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我和鲁院有个约会

发布于2015-04-09 09:31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清明雨,原名王海燕,70后,公安系统女作家,浙江公安文联会员、宁波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浙江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浙江大学法律硕士,从事创作10多年,有原创文章300多篇,多次获奖项,分享是清明雨创作的原动力。“保持赤子般的天真和孩子的好奇,才可在日常生活中不失烂漫之心。”这是清明雨的人生信条。这是清明雨在参加鲁院培训后的一些感悟,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作者对鲁院的感情,以及对文学、对写作的热爱,小编也祝福清明雨能写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给广大读者。

我和鲁院有个约会
我和鲁院有个约会

  (一)
  “鲁院”原本和“北大”、“清华”一样,只是一个神圣的名词。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从来没想到它和我有啥瓜葛,但神奇的事就这样接二连三地发生了。朋友们,请随着我欣喜的笔触穿越到这些欢乐的时光里。
   2015年2月21日,杭州雪霁初睛,温暖的阳光照着我鲜红的开衫闪闪发光,我的眼睛也是亮晶晶的。我从宁波到杭州庆华饭店来赶赴一场文学的盛会。鲁迅 文学院公安作家高研班的学员们来浙江社会实践,省公安文联邀请我、山溪小虾、文斌作为浙江基层公安作家代表参加座谈。在座谈会上我见到了鲁院常务副院长李 一鸣、部文联张策秘书长,也见到我后来在北京的班主任王冰老师,还有许多我仰慕的公安作家、诗人,如大敏、苏雨景、星光少年等。
  第一 次参加全国规模的公安文学座谈会,我并没有怯场。根据会议要求发表了五分钟的讲话,题为《如何保持创作生命的鲜活性》,我谈到要保持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必 须要对生活保持敏锐性,有“看见”的能力,还有阅读、行走和交流。当我谈到自己的创作状态是“偷情式写作”时,人群里发出善意的笑声。不知是我发言比较 “重口味”,还是我的颜值比较高,会后,许多作家和我交流、合影、签名留念,仿佛我就是公安班的明星学员。《家园》主编高克芬老师要我将发言稿电子邮件发 他,后来马上登出来了,还配了我发言的照相。廊坊作家周东川勉励我好好写,多出好作品,争取上鲁院。后来我还随着作家学员们去杭州西岸溪湿地、绍兴鲁迅故 居采风交流。走在这群优秀的作家里面,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我为自己结识许多新朋友感到高兴,也更坚定在文学道路上大步奔跑的信心。

  (二)
   2 月杭州之行后,我依旧回到普通的生活状态,每天在单位上班,照料孩子生活起居,得空看书码字。直到8月的一天,好友小虾在微信给我留言:鲁院要在浙江办 班,你争取能上,他还附了一张报名通知。小虾后来上的是北京鲁院两个月的公安作家高研班。他的话把我原来平静的心又搅活了。
  啊,难道 我真的可以上鲁院吗?这一直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我连书都没出过一本呢,但是“我要读书”的渴求压倒我内心的自卑。自从2009年1月完成在浙大光华 法学院三年的在职学习深造,我已经快六年没进校园,我还想读书。我清醒地知道:“一个女人的老去是她越来越懒,越来越想逃避开始的,是她停止学习成长的时 候。女人永远新鲜的秘诀就是不断地学习和改变。”
  于是9月,孩子开学,我也围绕着自己的事忙开了。记得当时报名需要有三个硬条 件:1969年以后出生、在国家核心文学期刊发表过作品、可以15天全脱产学习。前两个条件问题不大,就是这个全脱产有些麻烦。于是我和单位领导汇报沟 通,以个人年休假名义报名填表、审核、等待,“心想事成”,在金秋十月,我收到来自北京鲁院通过快递寄来的通知书。记得我当时是在机场上夜班,不顾疲倦, 坐了近一个小时的车到市局门卫拿通知书,当晚幸福得失眠。感谢宁波作协对我的厚爱,也感谢我开明的单位领导毛奇存局长和一直支持我学习、创作的先生,我的 第一个鲁院梦就这样神奇地圆上了。
  作家的心只有保持漂泊的状态,才能出生动的文字。当我的身体踏上去杭城的高铁,我感觉自己的热血只 往上涌,人处于莫名的亢奋或说是癫狂状态。记得在这个城市我写过《城市病人》,作家多有病,不是幻想狂,就是自恋狂或是狂燥症患者。自从恋上文字,自从得 上神经病,我感觉整个人都舒坦多了。我们的鲁院浙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办在省委党校这个高大上的校园里。全省60名作家精英在2万多各类作协会员中脱颖而 出,其中3名学员还是来自青海,索南才让来自青海牧区,黝黑健康的肤色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是全省唯一一名公安学员。
  当时带了两本 书去学校,台湾音乐人姚谦写的《相遇而已》和《杜拉斯传》。来到学校才发现阅读的时间并不多,每天除去上课、吃饭、睡觉的时间,最多的就是和同学们吹牛, 吹到兴致处不免来点小酒助兴,在这终于找到“病友”啦,我如鱼得水。可怜的杜拉斯被我翻了几页就打入冷宫,但是《相遇而已》这本书我还是醉意朦胧地看完 了。这是一本好书,我一直记得他在《天真的信仰者》一文中写道:我常常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身边有许多朋友都像艺术家,我以为的艺术家就是个性里带有一 份浪漫与纯真的性格。的确,这位于杭州老余杭,离市中心远,我们在这块文学圣地主要就是看同学的作品,聊当今的文学动态,我们愿意把杭州最美的秋光,任性 地抛掷在这种浪漫和纯真的感觉里。
  在我直觉的眼里,觉得同学们都是一个个性格鲜明、血肉丰满的人。所有身边来来去去的人、事、物,就 算再留恋也无法一直留在身边,唯一不会离去的只有感悟和记忆。于是我萌发给鲁院同学“画像“的念头,第一个是宁波“青皮”、青年作家陈伟军,第二个是班 花、温州美女诗人翁美玲,第三个是水的女儿、义乌作家冰水,第四个是“空姐”,我的自画像。因为时间紧,其他许多有趣的同学都没来得及写,如“暖男“苏 平。当时只是发在微信朋友圈自娱自乐,没想到被雷默班长推荐到浙江作家网上,从此我认识编辑梧桐老师,还把同学们的好作品推荐到作家网鲁院专栏上。一直记 得阿来老师给我们讲的《小王子》作者的故事,也一直坚定得认为,文学是人学,作家只有是鲜活的个体,才能写出触及灵魂的好作品,作家的人格魅力和作品光芒 是交相辉映的。  在浙江班学习最大的收获,我觉得是文学理念上的。至今依旧记得,在文学对话中,写作研习所的陈福民老师说:一个人如果抱着纯粹的态度, 不为名利地写作,这样会走得更久远。他哪怕成不了专业作家,只要他坚持不懈地写作,他就是一个幸福的人,成功的人。他的话给我极大的信心和鼓舞。虽然写作 10年,我最多是个业余级别的,但我把写作当作一种生活乐趣,希望用文字和大家分享生活的真善美。我业余,我快乐。我突然明白来鲁院学习,其实就是学一种 精神,对文学的执著追求,坚韧不拔的精神。

