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深秋玉环行

发布于2014-11-27 12:13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其实已经过了立冬的节气,但是玉环岛上天湛蓝湛蓝的,阳光明艳,海风吹得人神清气爽,没有一丝冬的寒意。我喜欢称之为深秋时节。
  (一)
  一群人,一座城。因为人,对城市怀着特殊的情感,一直想着回去。
  三年以后,我和玉环第二次握手,也是和小姐妹丁丁重逢时节。这次丁丁不需要为赶大鹿岛的最后一班轮渡而狂飙。记得三年前她短发,穿的是黑衣黑裙,很清丽。这次,她来温岭的高铁站接我,一身深蓝色的春秋制服,短发变成马尾,一边和我拉家常,一边接着单位的电话,从容应对,英姿飒爽。
  玉环是个非常安静美丽的小城,县局大院就在小城的巷子里,不大,里面的办公室有点像走迷宫。在大院里,我见到政治处主任郑祖祥,他四十岁左右,戴着黑边眼镜,穿着春秋常服,儒雅稳重。他刚忙着晚上开局党委会的事,见我进来,便站起来沏茶,和我聊起《只为木心》,前不久登在省厅警营文化栏目上我的新作。他说这篇文章信息量很大,写得好,他看了两遍。我非常惊讶一个日理万机的政治处主任能这样重视警营文化,关注我省写手的文章。
  人不能做井底之蛙。我通过来到实地观察和交流,发现玉环公安写手群体其实非常活跃。难怪时会在省厅《警营文化》专栏里读到来自玉环县局的文学作品,比如高秋玉、丁洁芸、黄玲萍、刘燕华、张峰、王梦婷等的。在来以前还看到刘燕华写的散文《多多》,把主人和狗的感情写得特别真挚细腻。我想,玉环公安写手取得的成绩和这几年玉环县局着力在警营文化建设上下功夫,尤其是在陈正方局长、王胜政委、郑祖祥主任等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创建“美丽警营、书香警营、幸福警营”的良好氛围是分不开的。利用课后时间,我还点开玉环县局《警营文化》栏目,内容非常丰富,而且听说玉环网上公安局建设在整个台州地区很出名。所以也不难理解郑祖祥主任为何会关注到我的文章。
  因为郑祖祥主任特别真诚、亲和,高秋玉副主任又是警院小师妹,所以在这个温和明丽的下午,我抱着非常放松、愉悦的心态在著名女作家叶文玲的故乡谈文学。我谈了这些年的创作感受,也和大家分享11月初在鲁迅文学院浙江作家高研班学习心得。
  经历漫漫十年文学路,我越发觉得,文学并不是啥高大上的东西,文学和生活息息相关,文学本身不产生文学,只有生活产生文学。也许这辈子我们不可能成为专业作家,但不影响我们热爱文学,只要坚持不断地写下去,就是成功的。而且公安文学对公安中心工作有向上的正能量的导向和激励作用,写作绝对不是“不务正业”的事。在讲座中,我发现郑主任坐在第一排,时不时地记笔记;玉环同行们眼光齐刷刷地锁定讲台,渴望、求知的眼神给我无限的力量。
  从今年开始,我慢慢走上讲堂。从1月走进中学校园到5月走进慈溪警营,8月在宁波警校和姐妹们谈阅读。11月中旬,我带着经验、学识和热情,来到玉环的兄弟姐妹身旁。一个人创作出精彩的作品,为人们提供精神食粮固然重要,但随着创作年岁的增长,我觉得指导、带动警营里更多的文学爱好者走上文学之路,相比一个人的创作更有意义。播种文学的种子,种文学之树是件甜蜜的事业,相信播种之路会在脚下无限延伸。
 
   (二)
  我是来交流创作经验的,当然也是来学习、采风的。善解人意的丁丁知道我和部分“雨丝”在下午半小时互动中交流得还不够尽兴。晚上她特意在县局巡特警大队又安排一个别开生面的文化沙龙。海岛早晚温差大,白天还是温暖如春,一到晚上,风吹得人凉嗖嗖的,我把丁丁送给我的蓝红相间的羊毛披肩围在黑色礼服裙外面,感觉温暖许多。
