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吾爱吾师

发布于2015-01-01 10:23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感恩、知恩、报恩--题记  
       一首写给老师的小诗:
 
  秋恋


  秋将对春的思念堆成落叶
  葬在土壤 促成来年新的生命
  叶将对树的思念化成眼泪
  促成溪流 滋养母亲爱的血脉
  眼泪幻化成南归的大雁
  带走北国的问候与祝福
  洒遍它所经过的每一个角落

  亲爱的你啊
  在这充满感动的季节里
  是否会折一纸飞机
  上面写满心语心愿
        寄给另一边守望同一片天空的她
 
  近些年,教育界不算太平,有媒体恶意的渲染,也有老师的不是,也有学生的不对,这么多的校园事故频发,色情、血腥、暴力,过程之离奇惊悚丝毫不逊色于网络小说。师生关系从未如此紧张过,发人深省的今日,世人不禁要问道,那些个虐待未成年人的老师们师德何在?还是“人类的园丁”,还是人民的公仆么?在我的记忆里,不论在白岭镇希望小学,还是在修水实验二小,以及后来的散原中学,情况不是这样的,那里有值得人尊敬和感恩的好老师。
  我与文学沾边,并且坦诚相待是在17岁,那时候我已经写出生命的第一篇小说《转眼又是一春》。这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情,我由此上道,开始自己的追求和摸索。恕我直言,文学已经成为自身生命的一部分,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饮用水和食物,对于要摄入自己和他人精神世界的作品一定得精挑细选,认真负责。要不,我这医药卫生行业走出来的大学生岂不是辜负了伟大人民群众的期望。
  我的文学冒险之旅不是一帆风顺,一如预料,每一段惊心动魄的冒险之前少不了那些犹如给你重塑一次生命的老师们。
  我要感恩的有四位,一律都是女性,拥有圣洁和带着期望的眼光,我的老师们希望教出来超越她们自身的学生,她们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
  第一位是我的启蒙老师,晏赛花老师。晏老师是教我从“a、b、c、d……”念起的恩师,我对汉字的骨架和血肉印象都来源她的细心教导。老师每天的作业不多,可是要求一笔一划,一点一滴的学到位。现在她的学生都说她是一只“母老虎”,这话有待深究,因为晏老师教我的时候可是善良正直、无私奉献的人民公仆形象。
  我读小学之前不是什么乖乖男,相反,我极度狂野和彪悍。我一年级经常请假不去学校,有时候是因为真的流行感冒,更多是我融入不了班集体的生活。并且,我的第一任班主任嫌弃我,考试成绩稍稍优秀一点就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数落,“一个成天不来上课的学生可以考到九十多分,不是抄袭还有其它的方法吗?”于是我被贴上作弊标签,被人瞧不起,我留级了。是晏老师出现,接过我,给我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我不仅仅每个学期得到一张奖状和许多奖品,而且我的家长从来不用到学校来。
  晏老师对工作绝对勤恳,教我的头两年从来没有请过假。即使后来身体得了重病,一样派出自己亲手栽培的儿子来代课。
  老师的儿子是一个疯狂的人,曾经在黑板上写下150个词语,要求我们造出150个句子,我是为数不多几个可以完成的,但是没有表扬,只有更残酷的练习。
  晏老师请假时候我学习成绩没落下,可是没有她的期间我又被其它老师欺负。记得有一次我大姨娘给我5块钱,要我买点文具和吃的。那天我在学校的小卖部买了笔记本和几根小孩子最爱吃的那种来至于伟人故乡湖南生产出来的辣条,不料这个动作被一位高年级班主任看到了,高高胖胖,带着贵妇人气质的她自然不会把我这样的小家伙放在眼里,她过来盘问:“你怎么可能有钱买零食吃?”
