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在云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里

发布于2014-12-17 08:3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在云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
在云南那些风花雪月的日子  

  缘起
  旅行是心灵的远行,挣脱藩篱的狂欢。说白了,旅行就是一剂毒药。
  一到放暑假,我这颗不安份的心就嗷嗷待哺起来。我想像一只侯鸟一样自由飞翔。自从去年夏天和孩子成功完成山东济南、曲阜自助游以后,我们发誓不跟团游,我们不想把自己宝贵的时间花在无谓的购物上,也不想被赶鸭子上架,疲于奔命,失去旅行的趣味。
  自助游呢,还是需要提前做些功课滴。订旅行攻略、机票、宾馆等等,这些是必不可少的。听路上的驴友说马蜂窝网站有许多不错的游记,不过“去哪网”订机票和宾馆是不二的选择。我从丽江飞昆明的五折机票就是从“去哪儿”订的,非常方便。
  去云南的想法纯属巧合,本来八月初想和孩子去广州长龙玩的,但另一家朋友迟迟没有订下行程,纠结中,得知广州的文友孤独之王带孩子去了丽江,便有与他去会会的想法。当然云南还有好几个要见的文友。我想让孩子知道,平时老妈披头散发,为文字痴狂,不是白狂的,必竟还是通过文字,神交到几个知心朋友。
  说走就走,我的心提前就狂奔而去,一连三、四天都兴奋得没有睡好,我都担心自己踏上云南地界,是否还有力气游玩?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我们的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我是个贪婪的女人,于是书和身体一起陪着我上路,百家讲坛讲辛弃疾的。
  云南这边,有朋友在倒计时,也许不只一个……殊不知,我就这样踏上神奇的风花雪月之途….

