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迟到的秋天

发布于2014-11-25 17:12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这是《逃离》的姐妹篇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杜拉斯《情人》   深秋,最美是枫叶。枫叶红了,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她,以饱经风霜的磨砺,装点了漫山秋景瑰丽;她,以片片枫叶片片情,承接着赞美的诗句,可知道它内心凄凉的,却又无几。她和他就认识在枫叶红了的深秋。

  记得那一天,她穿着一件黄绿色的短毛衣、浅黄色的长丝巾随意地绕在脖子上,他夸了一句“你很好看。”他头发整齐、五官端正,蓝灰色西装、牛仔裤,看上去不象坏人。他说话总喜欢盯着她的眼睛看。后来他们约会过几次。回去后,她看他的文章,他看她的文章,经常在电话、微信里交流,有说不完的话。
  一个月以后是感恩节。那天晚上,他们又见面。寒流刚至,西北风刮在人脸上有点痛。她并不觉得冷,感觉心里有个小火苗直往上串。她提前回家洗澡,长发披散着,脸上透着红晕,眼睛亮亮的,黑色毛领长衣藏在黑白圆点的小短袄里,纯蓝色的羊毛长围巾映衬出她的皮肤细嫩粉白。她喷了一点清雅的香水,不敢用香浓的,害怕香气会粘上他的头发和衣服。
  他在车里默默地等了她半个小时,他知道她需要时间来安顿好孩子。在他的眼里,她是个做事认真、心地善良富有才情的女人。在寒风里,她跑向他,发现他依旧穿着第一次见面的西装、牛仔裤,只不过里面换上一件粗格子衬衣。他的眼睛有点浮肿,脸色发黄。
  “哥哥,是不是昨晚值班太累没休息好?你看上去非常疲惫啊。”她心里掠过一阵不安。
  “我的老毛病犯了,房颤,过几天就好了,没关系的。“他故作轻松地说。
  “房颤?”她第一次听说这个医学名词,她的心里颤抖了下,有点后悔拉他去枫林晚书店听讲座。她不由地把手放在他的胸前,她感觉到他心跳得厉害。她抚摸着他的心脏。
  “梅,别折腾啦,不管用啊。“他边说边把她的手轻轻地移开。
  他望着她困惑的神情继续讲述:“房颤就是心房颤动,是最常见的持续性心律失常。我找了好多医生,吃了好多药,都没有用的。病是职业欠我的,当年我可是从部队过来的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啊。不过我还是非常热爱我的工作。“他在寒风里点上一枝烟,咳嗽了一下。
  后来她通过查资料知道生活压力过高的群体是房颤的高危人群,他是警察,长年坚守在监管工作一线,病是活活累出来的。
  当时的她心疼地挽着他的胳膊说:“讲座不去听了,你应该回家好好休息。”
  “你盼这场讲座盼得好久了,不能不去。我没事,有时发病,还得陪老婆大人去小区里散步呢。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在她觉得老公陪她散步是天经地义的事。”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远处的光束打亮他的脸,她看到了他脸上的哀伤。
  她的心不由得抽紧,“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一首古诗从她脑海里跳将出来。他比她大10岁。
  在光亮处,她很不情愿地松开他的胳膊。她和他在寒风里走着,他在前面,她在后面。
  他把衣领竖了起来,她用爱怜的眼光看着他,不由想起一个人,六六小说《蜗居》里的宋思明,海藻的情人。在她眼里,他比宋思明更会体贴女人,更富有才学,更帅气。
  枫林晚书店不远,就在鼓楼步行街口,她来过多次,过来买书,也听讲座。他也听她说过多次,但是第一次来。如果不是为了陪她,他是不会过来的。离讲座开始只有五分钟,满楼的书和满屋的美女都已经做好准备,三、四个男生夹在女生里面反而成为红花。
  接过书店老板郑总送上热腾腾的白开水,他和她找了个比较居中的位置坐下,她希望热热的水可以温暖他寒冷疲惫的身体。
  “哇,今晚可要大饱眼福!“他的眼神闪烁着兴奋的神情。陪她坐了10多分钟后,他说他要拍几张照相。