  (三)
  今年春节前,我收到省厅公安文联副秘书长傅笙打来的电话,她说3月份有个全国网络作家 培训班希望我参加,办班地点是北京鲁院。我又喜又忧。喜的是我终于有机会到北京鲁院学习,这是我做梦也没敢想的美事,忧的是坤儿只有100天就要中考了, 现在是关键时期,而且去年11月,我已经在杭州学习半个月,先生他没少辛苦。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电话给他,结果他狠狠地撂下一句话:“和儿子中考无关的 事一概不予考虑。”碜得我哑口无言,灰溜溜地和傅秘书长说我去不了。她倒过来做我的工作:“这次全国公安部文联向鲁院只推荐三人,你是其中一人,机会难 得,而且半个月培训时间对孩子影响不大。”这是一个工作认真负责且极具才华的姐姐。她家里有一个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小公主”。同为女人,同为母亲,同为 文化人,我感觉到她的真诚。在她的鼓励下,我鼓起勇气又给先生打通电话,说了他无数的好话,最后是求他了。我这辈子还没为啥事求过他,自己能处理的都不会 向他吱声,包括修理洗衣机、空调等。先生被我的诚意打动,终于同意。条件是说服我当过语文老师的老母亲到我家来带坤儿。单位领导,包括机场的同事都还是一 如既往地支持我去京培训。
  我从事业余文学创作10年,有一个非常深切地感受。我们码字一定要得到家人的支持和单位领导的理解,否则给 安上一个“不务正业”的名份可不好受。当然作为我们自己也要学会弹钢琴,学会处理工作、爱好兼顾,家庭生活和写作生活不打架。如果顾此失彼,只能让心焦 虑。心不安顿好,断然无法把写作支持下来。所以我觉得写作者不仅要会写锦绣的文章,也要有妥善处理社会诸方面的关系的能力。所以两上鲁院和我的人品好也是 分不开的啊。
  3月18日清晨,在春雨绵绵的日子,我坐飞机北上。在黑色的大皮箱我特意多装一样东西,那就是我的春秋制服。我一直为去 年秋天没带警服感到遗憾,所以不想又把遗憾带到北京。杜拉斯照例是带着的,因为她是我心心相印的异国姐妹。国航的飞机2个小时就到北京首都机场。按照通知 书详细的路线图,我转了两次地铁,花了一个小时,就找到八里庄南里校区。帝都的天并没有像新闻里说的这般雾锁重楼,当我看到“鲁迅文学院”这几个字时,心 潮澎湃。多少文学青年梦寐以求的文学圣地如今向我伸出热情的臂膀,让我受宠若惊。
  在门口保安室作过登记后,我就进入这座安静雅致的小 院。它和省委党校庞大的校区不能相提并论,毕竟北京寸土寸金。而且因为获诺贝尔奖的作家莫言、还有王安忆、毕淑敏、刘震云、麦家等全国最具影响力的作家都 在此地学习过,这座老鲁院就变得牛逼哄哄起来。按老师们的说法,这的文气特别重,有利学员搞创作。是啊,搞不好我住的402宿舍还是当年莫言住过的呢。这 虽然没有省委党校3号楼前迷人的河岸,但是出校门右拐10米,也是开满梨花、桃花和报春花的河岸。文学本身就是一条流淌着鲜活感觉的河流。这个校区最大的 好处是安静,一个人一间,床足够一人任意地翻躺,书桌上的台式电脑是上网的,银灰色的台灯是我最喜欢的。它和原来省委党校两人一间的格局有较大的不同,真 的,这样清爽的布置就是为了方便学员写作的。
