喝得一干二净。在河岸旁边吃饭边看河里的风景,非常怡然自得。也许,在河上的游人来说我们也装饰了他们眼里的风景。
  南浔是一个适合任何年纪、任何职业的人游览的地方。每个只要来古镇的人都能找到喜欢这里的理由。
  偶遇南浔,为它的自然美景和水乡风情倾倒,更为其杰出的人文风景沉醉。张石铭故居、张静江故居、小莲庄、辑里湖丝、嘉业藏书楼、百间居、文园等名胜古迹是一定要到的地方。因为这些建筑、这些人事可以串起厚重的南浔历史。说南浔是一座富饶的江南小镇,这是一点不为过的。在南浔有“四象、八牛、七十二墩狗”的说法。什么概念?象就相当于现在的30亿人民币。据说刘庸等“四象”的家产总和还远远地超过了清政府的国民生产总值,可见这些湖商富可敌国。据说明初的南浔富商沈万山因为经营蚕丝、盐业较富裕,资助过朱元璋修南京城和军火的费用,但因为太富遭皇帝老儿嫉妒,要不是马娘娘说情,老沈便成了朱元璋的刀下鬼。是啊,比皇帝还富,这在封建社会定是不容的,不管是爱财有道还是不义之财,和绅倒嘉庆不也是笑么?
  谈到南浔的富裕,我们不能不提到和致富有密切关系的辑里湖丝。辑里原名叫七里,是一个地方名,这个地方产的蚕丝特别好,后当朝皇帝改名为辑里湖丝。辑里湖丝让南浔走向了世界。湖州产蚕丝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溯到4700年以前,相传嫘祖开始养蚕,明朝中后期辑里湖丝声名鹊起,被指定为皇帝龙袍、皇后霞披的贡品。并且在1851年的首届伦敦世博会上获金奖,从此中国和世博会上牵上了红线,后来辑里湖丝又在巴拿马、费城等多个世博会上获金奖,为中国丝绸、中华民族争得荣誉,让我们国人引以为豪。辑里湖丝博物馆门前的广告画特别有意思,是请当时上海著名影星阮铃玉拍的,她风姿绰约地望着我们,她的左边是辑里湖丝第一次获金奖的小金人图像。我想以当时的知名度,也只有她这样的一线红星能配得上这样大牌的辑里湖丝广告。我也突然明白为何这里的名人故居许多是中西和壁的。在清末民国初年,南浔人因为辑里湖丝比其他地区的国人更早,更密切地接触世界。南浔人将西方的文明带回古老的国度。张石铭家的十六块法国雕花玻璃(据说全世界其他地方只有四块,且价值连城)和张静江家的法国进口的彩色磁砖都让人难忘。
  南浔出产富商,更难得是这些富商并不是为富不仁的一种,他们的后人在造福乡里、文化传播、收藏,弘扬仗义疏财等美德方面人才辈出。“民国第一奇人”张静江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张静江祖籍徽州,他的曾祖父是南浔“四象”之一。张静江是他的号,名人杰,他的生命中注定缺水,11岁因为救火从墙上摔断了一条腿,所以他的一生与轮椅为伴。说他是个奇人,我想有好几个因素构成吧。一方面虽是富二代或是富三代,但满腹经纶,是民国四大书法家之一。他是个儒商做出了不朽的功绩,主要成就是1905年在列日世博会因辑里湖丝获奖。照相上的他尽管腿断,还居然能骑自行车这个在当时还是非常时兴的西洋货,让人不由叫奇。受世博会的启发,民国十八年,张静江先生在杭州创办了首届的西博会,非常成功。后来随着他出国,西博会一度停办,一直到2000年恢复第二届西博会。张静江先生非常懂经商之道,难怪被毛泽东主席称为“最有经济眼光的人”。张静江先生另一奇特之处就是他倾其全力支持孙中山先生,支持辛亥革命,成为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他被孙中山先生称之为“中华第一奇人”。电影《辛亥革命》中有这样一个感人镜头,张静江对孙中山先生说,希望他能回国当总统,只要他能当,他就是变卖家产也要支持孙文。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把自己在法国多年经商的收入全部慷慨地捐赠出来,支持革命。所以孙中山称赞张人杰“丹心侠骨”,张静江被大家尊称为二先生,不仅他在家排行老二,在南浔方言中二和义同音。张静江在孙中山先生去世以后又扶持蒋介石当上总统,还将他妻子的小姐妹陈洁如介绍和蒋介石成婚,难怪被蒋介石称为恩人和导师。张静江晚年和蒋意见不一,后移居美国生活,信佛直至去世。我在张静江故居中仔细地看着史料,对张先生充满敬意,尽管他的后期反对国共合作,但瑕不掩喻,他为辛亥革命、为浙江经济做出的贡献,他的为人,他的才学都为后人所敬仰。“民国第一奇人”的称号当之无愧。
  南浔可圈可点的地方实在太多,文园是了解南浔历史很不错的去处。我国三十年代的摄影家张旭苍的彩色摄影术,在张石铭故居用双脚工作的身残志坚的书画家等都让我记忆深刻。我恨我的笔力有限,写不尽这江南古镇的灵秀和厚重,道不完南浔人的朴实好客,儒雅博学。
  南浔,千年的江南古镇,矗立在历史的春夏秋冬里,静静地等待。你尽可以不相信我所写的,但你要相信你的眼睛。
  2011年10月8日凌晨3:00写于听雨轩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