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薄雾壁

发布于2015-01-03 12:33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踏踏实实求知,堂堂正正做人--题记
 
  【1】

  物理课上,带教老师无意间说过一句话,“人的生活就是在地面上上下下,”当时我内心涌现出来波澜,一种共鸣感。
  抬头看窗外,学校的鸽群在蓝天白云下自由自在的翱翔,此刻,我多么渴望自己就是其中惬意和欢乐的一只。也是这一个瞬间,我的青春将会投掷在题海战术里面,苦苦挣扎。我的日程就是一天天的起床、上课,吃饭、午觉、上课、吃饭、晚自习、做作业、睡觉……
  篮球、电脑离自己实际比较远,白岩松说的不一定对,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平淡中度过的,最起码高中时光的大部分时间我是不开心的。
  那会我没有住寝室,家在学校旁边,我透过书房的窗子可以看到菜园子,一排一排,一列一列,绿意葱葱,欣欣向荣。在这片黄泥地生活的居民,看起来就是陶渊明的田园生活,淡淡地自然。我偶尔关注窗台的一个片段,会想象自己是一株茶树或者一只白鸽。
  可事实上,我更渴望自己是一眼泉水,稍微带着点甜甜的感觉。无论是什么样的岩石层都可以穿透,无论什么样的春天都可以嗅到绿草的芳香,自然,阳光是上天爱抚水流的手掌。当气候变得酷热难耐的时候,我化身成一股蒸汽,漂流到天空,像白鸽一样自由飞翔,我可以用翅膀触碰云朵,究竟它们是如何的柔软?我想看看天究竟有多蓝?
  物理老师的无意一句之后,我又开始幻想自己如果有前世会是什么样子,不可能是独角兽,奶奶说像头羊,我觉得差不多。羊有纯白的毛发,充满灵性的眼瞳,一个短小可爱的尾巴,还有温驯的性格,儒雅。每天的事情就是在草地啃啃青草,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但,羊会因为被主人售卖而提心吊胆,怕是一个心灵的漂泊者。因为猪就不一样,那是生之光荣,死之伟大。
  我看到过刘墉写的一句话,“漂泊,是被爱注定了的。”很对,爷爷活着的时候,我会为了回“白岭”让他开心,努力用功,博得一张奖状。现在,想想,为了爸爸妈妈退下来,为了家庭和睦,我即使百般不愿看教科书,也得咬牙切齿的扛着。实事求是,我的心灵没有真正寄放在高中的学校,而是诸多迷失自我同学中的一个漂泊者。
  零八年我和弟弟有了新家,父母的杰作。房子做的宽敞,明亮,相较于原本居无定所,搬来搬去的租房子经历,人的身体总算可以在这个空间里安顿下来。脱离了大屋檐下那种吵吵闹闹的群居环境,新家显得格外安静,我彻底告别了一个野孩子的时光,每天的视野只限于窗外的菜地、茶园,一些小朋友在踢毽子,几个同龄人短暂打一会羽毛球,自己想认识的女孩子一次次在楼下来来回回。
        同班同学对我的看法就是郁郁寡欢,说是该不会想做一个欢乐带给大家,泪水洒在心底小屋里的伟大艺术家。这下我要引述托尔斯泰,期待爱一切人,被一切人爱。学了儒家思想皮毛的我可以深刻理会托翁的博爱情怀,可是我只想做一个站在水平线上,有人对我微笑就行了的少年,重复着在地面上上下下的生活。
 
