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难忘的舞会

发布于2014-11-25 17:13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江南最迷人的是春天,草长莺飞,桃红柳绿,乱花渐欲迷人眼。杭城的春天更是“春来江水绿如蓝,日出江花红胜火。年复一年,我惧怕春天的来临。这岁月的时空里藏着一段并不如烟的往事,我小心地尘封着,像守着一坛陈年的女儿红,迟迟不愿开启。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打开这记忆的闸门。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我刚满十八周岁,告别伤心的母亲,从家乡坐汽车来杭城求学。头发剪短了,听说警院女生统一不能留长发,下巴尖尖的,清明前丧父之痛和高考前的一场病让我失去女生应有的红润脸色。同宿舍的女生多半是有父母陪过来的,拿行李的,拿行李,整理床铺的整理床铺,我,孑然一身,自己背着草席和简单的衣物,呆呆地坐在下铺。大学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是快乐的开始。上了大学本科线的自己,读了公安院校的大专觉得挺委屈自己,但想着妈妈要用微薄的工资供我和妹妹上学,我只能认了这座可以有制服穿、有粮票发,还有补助的普通学校。杭大中文系或是新闻系,永远变成一个梦想。
  没完没了的军训,鸟不拉死的课程,让我对这座号称是“浙江黄埔军校”的大学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一有空,我就往图书馆跑,只有在书里我找到了梦想的乐趣。不过第一学期开始的学跳交谊舞让我对学校突然有了些好感。学校抽了我们年级的十八个女生和十八个男生随意组合成搭档,在油腻腻的小餐厅里学跳舞,在上大学前,我从没碰过男生的手,一开始和搭档握手时我的手心都是汗,被男生搂过的小细腰也是感觉像触过电一样的。经过一周三次的磨合,我渐渐地克服脸红心跳的感觉,舞步也娴熟起来,很想到其他高校去展示下自己的舞姿。
  机会来了!我们区队男生可能对我们这些“番薯姑娘”有些审美疲劳,我们班的“二胖”提议到文三路上的杭商院跳舞,说是有老乡在里面上学。当他们跑到604女生寝室来请我们时,就我和喜欢跳舞的小丽跟着去了,其他三个女生打毛衣的打毛衣,看书的看书,一付淑女的样子。我,爱玩的天性在学跳交谊舞为不由萌发了,我自己都没有感觉到。
  杭商院紧挨着古荡,并不远。当晚,我梳着童花头,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黑色高跟鞋,抹了点雅霜,桂花香型的,感觉自己挺有文艺范的。小丽还抹了口红,她是民政局长的女儿,口红对十八岁的我是非常遥不可及的物件。我们到时已八时,杭商院三楼的体操房改装的舞厅里已人山人海,“二胖”他们一开始礼节性地邀请我和小丽跳了一、两支舞,后来便作鸟兽散,估计是找他们姿色可人的女老乡去跳舞了。。小丽人长得娇小,舞跳得好,而且妆化得美,一直有男生请她跳舞。可能我长得比较高挑,高校的许多男生又比较矮,所以我只好坐冷板凳。我很羡慕小丽和其他漂亮的女生把舞池当作展示女人魅力的舞台,我除了等待和被选择,无解。
  大约过了两支舞曲光景,有个175身高左右着白衬衣的男生请我跳舞,我羞涩地摇摇头说:“我新学的,不太会,你还是请别人吧?”男生说:“不要紧的,我也是新学的,我们一起边跳边学好了。”他边说边把我拉进了舞池。耳边想起了郑智化的《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怕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这个节奏是适合跳自由步,在杭州叫杭五步的。没想到这个男生紧紧地搂着我跳起了慢四,我不由往后退,他就往前凑。我不由气恼,心想:“这男生好无赖,一上来就动机不良!他也不知姑奶奶是做啥的?”越想越恼,没等《水手》放完,我就挣脱他,回到座位上来了。男生追了过来连连道歉,说:“美女同学,我是跳得不好,你教教我好吧?”我白了他一下眼说:“没看到像你这样跳舞的。你太不尊重人了。”“我怎么了?”这个“白衬衣”一脸茫茫。这时一曲优美轻快地慢三《同桌的你》想起,有一个着蓝格子衬衣的男生来请我跳舞,尽管个子不高,我为了急于摆脱白衬衣的纠缠,就起来和“蓝格子”跳了起来,“蓝格子”带得非常好,而且和我保持了让我非常舒服的距离,我很快地忘却了刚刚的不快,和“蓝格子”边跳边拉起家常。舞池的灯光忽明忽暗的,年青的大学生们在这挥霍旺盛的精力和多余的荷尔蒙,借灯光的光亮,我无意发现白衬衫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着,他的眼睛时而抬起来,在人群中寻找什么。我突然发现他长得很帅!头发是卷曲的。当我的眼神和他的眼神碰撞在一起时,我连忙别过脸去,心里有些不安:“他怕是受我打击了?”