  他在他的一篇小说里写过:他最喜欢的三样东西是书、女人和茶。他在她面前也毫不掩饰地说过他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也讲过他的几个女粉丝为博得他的青睐争风吃醋的故事。幸好她是入他法眼的。她不太计较他喜欢女人。在她看来,好色是热爱生活的表现,是男人的权利,也是女人的权利。
  她微笑地轻轻地推了他一把说:“去吧,多拍几张,难得今晚美女云集。”
  她安安静静地听讲座,不一会儿就被吸引,没有在意他是否在身旁。
  讲座的内容非常吸引人,是三个刚从台湾旅行回来的青年书友从不同的角度和听众们分享他们眼里的台湾。台湾对他和她来说,目前都不具备去的条件,所以“望梅止渴”也算是个不错的办法。
  第一个讲述者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多多,他提到去过川藏线的经历。
  “我也去过川藏线,和一帮驴友一起。“他变得有些亢奋,这种亢奋可以凭着昂扬的斗志打退数百个唤作“疲劳“的敌人。梅啊,其实旅行的意义,不是目的,而是行走,是我与你,身外事,众生缘,遇见,然后结束,消失,然后永不再返,于是,喜乐圆满,于是,我们的一生,才像一场旅行。”他轻轻地说了一句,又喝了一口水。
  她扭过头,惊喜地发现他已回来。她的脸上写满“崇拜”两字,平素里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子,此时她的心柔软无比,对她的文学老师毫无抵抗力,哪怕他是个多情的“唐璜”。她站起来为他续水。
  “有热水刚刚可以暖手,谢谢。“他搓了搓冰凉的手。
  她这才发现店里没有空调,他又是个非常习惯打空调的人。她只好把她大大的棕黄色的真皮手袋放在他的膝盖上,手袋里有她的体温。她把椅子往他地方靠了靠。
  “梅,你不要管我。安心听讲座啊。”他看了她一眼,眼神温柔。其实他又冷又困,心跳得很快,但他不想让眼前这个善良的女人失望。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何这样愿意和她在一起。
  她带着不安和激动的心情,紧挨着他继续听讲座。第二个小伙伴的出场非常独特,他先打了一个“身自由、心自由”的大大的图片,然后非常意外地放了台湾音乐人罗大佑演唱的《鹿港小镇》: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爱人
  想当年我离家时她一十八
  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卷长发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
  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她以前听过罗大佑的许多歌曲,如《童年》、《明天会更好》、《恋曲1990》,唯独没有听过这首有着淡淡哀伤的歌曲,“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爱人”,轻柔的吉它和罗大佑苍凉的嗓音道出和爱人离别多年后的  追忆和感伤,还有对青春流逝的感叹。她的内心一阵心痛。这么多年,有多少人陪她走过,又离去。她看了身旁的他一眼,想起一句话:一起走过,是一种缘分;在一起走,是一种幸福。她不愿多想,只愿把握当下的幸福。
  他听了这首歌,也像浑身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他说:“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这几句真的唱到我们心里去了,随着现代文明的推进,我们已经找不到故乡的样子了。别说台北不是我们的家,宁波也不是我们的家啊。在我12岁时,我家门前活了200多年的大樟树被砍了,因为要修路。当年的我象丢了魂一样,因为不能和小伙伴们上树掏鸟蛋了。还有旧时的杂货铺、戏台全拆迁了,家乡旧时的模样不在了。“他说完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想握住他的手,但伸出去又缩回了。满屋子都是年轻人,除了她和他。