  我说:“我姨娘给我的钱。”
  她接着问:“你哪个姨娘?”
  我说:“屯上。”
  她说:“你在屯上哪里有个姨娘?这钱分明就是你偷来的。”
  我说:“不是!”
  她说:“有什么好争的,钱就是你偷的。”
  于是我哇哇大哭,这位女老师立马闪开。
  后来我向回来上课的晏老师寻求帮助(一个小孩子可以为着自己心目中那个可以给他带来正义公平的老师,会选择那么坚强的隐忍,可想而知这需要多大的信赖。)
  晏老师没有跟我多说:“不要理她啥!”
  我还记得有一次,是得了重症感冒,我不得不选择离开那时候已经留恋上的教室,跟着奶奶在家休养。可是功课没有落下,我特意跑到学校要了家庭作业和漏考的一张试卷。这张试卷有一个令我至今难以忘怀的细节,试卷末尾要求写一段文字描述旁边的一幅漫画,这是生命第一次下笔写东西,我不会。晏老师把自己写的给我仔仔细细的分析一番,我按部就班写下来人生第一个文字段落。晏老师把那张试卷拿回去批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95分,但是不参加班级评比,那5分扣在最后一题的看图写段落。
  不知不觉,启蒙老师家庭出现变故,再次离开我们。那时候,班集体要求凑钱去看望她。跟奶奶说了彼时就给我2块钱,对于一个90后出生农村的小男孩来说数额巨大,我把它交给副班长,副班长退给了我。并且,班干部没有叫上我去看晏老师,那时候,我是正班长,除却晏老师,没有人会愿意给我信任和包容。我在希望小学没有留下好的印象,可我一如既往记得我的启蒙老师,晏老师。现在老师依旧站在三尺讲台,回老家偶尔也会到她家里坐坐,老师依旧记得我。
  第二位姓吴,是我到县城读书的第一个班主任。吴老师长得很漂亮,有个学舞蹈的女儿。可是她的家庭比晏老师更难堪,她带班的时候离婚了,当时班上有很多同学赶过去安慰她,求她重返课堂。
  吴老师依旧教语文,她有一个要求,每个学生每天读一篇文章,要求摘下好词好句和好的段落,并且,星期六和星期天一篇周记,在她带教的一年半,这个习惯横贯始终。我的读书笔记本总是打着大大的红勾,长期获得“A”,或者往上添几面红旗。
  第一学期吴老师颁给了我一张三好学生奖状,这对于当时没有自信的我是一种莫大的激励。记得班上一到安排座位的时候,家长和同班同学就会争先恐后的挤前面。我当时觉得没戏,谁知道被安排到0排,也就是讲台旁边,还有一个哥们,他吃的粉笔灰和口水比较多。那天我跟“建哥”认真的听到所有奖项都被发光,三好学生、学习积极分子、文明学生、优秀班干,最后老师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哦,还有一张,罗马易,三好学生。”我心底彼时盛放开花朵,吴老师的奖状直接递送到我手头,此后我拿过很多的奖状,可是从来没有一张有过这样的分量,它让一个农村转学过来的借读生找到了归属感,我被承认了。
  我说过,没读书前我是一匹野马,读书了偶尔也会发作自己的天性。有一阵子我认识了一个同学,这家伙有点小心机,一双猥琐的眼睛嘻嘻哈哈的跟着我睁开、又闭上了,我不知不觉的被他扯到不良分子队伍,他闯祸,责任我顶,让班主任揪心的是我。奇怪的事情就是他的学习成绩不偏不颇走在前面,而我已经名落孙山。直到事情无法挽回,吴老师把我单独叫到办公室,对我思想教育,她说过一句话,我会铭记一生,“一个好学生变坏是令老师最心痛的事情,就像一柄刀插在我的心窝上。”此后,我痛改前非,成为一个自制力极度强烈的人。
  现在,我翻出来小学的成绩报告单,吴老师的手记历历在目。
  三年级二学期:
  该生在校表现好,为人诚实,学习刻苦,但胆小,性格内向。
  四年级一学期:
  老师一直很赞赏你,觉得你与众不同,前段时间你情绪波动让老师很担心,希望你回到正常的轨道。
