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和陌生人说话

发布于2014-11-25 17:09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和陌生人交谈,碰到正常人的几率远大于碰到一个坏蛋。和正常的陌生人进行一次交谈,可能让我们吸收到新信息,也可能验证我们对人性的一些观念,还可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热情、信任,这些良性的结果必定增强一个人生活的信心。
   ————————题记

  记得小时候父母一再告诫我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随便吃陌生人递来的糖果。于是在参加工作以前很少和陌生人说话,除非是问路和指路。有了孩子以后,同样把这条“家训”送给孩子,让他多长心眼,防止上当受骗。直到有一天看了一份心理杂志,发现“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是个思想观念的误区,特别是对心智成熟的成年人说。
  心理学实验表明,人类很多特性的分布都有一个规律:特别好和特别差的人各只占2%左右,中间水平的占95%,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和陌生人交谈,碰到正常人的几率远大于碰到一个坏蛋。和正常的陌生人进行一次交谈,可能让我们吸收到新信息,也可能验证我们对人性的一些观念,还可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热情、信任,这些良性的结果必定增强一个人生活的信心。
  我不是个只“唯书”、只“唯上”的教条主义者。的确在生活中,我们一直无意识地和陌生人在说话,而且和她(他)们之间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有些最初的陌生人已成为知心朋友,那种可以交往十年以上的好朋友,包括文友、网友和现实中的普通朋友都可以从陌生人中发展,让我们的人生倍添了许多回味和精彩。
  小桃是我2001年认识的朋友,这个月28号是她大喜的日子,和她刚好相识十年。在宁波五星级酒店万豪举办的婚礼上,小桃那位长得极像郎朗的新郎用一曲钢琴曲《月亮代表我的心》独奏表达了对心上人的爱恋。我们的小桃妹妹身披洁白的婚妙,清秀纯美,仪态万方。小桃在这十年间,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创业,从最初餐馆的洗碗妹发展到现在拥有一家年净利润五、六十万的电子防盗器材营销公司,她在宁汉购了房,购了车,并收获了甜美的爱情,听说新郎是在上英语夜校里认识的同学,宁波人,从事IT行业,家境富裕。小桃不只一次地对我说:“王姐,你是我的恩人,十年前要不是你帮助我,给我生活的信心,就没有我的现在。我会永远记住你对我的好。”作为小桃成长和辉煌的见证人,我说不出的高兴。我也没想到自己在十年前对原本素不相识的小桃的一点小帮助会让她这样地感恩,能让她的人生走得这样地华美。
  和小桃初识的情形我至今记得。那是2001年的夏天,我一人到楼下的小饭馆吃饭,吃着吃着,听到一阵阵低低的抽泣声,我沿着声音寻去,是店里的一个年轻服务员,穿着白衣白裙,约摸十八、九岁,趴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满脸泪痕。这女孩前几天刚来店里,脸圆圆的,皮肤黑里透着红,还和我打过招呼,一副蛮快乐阳光的模样,这会儿如何哭成泪人了?遇到难事了?作为女人的同情心,让我不由上去,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问道:“小妹妹遇到啥难事了?和姐姐说一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女孩抬起头,擦了擦婆娑的泪眼,和我说了她的事,她叫小陶(我习惯称她为小桃),2001年9月从江西一所中专毕业,来宁波打工。学历不够高,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前几天来到这家小饭馆打工,从早上8点一直要做到晚上9点半,老板娘管饭但不开工资的,活挺累,但是她不怕。但是因为和同学一起拼住在北仑一个厂里的宿舍,厂里每晚十点上锁,但是她连连赶回去,都要吃闭门羹。看门的老头还要说一些脏话羞辱她,言下之意,就是她不是做正经工作的。小桃家住南昌,经济条件也不错,家中的掌上明珠。哪能受如此的羞辱?小桃想想今晚又要如此,不由悲从心来,泪流满面了!看着小桃纯朴哀伤的面孔,我的眼泪也要流出来了。女人的心都是柔软的。我当即就做了个决定,拉着小桃的手说:“小妹妹,你如果信得过我的话,今晚就先住在我家好了,我家就在边上,刚好有间房子空着。”