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山水之游

发布于2015-01-08 09:59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告别雾城

  终于要离开了,十九年来未曾离修水一步,我一度以为满世界只有修水这样一个巴掌大小。这座半山半岛的古城就如一位沉默寡言但又无微不至呵护子女长大的老人。
  二零零八年祖父去世,除夕那晚满城雪花,寒风袭卷古城每一角,一种道不出的时空流逝感。那一晚,仍有满城烟花,缤纷炫丽,但美丽的烟花在我心中却是瞬间泠却的。祖父的突然离去在那年让我感觉修水很凉,它应该是被雾气裹住的,叫雾城。
  零八年九月到一一年七月份是读高中,学校建在山脚下,印象中,学校就是一间装满水气的大笼子,思想囚禁在那里,情感迷失在那里,同学之间,师生之间永远隔有一层雾,我管它叫麻木不仁,势利做作,落笔于文章我把其唤作“薄雾壁”。
  有大雪纷飞的曰子,同学叫我去“凤凰山”看雪,我没去,之后看了他拍的相片便追悔莫及,那样一个曼妙动人、摇曳生姿的素白天地,积雪在阶梯和树木之上包裹着厚厚的一层棉絮,我却与之失之交臂;桃花灿烂的曰子,有同学叫我去“东岭”赏花,看那鬼斧神工的自然溶洞,那些个形态各异的怪石头。我又没去,看了相片发觉又是一个多么阿娜多姿、美艳纯净的世界,错失了一次心灵放飞之旅。再后来,我又错过了一只脚横跨湖南、湖北和江西三省的“黄龙山”,怀抱婴儿巨石下新修水库的“抱子石”,只有在今年夏天,去了供奉道教神灵的“东岳殿”,圆了幼时的一个心愿。
  现在一一年,我已经是成人,在雾城,我留下了许多遗憾,失去的不只是内心迷醉的山和水,还有些人事帐,但都该放开了,我要离开这了,踏上新的人生路,张开双臂,拥抱生活。
雾城,你的儿子永远惦念您,赞美您,就像爱祖父样的爱着您。
 
  宜春初印象

  二零一一年九月份,告别“雾城”,来到“月亮之都”。
  我开始在宜春的学习和生活。
  宜春的初印象,随汽车缓慢行驶,夹杂着满城雾色和人体汗臭扑鼻而来。这种嗅觉在修城也有,因为两座城池经济不甚发达,这是属于社会底层劳动者特有的气味。
  与修水比,宜春不同的有街道很拥挤,堵塞的人行道和车道紧密相连,购物广场和小商品店还有银行零零碎碎的坐落于高楼大厦和老旧房屋之间。
  修水适合人养老,而宜春市的节奏却快速一些,人们在拥挤的餐厅,写字楼和公寓间来来往往。
  再往前走,行道树瘦弱的骨架立在人行道,令人很是怜惜。桥旁“秀江”和“修河”一样都是长江的水流,夹带着水生植物,幽幽回回。有老人家扔下鱼竿垂钓,可“秀江”倒是更宽阔,更架势。
  离了市中心,宜春的建筑便小巧玲珑起来。小桥屋檐,一种典型的江南屋舍美。园林里种着梧桐树,已经十分强壮了,枝繁叶茂,一条小小的水泥路穿梭在园林,旁边有蔬菜地。
宜春给人的初印象是一种新旧时代的切合点,她有古风也具现代感,一座正在蜕变的都市。
 