  到了大队,我被院墙的大片海报吸引,拿着手机就拍,当时灯光很暗,一辆暗红色的车刚好经过这,马上被丁丁“拦截”当上灯光照明车,开车的戴眼镜的青年帅哥非常绅士,他按照要求,在不同方位,满足我们的照明。等他把车开走,才知道不是同行,我和丁丁这两个女汉子大笑不止。夜间采风刚开始,就来了段有趣的“插曲。”你还别说,更多惊喜在后头。
  当晚,我见到玉环警界名人陈富德,我就称他“德哥”吧。他看上去三十岁左右,长得伟岸英武,有一长串头衔,浙江省美丽警察、县局团工委书记、陈警官巡防工作室负责人。如果不是美女们特意介绍,我还不知德哥还是有着一对龙凤胎宝宝的幸福奶爸。德哥热情地带领我们参观了巡特警大队的办公楼。原来这个大队是台州市首批公安文化示范单位,他们有自己许多设计和创意。如他们的口号是“忠诚、阳刚、果敢、包容”。我没有见到更多的巡特警队员,但是从这个单位的文化氛围和德哥等人身上感觉到特警同行特别有朝气和活力的一面。
  德哥创建起来的“陈警官巡防工作室”也在大队办公楼里面,有独立工作室,有公众微信号,也有宣传服,我不想用过多的笔墨来形容德哥工作如何出色。我倒是觉得德哥是个挺懂生活的男人。他带我们来到巡特警文化活动室,特意沏了一壶叫“澄心“的熟普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茶色暗红透亮,喝下去温润滑口,好茶。看着他熟练的泡茶功夫,我想起从厦门调来的同事,也是很会泡茶。茶的香气漂浮着,瓜子花生剥起来,奶糖吃起来,在外面寒风呼呼,室风春意融融的氛围里,公安版雅集开始。
  最初大家谈论的焦点是德哥的摄影作品,我们姑且把它叫作《姿然》吧,是他今年6月去新疆特克斯拍摄的,好像两个裸女平趴着,在享受SPA。我们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楚门所女警江湛湛讲述她和另一个女警去南疆执行任务,穿越无人区的惊险经历,我鼓励她用小说连载的形式写出来。听说湛湛和女同事是自己主动要求去新疆的,家人一直不知道。湛湛已经是小母亲,是所里内勤,长得文静甜美,写得一手好文章,没想到她还是个侠女。听丁丁介绍,刑大女警黄玲萍大姐是资深“雨丝”,我发在省厅警营文化上的每篇文章她基本都看过,和我性情相近,所以交流较多。她四十七、八,但皮肤、身材都保养得非常好。她是个非常热心善良的姐姐,她给我们讲了好几个案例故事,其中有一个是抑郁症病人杀死自己亲生儿子的故事,让我非常震惊。回宁波以后,根据黄大姐提供的资料,我尝试着写了短篇小说《心灵的“黑洞”》,我没有想到这次雅集给我如此丰厚的收获。我们身边不缺少好的创作题材,有时缺少的是发现和提炼。回宁波以后,我和黄大姐还就创作技巧通过电话进行交流。
  (三)
  玉环楚门是著名女作家叶文玲的故乡。第二天上午参观“文玲书院”当然是玉环文化之旅的重头戏。说来惭愧,我从来没有看过叶老师的任何一部作品,只是来玉环前,百度她的有关情况。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在孩子小学五年级语文课本中读过她写的文章《我的“长生果”》,是写读书的感悟。好在我有无知无畏的阿Q精神胜利法,就是未知才有探索的乐趣啊。
  文玲书院面积很大,细细参观,一个上午可能时间还紧张,书院主要介绍叶老师的生平、著作情况,还有她个人捐献的藏品。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门厅里展示的季海威老师创作的《楚门风情图》,号称楚门的“清明上河图”,八张巨幅作品展示楚门风图人情。有春夏秋冬的四季,也有从早到晚的全天。我从这些作品了解到楚门是浙江十大魅力古镇,历史悠久,人文底蕴深厚。难怪会走出文艺评论家叶鹏和作家叶文玲这样的佼佼者。