小桃看着我,停止了抽泣,问:“姐姐,如何可以麻烦你呢?我和你非亲非故的。”我坚定地说:“小桃妹妹,我总不能看着你睡马路吧?而且我家的确有房空着,今天家中就我和孩子两人,挺方便的。”小桃还在犹豫不决着,不知是不愿麻烦我,还是信不过我?我急了!从包里掏出警察证来,朝她亮了一下,并和她介绍,我先生是军人,就在对面军分区大院上班。哎,为了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我把家底都露出来了,也许是做我这行的忌讳,但这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外面路灯亮起来了。在店里用餐的客人也少了。我就把小桃带到了我家里面。就这样我和小桃认识一直交往到现在。婚礼酒桌上,小桃的弟弟和大家介绍我是他姐姐的恩人。其实若是恩,也只是滴水而已,没想到她的家人居然惦记了十年,我为这份感恩之情而心动。从这件事我得出启示:能积德行善是件非常快乐的事,哪怕是帮助素不相识的人。我不期待回报,只求心安。
  正如我和小桃的相识,相知,相交,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一切都是这样出于自然,一切都这样顺里成章。当你被日复一日的,一成不变的生活惹得心烦意乱的时候,当你的有些人生观念处在迷茫时分,你会发现和陌生人说话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会获得许多新的信息。也有读者可能会不服气说,我可以找我好朋友或同事帮助解决啊。的确也是可以解决的,但你已对熟人的处世方式烂熟于心,没有新鲜感。还有同事之间可能还会有利益冲突,可能不利于问题的解决。而陌生人和你的利益是无关的,是相对独立和平等的个体,你尽管可以畅快地和他(她)交流。
  今天中午在来必堡吃快餐的时候,我就遇到一个陌生的朋友。彼此聊得很开心,到后面恋恋不舍,他一直送我上3路公交车。起初快餐店人很多,我不得已和这个朋友拼桌,但因内急,便撇下一堆衣物说:“老先生,麻烦你给我照看一下。”我对面的“老先生”没有表情地点点头。待我放轻松坐下来时,发现对面的朋友只是有点白发,但面庞还是比较年青,看上去只不过比我年长几岁。我从当时叫他的“老先生”改为了“老师”,并和他说抱歉。没想到对面的长者爽朗地笑着说:“我喜欢你喊我老先生,尽管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叫我,因为我总有会老的一天,我也明白你是友好的。”长者的宽厚通达让我如浴春风的温暖。两个陌生的朋友之间因为称呼的不确切反而开始愉快地交流。交流中,我才发现一不小心地遇上了天一阁博物馆的书画才子——金鼎老师。天一阁就在我家的斜对面,但和我的心理距离很远。
  我同样也让金老师吃惊,他说:“这位姑娘在天一阁附近住了将近十年,我为何一次都没有遇到你啊?”我笑着说:“现在不是遇到么?”“真是不聊不相识啊!”金老师很是感叹,我们的话题很宽泛,从宁波的文化名人周时奋说到了我儿子同学的外公杨东标先生,从西洋乐器说到了中国民乐的欠科学性,他说包括西洋绘画也比我们中国的山水画技法要先进些。我也说到自己因胖而生自卑之心,金老师说大可不必烦恼。他安慰我:“你看到过西方名画中的骨感女子否?拉斐尔、罗丹等名家的作品下的女子都是丰满而富有神韵的。如果偶有骨感女人的画出来,这个画者的心态定是不健康的。”金老师说得我非常开心而又生点羞涩之感。
  金老师的兴趣爱好宽泛,有西洋乐、书画、文学等。他建议我要多关注音律,因为音乐和文学是触类旁通的。当我为自己的创作风格遭遇瓶颈而烦恼时,金先生说:“你不要迷信权威,也不必自卑。你不要以为作家都是科班出身的,只要在生活中多阅读,多观察,多思考,多积淀,不愁写不出好作品。”金老师的话说得我无比地自信起来,是啊,也许我的文章可能有局限性,但是我毕竟已从小女人的文字中剥离出来。我的笔触更多伸向社会的底层,我身边普通的需要关注的小人物,如《我和小桃》、《家教小姜》、《门卫老赵》等。我和金老师介绍了我较满意的作品,并说自己想出书的打算。金老师赞许地点点头脑。昨走前,他还说有机会帮我引荐给周时奋先生。这些承诺是否实现并不要紧,最要紧的是金先生的诚意让我倍觉温暖,在这个天寒地冻的日子里。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文学爱好者,没想到因为今天和陌生朋友说话而结识宁波著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先生笔下的《风雨天一阁》变得不再遥远,尽管还神秘。从此多了一个带我走向文化更深处的引路人。生活的缘真是妙不可言啊!所以朋友你千万不要小瞧你自己,只要具备才识、真诚、自信、谦逊和热情,在哪都可以交到知心的朋友。
  尽管一开始,大家都只是陌生人……
  2011年1月31日凌晨一时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