  游宜春

  游宜春,我坐在公交上,目光穿行在拥堵的街道与人群中,满眼新旧建筑交错坐落。车里更挤,摩肩擦踵,摇摇晃晃着上路。
  城区我不喜欢,我爱郊区。
  宜春郊区树多,一条小道过去,两排树木秀气逼人。但树过多了,加之虫鸣鸟叫少了,愈发的清幽。所以森林中最多的莫属道观与禅寺。我信仰儒家的中庸之道,爱道也爱佛,道教清静无为令人阔达,而见性成佛令人崇高。道供奉三清大帝,有香火有贡品,但没释迦牟尼信徒那么多,可这恰恰是两者的区别,超然出世与浮沉中求解脱。
  佛更适宜芸芸大众。
  宜春郊区的踪迹里有韩愈,这令我很开心。昌黎河、昌黎阁坐落在郊区的森林当中与塔楼寺院相称,显现出高雅的文人气息。将“文人”倒过来,宜春“人文”气息不错。
  这里有竹文化节,有竹林;
  这里有月亮文化节,有明月山。
  这里更传达出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声韵,缺乏的是与现代化的完美接轨。规划不当而产生拥堵,城郊相替而不符合时尚都市固有的冷漠和高贵气质。这也是这座城市拥有流畅的血液运输般活力的瓶颈。
  不论郊区、城区,宜春雨多。雨水从四面八方涌向街道,吓了行人,慌了摊主。恰雨节奏,停停当当,当当停停,然后城市洗刷了一遍,明日阳光照射,新意勃发。
祝福这座城市像它的名字一样美。
 
  明月山

  明月山,我的印象便是雾,充满迷幻色彩,恍若仙境。
  走在青云栈道,俯身下望,秀气的丛林在白茫茫的雾海中时隐时现。偶尔,可见沙洲、溪流。时至金秋,干涸了,便显出更雅致的白。高耸的石壁上长着迎客松,傲然挺立悬崖,骨劲非凡。栈道深处,雾色弥散全身,像在云端,飘飘欲仙。
  栈道是儒气的雾,而山道便是道气的雾。原因在于这里有水色,静静流淌的窈窕淑女,劲力直泻的大鹏展翅,还有飞泻奔腾的千军万马。小溪、瀑布在陡的山道间流逝着,撞击青岩,发出铿锵的声响,响亮山谷,意境呼之欲出。山道上雾重,地板湿气也重,令人身体发凉,这水的妙处跟听《高山流水》那是异曲同工啊!那悠远深长的旋律,的确给山谷增色不少。
  增色,最妙的是传说,传说像雾,神秘、令人心驰神往。明月山是嫦娥奔月的地点。信与否,不需探讨,只要闭目想想:美丽的嫦娥在白花花的雾色中,一袭雅白的装饰,带着玉兔,飞往空中的明月。多美啊!
  于是关于月,我们更可想起色彩斑斓的星月洞、温文尔雅的月亮湖、憨态可掬的月下老人、轻巧灵动的玉兔守月……在山雾包裹下,石洞色彩炫目,石壁造型生动,湖面山色静逸。
  山色中有风一动,雾起来了,生灵便也热闹起来了。
  游鱼在水中,自由嬉戏;
  飞鸟在森林,畅快飞翔。
  难怪毛主席有云:“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名山少不了名寺,这里有仰山寺,妙音寺,佛家在此栖身,檀香寺钟令明月山的文化含量更进一成。对此,不得不感叹中国的道士僧人会选地方,最美的都被他们占据了。游山玩水自然少不了文人,最美的景也得有最钟情山水的文人们才可细细描摹的到。于是,韩愈来了,“莫以宜春远,江山多胜游。”
而我以为宜春最盛游的是明月山,明月山最盛览的还是那亦真亦幻的雾色。
 
  乡村路

  无聊的时候,书没兴趣看,觉也懒得睡,便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戴上耳机,听着乡村音乐与怀旧金曲,走在田径上。旁边有白菜园绿油油、鱼池塘清幽幽,远处有江南流水,小桥屋檐。路过屋檐,走过小桥,发现有几匹棕色马匹在河边啃草。冬天的小河水面清晰如镜,摇摇晃晃的水草碧的惹人喜爱。
  乡村路上柚子金黄色,十分靓眼。接着便到一树林,红灿灿的叶已光秃,散了一地。一个人走的时候,脚底枝叶窸窸窣窣,离自然最近,可以静听叶、水、风的物语,但也要饱受远离人群带来的孤独。
  不知在乡村路上走了多久,竟到了“化乘寺”,重游一遍。朱彩重漆,金身佛像,画壁禅意,香客云流。在我印象中最深的是地臧王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确,佛爱众生,佛怜众生,普度众生。可我心中救赎你的只有你自己,佛只是一位精神导师。
  不知不觉中,手机因为没电而关机,耳朵因为没有音乐,心灵却变得平静起来。我敬重佛这位导师,慈悲为怀,无量智慧,无量生命,无量光明。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