  讲解员黄老师是丁丁高中的政治老师,师生重逢意外惊喜。他说起叶老师的生平,如数家珍。二楼展厅莫言的一幅字引起我们的注意,听黄老师说它概括叶老师文学的一生。我把它摘录如下:“笔耕五十载,著作千万言,心香播天外,青灯照人间,三无丰碑立,一叶薪火传,回首望故里,楚门镶玉环”。叶老师只上过初中,一边当工人,一边要照顾公婆,还有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家里房子又非常小,物质的匮乏和精神的丰盈常成反比,支撑叶老师整个精神世界的是文学这棵常青树。她怀着对文学的无比热爱和有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在上海牌缝纫机上写作,后来用电脑写作,486电脑上贴满五笔字型的字根。叶老师对文学的执著,感动着我们每位文学爱好者。我们现在搞创作的条件比叶老师当年好多了,真的没有理由不好好写字。
  叶老师对故乡的眷恋和文化事业的扶植也让我们产生敬意。她在文章里说:“故乡虽非文学之巢,但一直是我心头的绿荫。幼时痴迷书籍的我,理想之翼常像瑰丽的彩蝶翩然入梦,而我最终之所以与文学结缘,既源于秉性聪明的母亲的遗传,更由于从小钟情文学的哥哥叶鹏对我的潜移默化。”为了让文玲书院更有文化价值,叶老师把书画名家藏品毫无保留地捐赠出来,听说韩美林老师的十二生肖图非常值钱。叶老师还常给故乡的文学刊物《曲桥》投稿,我在《印象楚门》曲桥增刊中读到叶老师的散文《绿色的漩门港》,叶老师的美文让我对漩门港产生浓厚的兴趣,这次因为行程紧张,没来得去,只能在回去路上,匆匆站在桥上拍了几张作留念。
  说起《曲桥》,这是楚门镇乡土文学杂志,客串的讲解员黄开标老师就是《曲桥》执行主编。《曲桥》杂志社就在文玲书院里,《曲桥》美女编辑黄雅琳就是书院专职讲解员,刚好有事不在。我对书院和杂志社二合一的布局非常感兴趣。我坐在杂志社仔细地阅读几篇游记,发现质量很高,不亚于大报大刊上发出来的,真是高手在民间啊。听黄老师说此杂志面向全国作者征稿。我要黄老师要了几本《曲桥》带回作纪念,并向他们投了三篇稿件。至今记得《曲桥》增刊中一篇叫《唱一曲生命的赞歌》散文里写道:“一个成功的艺术家,最要紧的是什么?是技巧?是理论?我以为,是艺术家对生活的热爱,是热情,是激情,是如火一般燃烧的热情。”感谢好客又懂生活的玉环朋友们,让久无灵感的我重新点燃创作的激情。
  (四)
  参观完文玲书院以后,我们还参观园林式派出所——楚门所,该所的警营文化也非常有特色,“和文化”设计、桂花树下的“雅座“、钓鱼池、看大片的沙发,还有所边上的廊桥都给我印象挺深。其中还发生了一件难忘的事,我为了用微信扫一扫楚门所的微信公众号,手机没拿稳,屏幕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我可怜的苹果4S表面立马呈现菊花状裂痕。虽然还能用,但是我心疼地没有心情拍廊桥。我让湛湛代我用受伤的爱机拍了几张。丁丁好言安慰,灵云帅哥马上帮我去换屏幕。结果虚惊一场,摔坏的只是我的钢化膜,屏幕完好无损,真是奇迹。可能是因为我的文化的虔诚感动上苍。
  说不尽,道不完玉环情缘,我老家是台州临海,和玉环毗邻,算起来这次也是回故乡了。
  我回宁波后,丁丁的人物印象《遇见清明雨》发在省厅警营文化,她是打“短平快”的文字高手。海珍的通讯报道《文学讲座润警心》发在《今日玉环》报上。玉环才子才女们高频的宣传效率和工作热情让我叹为观止。珍珍按照我的提议迅速建立玉环公安文学微信群,玉环公安文学社随之成立,玉环公安文联也在筹建之中。为了和兄弟单位有更好的文化交流,我帮助丁丁她们取得和慈溪公安文学社周志叶社长的联系。在微信群里,玉环的小伙伴们又诱惑着我回去摘楚门文旦。让我情何以堪?!
  好吧,我只能在文字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到过去,希冀锁去旧时的好时光。
  2014年11月23日凌晨2:30清明雨于宁波书香斋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