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和一个戴口罩男人的一次约会

发布于2015-03-01 09:4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春雨已经淅淅沥沥地持续六天,比女人的月经期还长,而且没有一点放晴的意思。院子里的梅花被凄风冷雨刮得落红满地,早已失去春节前傲然绽放的盛景,暗香残留,让人扼腕叹息。门前几株桃花的枝桠还是光秃秃的。只有几簇金黄色的报春花,依靠在水岸边,开得非常滋润。寒风夹着细雨打湿了她额前的长发,雨雾让她的眼镜一片模糊,她不得不停下脚步,把眼镜取下来,哈了口热气,用纸巾擦亮堂后再戴上。“倒春寒”让她不由裹紧身上的黑色羽绒棉袄。她有一个约会。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一种意境:“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她觉得寒冷,也觉得憋气,连日来超强度的工作让她想寻找一个呼吸的出口。她想找个人聊聊天,最好是陌生人。她每次和陌生人交流,总是能听到许多新鲜的故事,有些干脆就出现在她的文字里。的确,她的错时工作时间,让她无法找正常上班的朋友们和她小聚。她锁定“阳光”,3天前新发展的微友。是“阳光”随机加的她,当时她在车站坐车,他是附近的微友。通过朋友圈,她知道他喜欢旅行、阅读、健身,有小创意。他是她难得喜欢的类型。他让她对这次风雨中的约会充满期待。她涂上已三个月没用过的兰蔻口红。 
  她先到,他后来。她为他点亮灯光,准备好开心果,鱿鱼片,还有热气腾腾的蜂蜜釉子茶,她为自己点了一杯飘着“心图案”的拿铁,在咖啡馆一楼僻静的角落等他。大约等了二十分钟,他到了。他是提前下了班过来的,他在一家医药公司上班。
  “嗨,我来了。等了好长时间公交车呢。“只见他戴着一个淡蓝色的大口罩,只露出一双明亮锐利的眼睛,穿着藏青色的棉袄。
  “啊,你差点吓到我了!”她寻声抬头,放下在同学群里抢红包的6P。
  他让她感觉刚从手术台下来。果然他从前是当过医生的,后来转到医药公司工作,还在考二级心理咨询师。是医生总归有点洁癖,他说公交车上空气不够洁净。她在医院以外的地方也见过戴口罩的人,见得最多的就是从航班下来的台湾男人。但是在咖啡馆,他是她遇见的第一个戴口罩的男人。直觉告诉她,他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人未必好相处。他不是她的兄弟,也不是她的同事,更不是她的爱人,最多是个初次见面的朋友,好不好相处和她有毛关系呢,顶多下次不再相逢。
  他坐下来就摘下淡蓝色的大口罩。她发现,其实不戴口罩的他长得不难看,额头方正,五官棱角分明,身材高挑,没有发福的迹象。
  交流还算愉快。记得他俩握过三次手,每次都是她主动伸手。
  第一次,她从他的说话口音里听到家乡的味道,麦糕特,他们居然是同乡。她用憋脚的方言和他说着她熟知的孔庙,她的母校台中,还有家乡的小吃麦油脂,要不是下雨,明天真的想打算去家乡呢。乡音让她对他的戒备心理为零。她一直以自己出生在江南八达岭下为豪,故乡人的淳朴让她怀念。
  第二次,为各自漫漫自考路和同出师门。他拼命查自考网,想找出他的求学经历,结果找了好长时间都没有结果。她微笑着:“我相信你的。”他带着沮丧的神情说:“我有两个浙大的本科自考学历呢。我是个自恋的人,想在姐姐面前显显摆。”“我何尝不是呢?”看着昏黄的灯光下目光犀利的同乡,她讶然,这世界上居然也有她的同类。
  第三次,因为都是尖尖的A。其实他在讲述自考经历时,她就猜测锋芒外露的他可能是A型血,虽然他也夹了鱿鱼块给较他年长的她,他让她想起从前的一个朋友,人很直接外露,但心很好。他说现在的箭头圆了许多,不太伤人了。她也是A型血,以前说话也很冲,得罪过许多人。那有啥,性格决定命运的啊。“只要坚持善良,哪怕遍体鳞伤”,这是她喜欢的格言。
