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咏梅斋读书其二

发布于2015-02-03 13:34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读《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有感 
  我信奉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偶然也会以为自己有宿命论和唯心主义的观念。可某些事情就发生在身边,那也不得不感叹:“时也!命也!运也!”盖世英雄项羽当年乌江自刎,说出这话,我不以为然。我觉得天下应该是他的,可后来我发现天下就该是刘邦的。这是一种颠覆世界观的成长,巴西作家保罗·柯艾略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好像给了我对成功和梦想的重新定义。
  我外曾祖父毕业黄埔军校,可在祖母三岁时候战死疆场。祖母随外曾母改嫁到普通农家。我祖母天资禀赋,读书期间是全镇的佼佼者,可恰逢学生下放,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后来嫁给了我祖父。我祖父天资更胜我祖母,读初中就被市委选中要调走,可被人掩埋了消息没有去成。接着祖父读了师范毕业安排在“富源”上班,可曾祖父说膝下一儿要养老送终,没去成。接着熟人帮忙要转安排到另一处当会计,可这次他连跑路的五块钱都凑不到。终于,种了一辈子的田。
  可书中的牧羊少年亚历山大却因两次梦境的指引在金字塔找到了深藏的宝藏,并找到了美好的爱情,完美的童话结局。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不仅仅局限于童话,这是部寓意极其深刻的作品,结合保罗三次被诬陷成神经病而被关进疯人院,在朝圣之路心灵顿悟的特殊经历,本书在预示着命运要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追寻天命,即自身的社会责任感与历史使命感,听从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预示与召唤,踏遍青山与绿洲,看透世间万象,启迪智慧,最终回归生命的本真处实现天命,找到幸福的归属。
        所以,命运完全是可以改变的,尤其是作为掌握了先进思想与科学技术的知识分子,读书人之所以一代又一代的憋屈着,是因为他们被命运牵着鼻子走,任由人为因素的摆布,没够胆量对这本来就不公道的世界说一句:“不!”
 
  读《麦田里的守望者》有感 
  J·d·塞格林被称为“隐士奇才”,消极的回避这世界的一切,自然相较于韩寒他的做法较为睿智,最起码不会刮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但人终究离不开社会,所以我佩服的是韩寒。敢吐真话的人难得,不是民族英雄也是个坦坦荡荡的男人,周立波、郭德纲这样的人都难得,也只有这些声音能为我们将涂抹的乱七八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原,予人明智:我是清楚明白的活着的!
  《麦》主人公霍尔顿不是叛逆,他是对成人世界虚伪狡诈的抗议。他不是社会容不下的异类,他只是想选择一种与他人不同的生活方式,尽管是虚幻的,他为此撞得头破血流,可依旧童真般的希望生活在一片属于自己的麦田中。
  韩寒《1988》主人公同样迷茫困顿,他们同样另眼看世界。妓女远比人们想象中的悲怆,她们的命运灵肉都分裂了,没有自由意识,只有无休止的沉沦堕落。她们的骂名源于对社会道德伦理底线的捅破、法制观念的淡薄,可谁又想到她们的不归路源于家庭穷困的无奈选择,读书时被垃圾学生们骗取了纯真与信念等缘由。妓女是古老的职业,它的存在像是约定俗成的,同样的爱恨回荡。杜十娘、李香君、羊脂球、茶花女等等,谁又能否定她们灵魂的高度?
  《麦》与《1998》更多传达出一种尊严,当一个人活着被学校视为异端,被家庭所忽视,被社会唾弃,他会以极端的方式来挽回自己的尊严,即使这种尊严扭曲了,即使以毁灭自己为代价。当一个女人逼到走投无路,内心的理智未泯灭时,她会报复,她会极端的残忍,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她会选择女人最原始最实际的手段。
  能把人性写到这一层面的作家多如牛毛,可能抛开这些,把这些悲剧性人物在不确定性因素中发挥至人性最光辉的瞬间凝固下来的就少了,所以韩寒与塞格林了不起。
  为所有维护人们最简单,也最尊贵人格的斗士们致敬!感谢他们还世界一份纯净。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