  【2】
  余秋雨说过:“其实,人生最好的导师就是你自己。”可在小学、初中的日子里,我人生最好的导师就是鲁迅先生。
  首先要来一笔,先生的作品我拜读过许多,也在课堂认真学习到,也有背诵的情形,比如《从百草堂到三味书屋》的一段景致描写,《少年闰土》中开篇的一段,还有散文诗《雪》之类的不胜枚举。先生经典多,写的也是博大精深,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以及哲学思想、美学内蕴、批判精神熔于一炉,所以要我对鲁迅先生的作品给出评价和意见,晚生实在没有这个能耐,我所能切身体会,咿咿呀呀来点的就只有先生的崇高人格和大无畏的民族精神。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一种撼动我灵魂的力量,文字背后究竟是一个怎样遗世独立,心系天下的大豪杰、大英雄!然而这样一个才高八斗,倔强不屈的生命又是怎样的博爱苍生,把黎民百姓的安危背在自己的身上。这种人格魅力使人荡气回肠,先生无愧于一个中华民族的魂魄,一根脊梁骨。
  我想引述一篇当代诗人臧克家写的诗歌《有的人》结束文章: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么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
  等着地下的火燃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倒;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在石头上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
  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3】
  三月刚刚落下帷幕,那些日子尽是绵绵烟雨,整个校园沉浸在一片白茫茫的雾色内。同学们撑了把雨伞在道路来来回回,匆忙而迟钝,迟钝是由我的眼睛出发,而匆忙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节奏。
  那个时候我的眼睛开始变得专注,看着楼对面的一带树林,它们挺拔,郁郁葱葱,新雨过后显露出翡翠般的色泽。置身在这迷茫的雾色里,依稀看以看到几棵肥大的树木,如果我活的如同它们,生活该有多么美好。
  上星期,学校发生一起“学生殉情自杀事件”,死去男孩子的生命就如眼前飘渺迷离的雾色,转瞬即逝,余下无尽的痛楚留给双亲消化。顺带一提,男孩子是“白岭”人,属于我的老乡。
  按小道消息里的“官方意见”,这位学生在班主任及科任老师的职业道路已经抹下一道浓墨重彩的阴影。我相信,德高望重的老师们心底的遗憾是有的,可这也是短暂的,时间会冲淡一切。校方派出“教师团”在老乡灵柩前坐了一个夜晚表示歉疚,然后发给一些所谓“保险赔偿金”,事情宣告收场。
  在校绝大部分师生毫不知情,我是因为带教的老师负责处理过这件事,加上通过死去老乡的铁哥们知道一点实情。这位男孩子在跳水自杀前,有一个通宵在网吧。学校有规定班主任每晚要按时查寝,当晚他的班主任也去了宿舍,没有看到人只是象征性的问一问,表表态,没有真的去找。第二天,这位男生回来上课,睡了一个上午,这在纪律严明的高中时代绝对的反常,带教老师问什么情况,他推托说身体不舒服,然后下午又溜出学校,一走就是两天,渺无音讯,直到东窗事发,警察局来学校调查,然后请出渔民打捞,一具臃肿的浮尸出现在众人面前。
  跳水前的具体细节是我由科任老师转述的,来至于身为当事人的女方。女方说男孩子打来电话约她出去玩,约会地点选在“东门浮桥”。约会过程经过一番你拉我推的太极拳式交涉,女方说:“你爱我吗?你爱我就跳到水里去给我证明。”可以想象,之前我的老乡为了心仪的女生耗费过多少心血,这一次他的做法直截了当,径直往“修河”跳,直至溺水身亡。再进一步想象,这对于在场的女孩子该是一个多么残忍可怕的画面,也许将来她可以摆脱心底的歉疚组建自己的家庭,可是夜深人静时候,那层刻骨铭心的伤痛再所难免的会折腾着她,此生不休。
  故事就是这样。就个人观点来说,一个男孩子居然知道自己不会游泳还要逞强,要不是把伟大的爱情想得过于浪漫,那就是傻到一个极点。要想想,17的年华,天涯何处无芳草,一个月看到一个妹子都有得你这辈子数的。言归正传,活着,就是最大的获取,这比什么都重要。据法医的检查,老乡在跳水之前先把衣服脱掉,遗体内并无过多积水,这说明他在水中有过激烈的挣扎,当时来至内心的恐惧和外在的茫然失措把他宝贵的生命掩埋在三月的河水里,一去不复返。老乡的做法纯属于冲动!一时的冲动而已!
  我要提到我的大学,一个机电系男同学看上中文系的女同学,然后展开疯狂的追求,同样的被坐冷板凳,男同胞不屈不饶,死皮赖脸的认定这位女生,结果女孩子给出这样一句话:“你再要骚扰,我就告诉我弟弟,他也在中文系。”这哥们猴急了,真就做出来骚扰的举动。也就是那晚,他一个人跑到校外的网吧上网,女孩子的弟弟带了一伙人去宿舍找他,没找到,要求室友拨通电话找他回来,男孩子真就回来,结果校门口短兵相接,一把匕首直接插在男孩子的心脏,一命呜呼。这也是所谓的情杀事件吧!我不想聊过于血腥暴力的画面,我就说我的高一,班上一个男孩子品位比较特殊,他追的是高一个年级的学姐,结果追到了,事情一度让班上的孤男寡女们羡慕不已。
  记得那年元旦晚会,这家伙把女朋友从高二教室背过来,然后班上同学配合着放礼花,搞得跟结婚的排场一样。小两口还甜蜜蜜的对唱《小酒窝》,当着众人的面接吻。后来,女方劈腿,保守估计是姐弟恋玩够了。我们班上这哥们的读书生涯硬生生给气废了。
  事情回到我老乡,他的这种行为极端自私,他没有想到爱他的亲朋好友失去挚爱后的感受和伤痛。要知道几个同学因为他的事情选择转学,不愿多留伤心之地。如果说人的灵魂到了天国就会变得无忧无虑,那么他看到下面活着的人逍遥的起来吗?知道什么是禁果吗?就是片刻的甜味之后伴随而来的就是不尽的苦涩。我要送给逝者和活着的痴男怨女们一首诗:

  情窦初开的少年啊!
  你小小的心灵就如气泡般易碎,
  为何要用飞蛾扑火的情怀去拥吻那炽热的焰心。
  春天带走的梦是秋天留下的伤,
  果实成熟在秋为何花要选择在春凋零?
  我们既然在春天就不要去做秋天的事。

  犹记得那晚我的头晕晕乎乎,有些轻度疼痛。神经在不知不觉中被紧紧地绷住,因为我确实很难过,不愿意有生命过早的离去。我会想起我视野中的那片小树林,它们告诉我生命就是为了一缕阳光和一丝甘露而永不言弃。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