  在她眼里,他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他让隔着桌子的她捏他的双臂,肌肉坚硬如铁。看得出,他练过多年的器械。她眯起眼扫了他一下说:“我可以透过你的厚厚的衣服看到你的六块腹肌。”他微笑了,眼睛发出柔和的光看过去仿佛不锐利了,他说:“以前有,现在没有了。好久没练了。现在最多打打羽毛球。有空我可以和你一起打。”
  说起运动,她看看自己臃肿的身材,有点沮丧。她问他:“我胖得不难看吧?”他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不算胖,皮肤很好啊。”他其实也会哄人,不是尖尖的箭头。女人需要男人的甜言蜜语,哪怕是假的。    
  他也和她聊车,想买一辆20多万的雷诺越野车。他问她认不认识4S店的人,想优惠些。她摇了摇头,很诧异初次见面的朋友会寻找帮助,她的确是没人认识。她看到他眼睛闪过一丝失望的眼神,但他马上恢复正常模样,说:“没关系,我只是问问。”
  这丝不快像一只飞鸟很快从蓝天掠过。在她的眼里,他还是个比较有趣的人。他可以把馒头放在空调出风口加热,可以把自己身份证当作名片递给她。记得10年前,有个北京的朋友也干过这事。她感觉意外又在情理之中。因为A型血人讲义气。 他还建议在聊天时设个闹钟,以免耽搁她买菜,她摇摇头大笑。惹得他有点不好意思:“我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我有拖延症。”她故意逗他。其实她内心希望他是个o型血的男人,可以包容她的任性和固执,还有自恋。现在遇到同类项,只能合并啦。渐渐的,她有点喜欢他了。
  一个多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时钟指向下午五时,她该去菜场,他也该回家。
  在买单问题上没有悬念。“我请你,自然我买单,你不要和我抢。”她一向都是这种大姐大的风范。“好啊,姐姐,依你啊,谁让我是个农民。”他一边把手机放进口袋,一边又把她差点已经遗忘的淡蓝色口罩戴了起来。她心里有点发堵,但不好意思说。
  不知他故意要保持距离还是自我的性格使然,当一辆白色的公交车来了,他连忙撇下一同走出咖啡馆的她,说了句:“538来了,我走了。”他小跑着朝公交车追去,雨依旧下得很大。她犹豫了数秒,也马上追了上去。“等等我,我也要坐这辆车。”她突然想起来这辆车也通向菜场。当她上车时,气喘吁吁。他说:“已经帮你刷卡了。我到后面找座位去了。”她一扭头,他已消失在人群里。
  这时她有电话,她先生说晚上有事不回家吃饭了。她神情麻木地挂了电话。突然想起他还在车上,于是定过神往车厢后面看,找了好久,才看到一双淡蓝色口罩外面露着的眼睛。这是一双读不到任何信息的眼睛。她的脸僵硬得居然挤不出笑容。她想起他的家离这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还想起他刚见面时说过的一句话:“要不是咖啡馆门口有538车直接到家,我就不过来了。”她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感觉来到一个不同的世界。“翻牌?”她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隔着口罩,隔着人群,她只好转过身,牢牢抓住车把手,防止被快速行驶的车晃倒。她的喉咙动了一下,却发不出声来.....下车时,她勉强回头向“口罩男”挤出微笑道别,茫无表情地朝菜场走去,懒得再看一眼那辆在雨雾里渐行渐远的白色公交车。
  她再一次裹紧身上的黑色羽绒棉袄,下午在咖啡馆里好不容易积聚的温度已经被冰冻的春雨赶跑。听说这几天有些地方还下雪了,距离真正的春天还为时尚早。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