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困境

发布于2015-01-06 10:10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鲁迅《纪念刘和珍君》 
  由直面现实的那一刻起,我感觉自己是命运之神手中的傀儡,无助而又悲哀的囚困在十八岁的困境里。我没有感官上的知觉,任凭学习成绩好与差,答题卡一发下来,冷冷的瞄几眼,然后揉成一团,径直往垃圾桶里扔。时间越长,废纸堆积的就会越厚,以至于某天开始怀疑起来自己还是一个学生吗?前些天我在整理书柜时候无意间找到大把奖状和证书,仔细翻阅发现这些记录我往昔的页片,眼睛不由得湿润起来,我曾经是那么的执着于这些荣耀!
  这沉闷到令人窒息的高中磨光了我所有的棱角,心疲惫了,想歇歇。可时光却无情地拖着我往前跑,让我一直在无畏的消耗精力和时间。我想象不到自己的青春还经受的了这样的挥霍多久,我更想象不到自己还经受得了这样的挥霍多久?还记得上次校运动会,我猪鼻子插葱,报了3000米长跑,接着便是七天多的训练,跑到浑身被汗湿透,吸气呛到喉咙肺痛我才肯放手,然后到教室忍受着双腿带来的麻痛,直到某一刻它变得僵硬如刚,微微一动便要四分五裂。唯有这样浓烈的感觉才可以令我的心舒服一点,因为痛可以证明我是有感觉的活着的。比赛那天,时间做出调整,刚进校门就被告知要参加预决赛,没办法,只有拖着午间未曾休息的身体,浑浑噩噩,硬着头皮跑了三圈,然后大腿抽筋到半途放弃了。那会我很自责,因为沿途班上的同学不停给我加油打气,他们希望身小力亏的我可以有那么一个瞬间,在运动场上像一个超一流的运动员,带来体魄的强健之美。遗憾的是,我依然无法冲破自己的底线,依然是那么弱不禁风,想到这里,头脑一阵眩晕,趴在运动场上呕吐。
  渐渐地,我学会了安静。既然胡闹填平不了心灵的空洞,那静寂总会赐我一份安稳。我学着一个人在校园里游荡,去长廊看黄庭坚的书法,去学校后山看枫叶。直到深秋,山脚下袭来了寒意,刺激着肌肤令它得到了感觉。抬头看看天,十分辽阔,在那里藏着我要的自由和更高更远的天空。一阵阵风过,枫叶沙沙而下,散满了一地,在它们的轮回里藏着我期望的解脱。也许,只有我这样的家伙了解得到生命的世事无常,它的悲哀无奈,也只有这样的沉静的大自然可以给我想要的回答。
  昨天晚上,奶奶笑着给我大把的香蕉,说是一位老乡托人送来感谢她的。奶奶告诉我说:“有位屋里人(修水话在普通话里的谐音,意指家乡人),他的爷老子(修水话在普通话里的谐音,意指老爷子)一直都是在大山里种田的。前段时间死了老婆,再加上自己早年的风湿病复发,生活上没有照应,作孽的要死。这个屋里人喔,几个女儿生下来的时候因为家里穷没有办法养活,就全部过继给别人了,现在也都失去了联系。唯一的儿子,就是这个托人送香蕉给你吃的表叔,一个人在城里做小工,一天到晚愁着不知道如何安排老父亲。这个事被我知道了,就要你爹安排老人家到酒店烧柴火。这份工作安排的还是比较可以的,包吃包住,每天只要烧两个钟头的火,喂一喂三只狼狗,底薪800!你爹还特意骑车送老人家去酒店上班的,嘱托好熟人要多照顾。哈哈,你表叔为了答谢我,送了这么多香蕉和一大袋米粉,今天下午还过来骑车带我在县城里游玩了一圈。”奶奶还说,过些天那位老爷子还要亲自登门来感谢。
  听过这个故事,我轻松地笑了笑,这让我感觉身体温暖了些。也许只有那些质朴纯真的人情在冰冷残酷的现实会让我的心好一点,以至于对面前的路不至于那么的绝望。
  静静的等待着吧!你这令人鄙夷的困境,等待着我沉默中的爆发吧!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