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我是谁?

发布于2015-01-16 20:16   浏览次   作者:六月
认识他,是从相传是他的诗作开始——《见与不见》:“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信徒》:“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这些美得让人心醉的语言,深情而又充满了佛家的气息,它从300年前的西藏而来,出自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之手。活佛,居然能写出这么动人心扉饱含情感的诗篇,神秘得令人向往。
终于有一天,读了《仓央嘉措诗传》,才知道,原来这二首诗竟然不是他的;才知道,贵为西藏政教领袖,竟是这样身世坎坷,一生飘零;才知道,作为诗人的仓央嘉措,一直被世人误解;才知道,高僧大德的胸怀和气度,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
因着不是他的诗作引路,我仔细地阅读了比较能确定的70余首仓央嘉措的诗歌和一部份广为流传的情歌,但并不想做评价或感叹,因为,对藏传佛教,甚至于诗歌,只是喜欢,远不能拿来说事,我只想从诗歌和历史中去认识他,这是一个怎样的活佛?
但这确乎是徒劳的事,正史里的仓央嘉措,记载太少,而他的诗歌,却又在民间流传太广,以致于人们竟把当代歌手朱哲琴的《信徒》和扎西拉姆·多多写于2007年的《见与不见》当作是仓央嘉措的诗,既然当代就可以张冠李戴,那么300多年前在正史和野史里不那么相同的同一个人,尊贵的政教领袖、流浪的诗人,天与地般的巨大落差,留给人们的迷雾就更多了,因此,会有那么多以讹传讹的诗作,因着深情,因着美丽,因着热爱,人们一厢情愿地把它归到了仓央嘉措的名下。
其实再想像也没有用,因为所有分析或想像、研究都不过是后人的附会,你无法穿越300年的时空,回到当时的此情此景,即便穿越了,你不是佛教徒,不是转世灵童,不是达赖喇嘛,也没有仓央嘉措那样的情怀,你何以能感同身受,做出这样或那样的结论?所有的以为,不过是以为而已。历史往往会选择性地记忆,它有时会自动过滤掉一部份的真实,按照它的喜好,把另一小部份放大,作为标志矗立在那里,况且历史的真相,有时既不在正史里,也不在野史里,而是永远地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
也许有必要回忆一下当时的那段历史公案。
1862年,五世达赖喇嘛在刚刚建好的布达拉宫圆寂,因为当时的西藏的政治局势复杂,第巴(执政者)密不发丧,隐瞒了广大僧侣和当时清朝的康熙帝竟达15年之久。在保密的时同也开始了秘密查访转世灵童。1863年,藏南门隅的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诞生了一个男婴,随后出现了许多瑞兆,经反复地秘密查证,这个男婴被奉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并迅速被转移到一个秘密地方接受严格的佛法教育,取名为仓央嘉措,连其父母都不得靠近。1696年,康熙帝在平定准葛尔叛乱时得知五世达赖已去世多年,大发雷霆,当时西藏的第巴一面承认错误,解释当时的情况并将转世灵童进行了汇报,很快,朝庭进行了册封,1697年,15岁的仓央嘉措正式坐床,成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第六世达赖喇嘛。随后几年,西藏的政局动荡,政治矛盾到了极其尖锐的地步,1702年,仓央嘉措拒不接受比丘戒。1705年,在政治斗争中,当时执政第巴被处死,拉藏汗当政,仓央嘉措受到牵连。1706年,在格鲁派僧侣们和广大藏民们的一片反对声中,仓央嘉措以“假达赖”的罪名被押送京城,途中至青海湖时,一说病死,一说自行遁走,反正当时的康熙帝以及和西藏的执政者都不想去搞清楚,仓央措嘉以他的“消失”,换来了各方势力的相对平衡时期,为最终清朝政府解决西北部和西藏的问题赢得了时间。据“自行遁走派”说,仓央嘉措后来隐姓埋名游历了很多地方,吃尽苦头,弘扬佛法,于1745年在阿拉善圆寂。
所以,即便是六世达赖又如何,照样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早逝也好隐姓埋名也好,历史在这时要求他出局,仓央嘉措平静地接受了这悲剧性的命运,如果当时他反抗,也是可以的,那么历史将会改写,以藏民们对上师无条件的遵从,西藏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但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在他消失十几年后,西藏终于迎来了他想要的政治格局与和平。
相对于仓央嘉措的政治身份,他的另一个诗人身份却在民间广为流传,布达拉宫时期,仓央嘉措进行了诗歌创作,他的诗歌作品不多,但是他的创作实践改变了西藏诗歌的文风,其诗平易近人,类似于民歌,将矫情的阳春白雪放归到朴素自然,所以,会有那么多后世的诗歌步他的后尘,以讹传讹。
有些事情并不重要,重要是的历史赋予你什么,历史想要你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就得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许这就是无法抗拒的命运使然。但有些事情很重要,对于自己个人而言。我是谁?
但我想仓央嘉措决不是只爱金石的宋微宗,也不是醉心词曲的李后主,他有他的政治理想,可惜当时没有能实现,他的拒不接受比丘戒和他的诗歌,最后竟成为他是“假达赖”的罪证。但是藏民们怀念他,他们内心最为亲近的的达赖,就是这位在布达拉宫没有灵塔的六世达赖喇嘛,清朝政府最后也还给了他公道,把他的转世灵童奉为七世达赖。藏传佛教的高僧们也曾作过评语:六世达赖喇嘛的世间法让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广大的精神世界,他的诗歌和歌曲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他用最真诚的慈悲让俗人感到了佛法并不是高不可及,他的特立独行让我们领受到了真正的教义。
“我从莫须有的罪名起步
行色简单
心术复杂
前程被充满杀机的预言一误再误
唯有刻在骨头上的经文
为我推脱前事”
我是谁?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任由世人评说,
但是那些为历史的发展做出贡献的人们,后来者将永远怀念他们!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