  一、 一个江南女人和四个风花雪月男人的故事 
  自从今年三月广州之行写了白色情人节蓝天上的艳遇故事后,我俨然就是写香艳文字的写手,特别是到了七彩云南这样充满风花雪月的艳遇之地,不写点有颜色的文字,还真对不起伸长脖子观战的看客。好吧,明雨在40度的高温下,发扬一不怕热,二不怕苦的精神,把艳情路线,坚持到底。
  也许是天意,这十天的云南之旅,站站有帅哥迎候。26号到昆明都是晚上11点了,大理文友青青的高中同学杨亮在机场A出处的哈鲜亭等侯多时,他个子不高,戴着眼镜,透着厚道又不失干练的味道。青青是个爱操心的家伙,不断地在我和杨亮之间打电话,生怕我和他同学联系不上。杨给我们安排在一个富有诗意的宾馆“云上四季“,又请我们吃夜宵,拉我们夜游滇池,我和孩子到宾馆入睡都凌晨两时多了。第二天,杨又把我们送到汽车站,对于他的盛情,我觉得非常过意不去,因为他自己有家公司在做,三年前白手起家,现在资产上千万,非常忙碌。尽管还没有见到青青,但我从青青的同学杨亮身上感觉出大理人的质朴。
  27号上午9点,青青发来短信问:“什么情况?”后来我才知道是他的口头禅。“睡觉啊!还有啥情况?”我有点生气:“还让不让御姐睡美容觉了?我总不能黑着眼圈,披头散发,像包身工一样去见青青吧?孩子也正在睡梦里呢。”“我已包好车,打算和师傅一起上路了!”青青在短信中回复。我终于按捺不住怒火,掏起电话就冲青青叫喊着,早顾不上淑女的风范,“我昨天不是和你说好下午来大理的么?你心这样急让我情何以堪啊?”青青在电话里不恼,带着嘶哑的声音说:“我不就是盼星星、盼月亮,盼姐姐来吗?你睡你的,我等我的…..””好吧,出发上车我给你电话.” 我的口气也软下来。这时孩子被我的大嗓门吵醒了,这个小男人非常愤怒地看着我,惹得我只叹气。真的有种被架在火上烤的味道,我肉多而白嫩,最适合做烤乳猪这道名菜。
  在网上查得昆明南窑汽车站有私人的帕萨特轿车开往大理,150元每位,比高快略贵些,但方便路上停车,是孩子喜欢的这种。运气不错,根据网上提供的电话约到一辆,一个五十开外的男司机,两个单身男加上我们一对母子,快乐地向大理出发。一路上蓝天白云,风景迷人,20多度的气温让人神清气爽,路上经过恐龙谷、充满火把节气氛的楚雄彝族自治州,云南好玩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青青一如原来着急热情的性格,一个小时不到就询问下路程,好比十二道金牌催岳飞班师回京。老司机笑着说:“祥云人是这个性子呢!他是你的男朋友啊?”我的脸一下红了,低下头头说:“师傅真会吃我的豆腐啊。你看我的孩子都这样大了,哪来这样小的男友啊?我朋友是八O后啊。”师傅笑了,不再开玩笑。“像我朋友这样的人以后肯定会生女儿呢。我们宁波有句方言:心急生囡呢。”我自我解嘲,车上另外两个男人也笑了。
  就这样一路说说笑笑,三个小时以后到了大理下关。下关的风好大,我撩拨了被风吹乱的头发,在下关出口处看到四个帅哥在向我招手,我傻眼了。好在我看到过青青的照相,认出比较瘦小,戴墨镜的那个。“车子小了点,委屈雨姐姐和小弟。”青青一边说着,一边把我们和行李塞进一辆小长安面包车。
  “总算把你们盼来了,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一边等你们,就这样在路边等啊,等啊,等到你们了。”青青的话让我非常不安,他们已等了五六个小时。青青没等我说话,他又继续滔滔不绝道:“这三位都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个子的白脸哥是我们的同行,姓余;开车的这个帅哥刚从浙江平湖回来,打算在家乡定居;我边上的这个帅哥姓杨,因为他家住在杨亮家的东面,所以叫杨亮东。”孩子听了直乐。我从反光镜后面看到青青布满血丝的眼睛闪闪发光…..“前面的这位就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浙江美女作家清明雨。”青青哑着喉咙,但像一个发烫的小火球四处滚动,我猜,哪怕是冰雪做的心也会被他的火热融化。
  就这样,我被五个帅哥幸福地簇拥下,先在大理古城边上一处别致的庭院安排住下。稍事休息后,大伙去酒店对面的陈式海稍鱼古城店吃晚饭。饮食男女,吃饭是头等大事。听广州的大耒说过,大理多美食,他让我点汽锅鸡,遗憾今晚只有鱼。店门古色古香的建筑引起我的注意,这和宾馆一样,是典型的三房一照壁的白族民居,院子里来来往往的金花和葫芦丝音乐,充满白族风情,墙上让人眼花瞭乱的招牌菜和如云的食客,让我口水直流三千尺。我是典型的吃货,要不也不会吃得这样白白胖胖啦。
  约摸二十分钟后,菜上齐了,美味清口的海稍鱼肯定是放在主打位,云南十八怪之一的烤乳扇也上来了,其实就是用牛奶做的奶酪啦,和我单位内蒙古同事赵姐带来过的奶酪味道差不多呢。还有一道叫虫子相会的菜引起我们足够的好奇。原来是竹虫、蚱蜢、水蜻蜓的蛹油炸放在一起的。以前没吃过这玩艺,听说还是高蛋白,血脂偏高的我顾不上了,借着青稞的酒力闭着眼睛吃了一个竹虫,嘿,挺香脆啊!坤开始不想吃,但在几个大哥哥的怂恿下,渐渐大胆地尝了几个虫子。我们都忘记吃包虫子的薄荷叶,听宁波的姐妹说味不错。
  边吃着美食边喝着香醇的青稞酒,男人们唱起了白族的情歌,他们唱了许多,少数民族能歌善舞,早有耳闻,但我的这两个可爱的JC同行唱起原生态的火辣辣的情歌,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他们唱了许多,高个白面的,我直接喊他情歌王子。因为酒过三巡,不太记得他们唱的了,只记得一句:白菜心,青菜心,表哥好良心;白菜苔,青菜苔,表妹好人材…..这首优美的山歌用比兴的手法道出青年男女彼此的爱慕之情,这种表达方式我们在《诗经》里并不陌生。“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情歌王子还给我讲起家乡祥云的来历,他说云南的称呼就来自祥云,传说是玉皇大帝得道升天路过此地,留下祥云朵朵,他还讲了云南驿、罗浮山和茶马古道,给我感觉情歌王子根本不象JC,活脱脱一个历史学者加上多情的歌者。在晚宴上,青青的话明显没有王子多了,我们频频举杯,我费力地记住了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我觉得眼前的四个男人分别代表大理的风花雪月,青青是风,热情急促;王子是花,华丽如锦;司机帅哥是雪,纯真安静,亮东是月,如洱海般深沉。
  一半是清醒,一半是微勳。我们一行人慢慢地往大理古城走,洋人街上酒吧此起彼伏,非常热闹,几颗被酒精撩拨得驿动的心不去酒吧过过门定是不行的。考虑坤还是孩子,就让喝得比较少的司机帅哥把坤送回宾馆休息,当时约摸晚上十点,后来听孩子说大哥哥还请他吃饵丝呢。我记不清那晚喝了多少酒,只记得酒吧里跳动的烛火把每个年青人的脸印得通红,我拍下青青侧面抽烟思考的脸,还有那大红印花桌布上一打风花雪月的啤酒。对,就是这种风花雪月的感觉,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抽烟,可以喝酒,让性别、职业、烦恼、忧愁统统都靠边站,在这样的夜里,可以不想,也可以想,自由万岁!
  我对每个人微笑,对每个人敬酒,和每个人说话,因为我不只是青青的雨姐姐,我是大家的雨姐姐。
  又一次酒后,我们就这样一边唱歌,一边勾肩搭背,感受着各自身体的温度,摇头晃脑地走在大理古城的路上,想必影子也是歪歪斜斜的……对,那是青春的影子,还可以拉得很长很长……
  那天晚上,大家都回酒店后,情歌王子又打了我很多电话,发了我许多短信,让我去楼下走走,我没接……他就住在我隔壁。第二天清晨,我有事找青青,敲门,王子睡眼惺忪地出来,搂了下我,啥都没说,又进去了……我低低地说了声:SORRY。不知他听见否?
  风花雪月,刻骨铭心!没想到来云南的第二天就领略到了…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