  舞曲完毕,蓝格子彬彬有礼地把我送到座位上,我平时最喜欢的周冰倩的《真的好想你》开始了,是慢四,又称情人舞步,这些灯光总会打得比其他舞曲要暗一些。蓝格子还想继续请我跳,我说很累,想休息一下。我自己也搞不清是否因为心里有着白衬衫的影子。白衬衫不知何时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说:“美女同学,我还想请你和我跳一支舞。请你不要生我的气,行不?”他微笑着向我伸出手,我羞涩地站起来说:“好吧,但请你不要和我挨得太近。”他连忙向我说:“sorry。”
  可能因为心情好了,看白衬衫的感觉也顺眼许多了。白衬衫介绍自己是浙大机械系大二的学生,吉林省德惠县人。“在浙大上学啊?”我一下子对白衬衫敬佩起来,这是座我一直渴望向往的全国名校,我喜欢学习好的男生。尽管白衬衫的膝盖偶还要和我的膝盖打架,我也没有先前的不自然了。当他问我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谎称是“杭大中文系”的。我不想让白衬衫知道我是警院女生,给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感觉。“原来是中文系的女生,难怪像天女下凡,白衣飘飘,气质超好啊!”白衬衫夸得我面红耳赤,我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害怕他眼睛里的电会灼伤我。因为我从来没有和男生用这样的方式说这样多的话。
  后来又和“白衬衫”跳了好几支舞,心情也变得无比快乐起来。舞会结束时,“白衬衫”执意要送我回杭大。他说顺路。我说:“我和许多同学一起来的,让她们看到不好。”白衬衫只好在体操房门口和我恋恋不舍地道别,问了声:“你下周六还来这吗?我在这等你。”我的心像闯进一头小鹿,砰砰乱跳,不知所措,便说了句:“不一定的,你别等了。”“我叫李凯,不管你来不来,我都在这等你。”“白衬衣”的眼神能弑死人。
  “李凯,凯……”吹熄灯号后,我在心里不断地念叨着这个男生的名字,我不知是不是恋爱的感觉。
  又一个周六到了,因为轮到我在门岗值勤,我没法去。我可以想像宗凯在人群中等待的失望。好不容易又熬到一个周六,我在头上戴了个红色的发卡,向小丽借了口红抹上,着了水绿的长裙直奔杭商院。没等第一支舞曲响起,李凯就来到我身边,说:“我的大小姐,你上周六为何没有来啊,我等的你好辛苦。”我看着他灼热的眼神,不忍再欺骗他,便把自己的底交给了他。“小雨原来是朵美丽的霸王花啊!”凯抓住我的手又惊又喜,我环顾下四周,生怕一起来同学发现,忙推开了。但是感觉好像不听使唤,凯像块吸铁石深深地吸引了我,整个晚上,我都和他在一起跳舞,温度随着舞曲的增加而上升,我的眼里只有他,好像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包括我的同学。我们俨然是一对情侣。
  分别时,凯提出要送我回学校,我出于矜持和矛盾的心理还是没让送,但彼此留下了通信的地址。我们就这样深深地莫名地相爱了,彼此都是对方的初恋。“戒烟如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相思成灾”、“今生今世永相守”这些滚烫的话语在我们鸿雁传书来频频出现,浙大玉泉校区的毛主席像前、饭堂里、植物园里、西湖边留下俪影双双。我是第一个请大家吃酸奶的,当时伍角钱一瓶,初恋的滋味如酸奶,酸酸的甜甜的,当然只限同室的女生享受此福利,我们当时校规很严格,不准学员谈恋爱。我的姐妹们都挺靠谱,享受酸奶和我时不时给大家念情书的待遇,打死也不出卖姐妹。当然凯也视我们校区为雷池,不敢越半步。有时我们约会过了点,我只能踩着他的肩膀偷偷爬铁门回宿舍。
  尽管我们爱的非常狂热,非常痴迷,但凯从来没有越过“三八线”,他说:“小雨是件可爱的艺术品,我不忍心你有一点破碎。我可以等到水到渠成的这一天。”
  初恋时真的不懂爱情。在当时,我觉得党票远远高于爱情。争强好胜的我不想让孤苦的妈妈失望。不想因为谈恋爱“东窗事发”,影响个人的入党问题。所以在大二第二批入党名额还没有我的时候,我着急了,狠心与凯斩断情丝。记得我和他分手时,我穿着制服,一本正经,凯央求我:“亲爱的小雨,我们一起最后看场电影吧?”我害怕他的搂抱会软化自己好不容易强装坚强的心灵,便说:“现在已不可能了!一切都结束了!”说完,我头也回就走了,走了好远,看到凯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的泪水不争气夺眶而出,到学校,我没进去,跑到学校的小树林边大哭了一场。后来临毕业时,我还学许多女生,把凯写给我的数十封情书都付之一炬,当时觉得自己非常理性,好像要和旧生活决绝。现在想想自己太傻!
  我的初恋就这样凄美地结束。多年以后,我已为人妻,为人母,我做为一名浙大的学生重新踏进玉泉校区,我依旧会想起和凯在一起的情形,特别是那场难忘的舞会。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凯,你现在在哪里?过得还好吗?
   2012年6月28日夜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