  她也陷入沉思:新的城市出现,旧的城市消失。有些人曾记得它的旧模样,有些人还记得一点点,有些人将完全不知道。他们被断绝与这座城市历史之间的关联,断绝与它的优雅和信念的关联,断绝和传统精神支撑的关系。他们仿佛是孤儿,没有养分,生活在一个崭新的重新开始历史的城市里,只是和过去断了联系。新的人面对新的世界,只有蓬勃野心,没有风月心情。她想到了她的孩子的未来,也叹了口气。
  他给她递上热热的开水,她感觉到感恩节的夜并不寒冷。
  她是个对网络,对微信有严重依赖症的女人,没听多久,她就玩起微信来,把讲座上的照相发了上去,她满意有热烈的回应,她不厌其烦地对朋友圈里的人一个又一个地解释,她不在台湾,在书店听有关台湾的讲座。她不像他,安安静静地聆听着,一副不关心人类的样子。
  “帅哥,在网上可以找到这首歌的歌词吗?我很喜欢。”他的提问把她的神拉了回来:
  她笑了,她觉得她和他都是孩子,心里充满纯真,不曾被红尘沾染灰尘。台湾音乐人罗大佑用音乐批判社会,唱出小市民的心情甘苦与生命能量的这首歌让他和她的心靠得更近。
  他站起来提问时,许多小女生有看着他。她突然意识到他是今晚年纪最大的一个听众,也许凭他的成就和身份是应该可以坐到主讲台上去。她有点不安。他倒没觉得有啥,他愿意为他欣赏的女性放下架子。在单位里,他经常帮女同事修改演讲稿、散文。
  郑老师讲述的人文东西比较多,他和她听得格外用心。郑老师讲了一幅让他难忘的照相,在花莲的海边,他看到一棵长在海水里的大树,枝繁叶茂,树的根须都在海水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为植物的生命力感到震撼。
  作为听者的他想到了单位里两株死而重生的葡萄藤,她想到家里种了十年几近枯死又复活的金枝玉叶。
  “让我感到震撼的不仅是这棵浸泡海水里的树,而且是在树不远处低头捡石头的人。当时我问他是不是第一次来这。他说来过千百次,他喜欢海滩上漂亮的石头。这个他来过千百次的地方依旧让他低头寻找自己喜欢的东西,实在是非常难得的,他的心好静。“郑老师非常感叹。“在台湾行走,你会觉得心灵宁静。这的文化传统保持得非常好,民风纯朴,风景秀美,说台湾是大陆的一处盆景是不为过的。”
  这时又低头在玩微信的她感觉自己非常惭愧,“这些年,我倒底有多少时候可以静下来面对自己,面对喜欢的书,面对热爱的文字?”她不由拷问自己的内心,她总想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的,看电影、旅行、看展览、参加应酬。她还没有学会孤独,也害怕孤独,唯恐自己不被众人看见。她自从父亲去世以后,非常缺少安全感。
  他怜爱地看了一眼身边这个被他批评过多次的女人。她心性太浮躁了,一篇文章没有仔细修改,凭有错别字和病句就会匆匆上马。聊微信也是排山倒海一般,让他没有招架之功,也不知该回哪一句。记得他和她说过:“文学作品是艺术品,是艺术品就尽量不要有遗憾。多精锤打文字就是为了少遗憾。”此时,他的内心多么希望他喜欢的这个女子可以变得更安静些。
  他和她没有说话,静静地聆听着。第三个讲述者是个青年女子,是郑老师的妻子,她是个情感非常细腻的女人。
  她说:“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在台北街上人们说话细声细语的,不像我们这人声鼎沸。住在台北你会不想走的。我最难忘就是在和同住的香港女孩的友情,她是个自由职业者,喜欢画曼陀罗花,临走的时候,她送了我好多张她画的曼陀罗花。”她给听者展示许多曼陀罗花照相,还有自己做的素菜和品茶的照相。相由心生,郑妻细腻美好的内心赋于她温婉清秀的外表。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温婉的女性可以勇敢地徒步行进在太鲁阁的路,那因为生态保护得完整,常有毒蛇出没,还有碎石不时掉下来,对游客的生命构成危险。
  “要是梅也像她一样,做个心灵静美而强大的女子,该多好。“他望着认识不过一个月的她。
  她被他炽热的目光灼到,像触了电一般,把头垂了下来。
  大约九点时,他有提醒她该回家。其实在九点前,她悄悄地到楼下,在电话里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好,她先生八点多就回家了。