  我所在402房间朝南,下午2点左右,我在大厅报完名,拿着资料和房卡来到房间,看到金色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窗台,照在桌子上、床边上、地板上,到处都是金灿灿的,我满心欢喜,把窗台用纸巾擦拭干净以后,就把桔红色的被子和枕头翻晒在窗台上。 我来自多雨潮湿的南方,所以一见太阳就晒被子,后来发现在干燥的北方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我把带来的书整整齐齐地放在桌子旁,行李各归 其位,并和住我对面的小姑娘糖炒栗子去校门口的超市买了脸盆、肥皂等生活用品,我们的晚餐是在十里铺地铁站边上的眉州小吃吃的,价格不贵,味道不错。记得 我们当晚吃的是一碗牛肉炒饭、酒糟汤圆、一盒小笼,还有一盘藕。栗子是蔷薇书院选送的专写宫斗戏的小女生,温柔敦厚,90后,都可以叫我阿姨啦,她非要说 我是八0后的呢。她说她是吃货,我说我也是。我们望着彼此圆圆的脸、圆滚滚的脸哈哈大笑。吃完,我还买了一盆红艳艳的香芹兰和百色的一帆风顺回来。鲁院 402就是我北京临时的可爱小家啦。
   在北京鲁院16天的生活里,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体验比茫无头绪地写更重要。我像个演员,在鲁院的舞台上留下自己的欢声笑语,我想让大家记住我这个很2很 250的逗比警察姐姐。我也是观众、阅读者,静静地看我身边一本本书精彩地绽放。鲁院名家的讲课让人耳目一新,原来看电影还有许多门道,红楼梦是双线齐头 并进。在鲁院这个文学圣地里,人人平等,鲁院的保安会写诗。每个网络大神都是一本可圈可点的书。这个网络作家班和我去年就读的传统作家班有较大的不同。他 们以高知商、快速、丰富本真的特点出现在课堂上、宿舍里。杀人、卧底游戏代替文人间斯文地喝酒、聊天,随处可见的噼噼啪啪的码字声让我们这些没有创作任务 的人坐立不安。还有什刹海迷人的春天、南罗鼓巷的雨夜让我无比地感伤......在接下去的系列文字里,我会细细地写出在北京的所见所闻所感。
   我和鲁院有个约会。见到领导次数最多的是鲁院常务副院长李一鸣,两次杭州,这次北京,开学和修学式上都有见到,他还在杭州为我们上课。这个具有诗人气质 的学者给人留下儒雅美好的印象。至今我还记得李一鸣副院长在给杭州班上的最后一堂课《作家的人文情怀与文学的哲学意蕴》中谈到:一个国家没有优秀的人文文 化,不打自垮;一个作家没有人文情怀,写出来的东西都是害人的。看来当作家真心不是件容易的事,要外修形象,内强素质。还有就是公安著名作家、部文联秘书 长张策,最早见到他是2012年宁波公安文联成立大会上,后来就是去年2月的杭州,还有就是3月的北京,在公大部文联办公室,他亲切地接近我们三名公安作 家学员,还召集从鲁院毕业的师兄、师姐和我们座谈。张秘书长就是我们公安作家们的伯乐。我想只有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才能回报部文联领导们对我们文学爱好 者的关爱和栽培。
  我和鲁院有过这三次不解之缘,是偶然,也是必然。我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热爱文学的朋友们。只要心里有梦,你的生命就会开始奇妙的旅行。只管耕耘,不问收获,反而会给你的人生带来惊喜。写作也许是无用的东西,但是让我们的人生变得更有趣,它是人孤独寂寥时一种极好的 陪伴。我也想对一心扑在孩子身上的家长朋友们说:父母对孩子的最坏影响,莫过于让孩子觉得父母没有自己的生活。父母自身努力去追求有意义的东西,做一个对 社会有价值的人,对孩子的人生反而是一种有益启示。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