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金戈铁马辛弃疾

发布于2015-02-03 13:29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朗月的夜,看得见柔和的光色扯散在大地,像一些零碎的镜片。那里,沉淀着我们的身影,有些含糊,浸在月光里,醉了酒样,回头一看,他们是那么执拗的同我们消耗在漫漫长夜,寂寞、孤独的像一匹匹狼。同样,我们见过日光里雄赳赳气昂昂的身影于金戈铁马中英雄了得,他们是最奇妙的,犹如命运的宠幸者,注定要在历史沉淀下印迹。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辛弃疾,用他气象万千,情韵灵动,风度翩翩,性灵勃发的文字跨越古今,深深打动着我。淳熙元年秋,词人领兵抗金十二年,可怜了造化弄人,一身的凌云之志被污秽不堪的世道折磨得心力交瘁。《美芹十论》,辛弃疾满腔热血,分析敌我形势,提出富国强兵具体规划。于国于民的忠肝义胆,却被南宋政府一句“讲和方定,议不好”为由而搁置一旁。骏马常扶痴汉走,巧女常伴愚夫眠。有谁明了出生将门之后的辛弃疾自小就被祖父辛赞灌输予恢复中原之毕生所求?而辛弃疾为着这一追求而献身出来一生的实践。他是少年豪杰,想当年,投靠地方起义军领袖耿京,辛弃疾交友不慎拉来投机分子和尚义端。和尚义端在军队打仗失利时候偷走大印,耿京得知要军法处决辛弃疾。生死关头,辛弃疾立下军令状,单骑一人,堵在通往金兵军队的过道,横刀立马,擒拿和尚义端归营。如此天纵奇才,却也弄得落日楼头,一声断鸿鸣叫,拔剑四顾,不住叹息,拍击栏杆,无人会意。这样铮铮铁骨的顶天立地文人有谁可与之齐肩?
  
  月光,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有李白,光这名字就已经令人飘飘欲仙了。李白爱酒,更令画面溢出了镜面。他是个悲剧,生于大唐盛世,视若珍珠,却是酒入豪肠,天子呼来不上船。但苏轼不同,却又大抵相同。清风明月,渔樵江渚,游历赤壁留下三首绝唱,将自己超凡脱俗成为一位仙家。一蓑烟雨任平生,远离纷争,倒也落得个逍遥自在。他们不同于辛弃疾,他们是黄老的托生,是独与天地之精神往来的谪仙。
  我想起另一个身影,司马迁,用的是明智和理性,没有口诛笔伐武帝,反而赞扬武帝是五百年难得的明君圣主。辛弃疾奔驰在马革裹尸,血肉横飞的疆场,和着司马迁一样带着一生的守望和理想,含恨隐忍。司马迁遭受宫刑写《史记》,欲藏之于名山,传之于后世。这就是文人的眼泪,流在苍生沃土之上,他们要治国平天下,他们用笔杆子做刀枪,文以明道,文以经国。
  剑藏在月色中,让月光来消磨,才是千百年后我们所吟唱的传奇。
  
  时间的残忍不是把辛弃疾拒绝在沙场外,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调度贬谪。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辛弃疾是有欲望的人,他要一统江山,收复中原。但现实却让他在得与失之间苦苦轮回。孝宗淳熙大年,已经隐居二十余年的辛弃疾两度被启用,但后来都被罢免。宁宗嘉三年又被起用,结果又不长久。当年辛弃疾南渡归宋,统治者对其心存戒备。可当初,张安国叛离南朝,辛弃疾率领五十部下,于五万兵马的金人营帐生擒叛徒,来去自如。英雄孤胆,绝不逊色于项羽当年突围刘邦。一样的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一样的天昏地暗,刀光剑影;一样令敌手闻风丧胆,让天地为之动容。辛弃疾曾经断过预言:“仇虏六十年必亡,虏亡则中国之忧患为大。”金国将在六十年后灭亡,而金灭亡蒙古的兴起是为威胁。如此经天纬地才华,旋乾转坤的经纶却被覆灭于生不逢时的悲镜,令人发指的朝堂,未尝不令人扼腕叹息。
  
     破阵子·为孙同甫赋壮语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词作写于辛弃疾免官闲居江西带湖时候,山明水秀的水墨江南不知道抚平过多少文人骚客内心的创伤。可就不平则鸣,文从字顺的角度出发,辛弃疾收复山河之心,那是永不磨灭,此生换休。
  酒逢知己千杯少。辛弃疾这会跟情投意合的陈亮文韬武略,慷慨悲歌,互抒胸臆。如此坚忍不拔的词人是谁会想到他对国家存二心?他会是贪官污吏?会给统治集团利益捅上洞窟?真正可憎可耻的是那些投机倒把者,自私自利,一些躲在历史阴沟里的小人。
  韩侂胄站在辛弃疾的对立面,带着小人固有的色彩,竟然高举大旗领兵北伐,思想上准备充分至极,而行动策略毫无头绪可言,又不愿意听取辛弃疾的建树。到了战场,西路军发生叛乱,东路军发生叛乱,仗,怎么打?大势已去,心灰意冷的辛弃疾却依旧正言不讳如初,一如战前也是这个姿态。又被罢官,山水之间追忆孙权这样的历史弄潮好手。生平志向,满怀抱负,何以实现?唯有千古文章,记录下那深切的呐喊,一生的彷徨。
  文如其人,词中之龙,人中之龙啊!
  
  我认识的辛弃疾不止于此,赵汝愚和韩侂胄因为政治斗争,牵连到南朝道学领袖人物朱熹,作为被排斥的一员,朱熹死后明令禁止生前的弟子后生前往拜祭。腥风血雨的时刻,就在朱熹下葬的那一天,与之亦师亦友关系的辛弃疾来到坟墓前,亲自献上手中祭文。道德与正义的完美一体,辛弃疾。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最大的向往是帝王师,成为朱熹和姜子牙这样的人物,教导皇帝治理天下的导师。而此刻拜祭在朱熹坟前的辛弃疾却给我别样的色彩。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辛弃疾的生命似乎被宿命永远凝固在郁孤台下,看着东逝的流水,葱郁的树木,耳边一声鹧鸪鸣叫,他的荣辱沉浮,起承转合,光荣与梦想,落寞与悲伤,一口气全部吞并在文章里。叹生命潦草,叹功业未竟。可就仅此两声叹息,就足撼动整个南宋王朝和千百年后透过词作,与其心交接的我们。
英雄迟暮,慷慨悲歌,辛弃疾。
 
  日光永远初升在东方,凭借着光和热,千秋万世。毛泽东就是这样的人。
  他的手,可以支撑天地,翻云覆雨,我们习惯称之为乾坤大手。
  就书法,那是一种赏心悦目,令人肃然起敬的英雄手笔;就词作,那是一种令人心胸澎湃的豪情万丈。
  他不需要月光,因为他是自己的日光。
  他走完了千古文人未曾完成的道路,包括辛弃疾的路。敢叫日月换新篇。
  
  渐渐地,天地沉寂了,只有一股暗流在涌动。
  我们在一片黑暗之中,静的耳旁吹不过一丝风。
  别了,日光。别了,月光。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