  “放心吧,家里没事,他在家。“她安慰已经疲惫不堪的他。她看到他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
  “请问台湾的书店和我们这的有何区别?”她为了在他面前显得聪慧,在自由互动时间里,她第一个提问。
  “台湾的书比大陆的贵二到三倍。他们的书店比较多,常有学术文化讲座,都是台师大的教授过去讲课的。枫林晚书店和台湾的这些书店挺像的。“郑老师说到最后不忘记褒奖下讲座的承办者。
  “大家不要嫌书店的书比网上贵,其实书是有感情的商品,大家来书店看看书、发发呆、听听讲座、喝喝茶、清谈是件很有意思的事。“郑妻接她老公的话继续讲,真的是夫唱妇随,一对艳羡众人的好夫妻。她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恨不得把他们变成她和他。
  最美的时光总是走得最急,又该到了他送她回家的时候。
  她不想马上回家。她不想让他带着寒冷疲惫的感觉回家。
  “哥哥,我们继续过感恩节好吗?我饿了……”她在他面前不由撒起娇来。
  “好啊,吃完我马上送你回家,女人不能在外面停留太晚的。”他大她10岁,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好眼前这个被寒风吹得脸红扑扑的女人。
  咖啡馆离书店和她家都不远,他却兜了一大圈。“鬼使神差?”他也不由地笑自己。
  可能因为过节,靠窗的座位都没了,非常吵闹,他和她在无奈之中选择了三楼的包厢。他点了许多她喜欢的食物,他要了绿茶,吃得很少,笑着看她吃。自从认识她以后,他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围着她开展,看她写的文章,和她交流文学思想,构思着如何去写她。他觉得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事。他以前还没有为一个女人这样费心费力过。尽管现在他不在写作状态里,只要她的状态好,心情好,他就开心。
  她呢,狼吞虎咽地吃着,早把减肥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喜欢和他呆在一起,和他说话。和他在一起,她感觉在天堂里,可以不必看到她先生的冷脸,可以不必牵挂孩子的学习,也可以不必惦记单位里鸡零狗碎的破事儿。
  空调打起来了,房间里顿时温暖起来。他脱了西装,露出粗格子衬衫。
  他点上一枝烟,美美地吸了一口,说:“我是个有许多陋习的人,希望你不会介意。“
  她觉得吸烟的他非常有味道,尽管她以前挺反感男人抽烟。
  她目光清澈,看着他说:“热爱,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人,而是学会用完美的眼光,去欣赏一个不完美的人。我也有许多缺点的啊。”
  他笑了,并把鞋子脱了,双腿盘坐在沙发上。
  “梅,你知道吗?今晚的你长发披肩、明眸善睐,特别漂亮。看得出你有精心梳洗打扮,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他突然握住她的手,他的手有点凉,但非常有力。
  她害羞地把手抽了回来,喃喃地说:“我以为你只是看重我的内心,而不是我的外表。”
  “梅,老师是男人啊,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啊。”他给她倒上菊花茶。“对了,我还得说你的文章温暖,这种风格一定要保持下去。另外发文章一定不能着急,要学会等待和修改。“
  她有点腻烦他的唠叨了,都说了N遍。今晚是个浪漫的节日。
  “哥哥,你不能说点别的,除了文学?”她撅起嘴巴,一付很不满的样子。
  “你傻啊,我们两个都是作家,不谈文学谈啥啊?”他充满怜爱地盯着她,轻轻上前刮了下她的鼻子。
  “好啦,我知道啦。下次一定做好充足的“前戏”,而后直奔主题。“她把头低垂下来。
  她非常喜欢把性爱和写作两件事放在一起说。在她看来,这两件都是需要有激情才能完成的事,都需要把握“G”点,才能达到高潮,但是写作比性爱的高潮更持久,更让人意乱情迷、欲罢不能。
  “梅,你是在文学路上大步奔跑的健儿,接下去的十年将是你的黄金时代。我老了,恐怕要跟不上你了。”他的眼光里充满忧伤。