  四年级二学期:
  这学期表现不错,而且我发现你特别好学,知识面广,继续努力,向高标准看齐。
  这些东西现在看来字字珠玑,就如至理名言,我未免不会流泪,感叹。吴老师发给我的奖状都在,终究敌不过教师寄语里的一字千金。
  第三位,曹健美老师。曹老师长得高,人也胖,讲笑话的时候眼珠子转的像个玻璃弹珠,肉多多的双颊就会灿烂的像朵花。说我内向安静,胆小如鼠,曹老师有办法,一进班就让我当班长。早自习的带读、班会课的演讲、课堂游戏的惩罚唱歌、集体活动的郊游一律要我上。曹老师对我文章提出的要求让人哭笑不得,先预约好,到了课堂直接点名念,拿什么样的作品出来自己看着办。要是写不出来,她指定一件事,比如扫地时候捡到20块钱,你经过一阵思想纠结,最后选择交给守门的老大爷。就是这样一个过程,要求写的比真的还真。
  曹老师偏心于我是人尽皆知的,数学老师偏心“龚哥”和“奇强”也是不必解释的。数学老师姓杨,名大珍,在我读书时候已是高龄,子女不在身边,时常一个人带着小孙子来学校上课,拜托同办公室老师帮忙照看。杨老师上课讲究严谨,这和曹老师要求幽默诙谐不一样。杨老师上课不允许台下有人多嘴,“蜘蛛”当年数学不比“龚哥”和“奇强”差,只是爱在数学课出风头,惹得杨老师极度反感。一次由他带头的起哄,杨老师当场罢课,是我出面下保证书才请回恩师的。
  说回曹老师,曹老师没有正面挑过我的刺,背地里却告诉我的兄弟们,“这孩子缺点就是脾气犟,像头牛。”
  一语中的。
  爸爸常常跟我说,“有两个老师把你当亲生儿子看,一个曹老师,一个占梅花老师。尤其是占老师,她把你看得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重。”
  占老师,我初中班主任,一个让我有惧意的人。“大饼”这样给我描述:“我读了这么久的书,从来没有怕过一个老师,只有占老师,看到背影我就怕。”这句话有待考证,因为那时候“大饼”追了女朋友,怕被占老师知道。
  占老师对文章没有要求,就是要你放开了性子去写,随便你写出来多么怪异的风格,只要看着过得去,她一定会在讲解作文的时候提出来读一读。当时文风老辣独到的“阿佳”和以委婉细腻见长的“蚊子”是班上语文方面的双子星座。我属于一匹黑马,蹦出来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考试分数,或者一篇艳惊四座的文章。占老师对于肯在课外书方面下功夫的学生极为赞赏,我读名著她都是点名表扬的。当然,我看韩寒、郭敬明,心理出现逆反和变异的时候她毫不知情,我后来叛逆不能怪她。
  生活上,不知道老师对我有没有了解,按照大家伙的口耳相传,应该就是一个吃过许多苦出身的穷小子。这没什么,我姑父常跟我说:“这是你一生的财富。”“美德”也常常开导我:“也许这些东西会让你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占老师和我面对面的交流少,跟我父母倒是多些,记得爸爸跟我说过,我到高中部以后老师都是恋恋不舍的。这些我听着很受触动,不过,中考结束后老师要求我到她家里走过一趟,跟我说过一段话:“不要以为今后的路会一帆风顺,以后还会有大风大浪,世界上没有一条平坦的道路。你学习品性好,老师不担心你的学习,这个比较放心。”
  老师始终是了解我的,的确,我对读书的热情自始至终的未曾熄灭。只是谁也想不到三年后,我会被自己的同学逼得走投无路,临近高考一个月离开学校,一场大病,一切毁于一旦。我没有考取什么本科、重点大学,不知道我的四位恩师会不会因为这些而怪罪我。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吾爱吾师,感恩于胸怀,没齿难忘。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