  “对了,今晚讲座上的那首《鹿港小镇》真好听。”她故意岔开了话题。
  她站起来,关上包厢的门。在手机里找到罗大佑的这首歌,悄悄地坐到他的身旁,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抚弄着她的长发….他们第一次靠得这样近,有音乐、温暖和忧伤伴随。
  她觉得心里非常踏实。她苦苦地找寻了多年,她太想要有这样一个象父亲象兄长象导师象爱人的男人。
  他抚摸了下她晶莹剔透的脸蛋,闻到她脖颈上淡淡的香水味,他感觉很惬意,房颤的不适仿佛也消失了。他喜欢女人为他打扮得光彩照人。
  这样紧挨着坐了五分钟,她还是坐到了他的对面,其实她的内心依旧波涛汹涌,排山倒海。月事来净后女人的性欲是最强的,何况她又刚过四十,正是如狼似虎般的年纪,她缺少温暖好长时间了,但她不得不按捺住自己的冲动。她不想让他有任何心理压力和负担,她害怕过高的温度会烧坏他和她的缘分。他说过,他想和她做一辈子的朋友。也许只有细水长流才可以维系得更久。
  “空调太热了。”她喃喃自语,觉得耳根也是通红的。
  他起身关了空调,并爱抚地摸了下她的头,坐到她的对面。此时他的内心象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他喜欢眼前这个美丽、聪慧富有才情的女人,但是不能放开胆子去爱。因为他有家,她有家,他有一个儿子,她也有一个儿子。他也清楚地意识到他的日子有许多烦恼,她的生活更不如意。要是和眼前这个可人儿早些相遇该多好!为何偏偏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他不由地锤了下自己的脑袋。
  “哥哥人不舒服吗?我给你读一段名篇吧”,她抬头看着他,强颜欢笑。
  “我喜欢和朋友分享自己喜欢的文字,就读杜拉斯的《情人》的开头吧,非常出名的。”她以前看过这本小说的,王道乾先生的译本,一直便记着了。她想让眼前的这个男人开心一些,毕竟还在感恩节。于是她轻轻地背诵了起来。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她的声音变得温柔动听。
  他不由为她鼓掌,眉宇舒展开来:“是啊,这样的爱才是真爱,当全世界所有男人都不爱她的时候,他依旧深爱着她,爱她的灵魂,也爱她的身体。”
  时间已过了子夜,他的身体因为陪伴她而倍受催残。
  她决定念完这一节就走:人生充满偶然,茫茫人海,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实在是老天的恩赐。宝贝,我们相遇已经是人生的秋季,带着各自的人生况味,两颗心融合在一起,共同体验爱情的美好和幸福。亲爱的,你是温暖的火炉,在严寒的冬天赶走了人生的荒寒;你是明亮的灯火,在漫漫的黑夜照亮了前进的道路。如果有一天,走到生命的尽头,我愿意躺在你的怀里满足地睡过去,正如树木回归大地。
  “兰舟催发,执手相望泪眼”,在感恩节的晚上,她不得不和他告别。这时店里的客人已变得稀稀落落的,风吹到脖子上有点冷,他帮她拉了下湖蓝色的长羊毛围巾。寒风里,深黄色的银杏树叶在路旁灯光的照耀下,象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在她眼里,这是一片片激情燃烧的枫叶,代表着纯洁和凄美。
  她不由地想起《片片枫叶情》这首歌:

  爱似秋枫叶
  凝聚了美丽却苦短
  片片叶儿随梦却倾刻飘远
  相看对泣竟默然
  片片叶儿携着我此生所爱
  一飘再飘梦更远
  远远夕阳陪着你此刻归去

  “梅,你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不能时时在你身边。记住不要熬夜写作,这样太伤身体啦。“他把她送到家里附近,很深情地注着她。
  她很想抱抱他,但忍住了,站在路边,目送他白色的车消失在夜幕中。她的眼眶里噙满泪水。她突然想起杜牧的一句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清明雨于2013年12月1日凌晨3:50完工于宁波书香斋。

   12月4日晚10:00——12:40二稿。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