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不想说再见

发布于2015-04-26 11:47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突然,我对离别”这两个词从不舍变成放下,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和爱、温暖说过“再见”,从上面消失的必将在下面重逢。   ——题记                        


 

  不想和北京说再见,不想和鲁院说再见。 
  北京,北京,千言万语,说不尽道不完的情愫和遗憾。三年前北上清华的导师林来梵教授,我还来不及相见;老师胡泊《野孩子》一文中提到的三里屯,我还没来得及去体验,兴许在那可以见到木子美还有别的明星之类的;和同学相约的北大末名湖的春色也来不及观赏;故宫、颐和园、天安门、长城的记忆都已经模糊,还来不及更新。半个月的时光如过隙白驹,如何都留不住。
  不想说再见。在北京,在鲁院留下生活的印记,我还来不及细细地回味。难忘和同学们一起聆听名家讲课,慷慨发言的互动时间;难忘联欢会上班副阿八边唱歌边戴着帽子、用小板凳挡住“追杀”的“凶器”;难忘我无比悲壮地跑到大连同学醉蝠房间里,捏着鼻子喝下如阴沟水味道的老北京豆汁,这个味比男女谈恋爱的感觉更刻骨铭心;难忘广州同学李圣经拍下我“视死如归”的豪迈感,当时我站在红旗渠的玻璃走道上,底下是万丈深渊。关健把微胖的我拍成如范冰冰般迷人的锥子脸;难忘和北大毕业的高中同学圣芝、住我对门的小栗子一起坐着黄包车游北京胡同、逛郭沫若、宋庆龄故居的场景,什刹海的春天如同一块宝蓝色的镜子永远地镶嵌在我内心,闪闪发光。北京的春天不是江南赛过江南,哪有啥雾霾啊。难忘我在潘家园包着头巾假扮“赫本”,淘到许多宝贝,刘博士和小李帮我拎书的快乐;还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的书生意气,难忘那个穿旗袍、穿高跟鞋和蜘蛛挥拍打乒乓球的长沙妞儿......
  无数次地离别情形像蒙太奇镜头在我脑海里展现。在广州,我在诸君的依依送别中坐上面包车朝白云机场奔去;在云南陆良,我在粉丝“梦李白”手中接过一捧《走遍中国》的书,紧紧拥抱告别;在杭州省委党校三号楼,我们送别全省各地一批又一批同学,最后坐上暖男苏平借来的大巴车和校园告别....虽然我经历过人生中大大小小的离别,我依旧不习惯这种藕断丝连的痛楚。要告别我402的临时小家,告别刚认识的大连小姐妹小曹,我的老师,我的同学们,我觉得我的步履沉重,举步维艰。当我去还房卡,看到排在我前面的蜘蛛、马拓、风凌天下、小刀锋利等同学的签名,我的心被电了一下,原来他们已经都离开校园,没有和他们道别的机会,有些酸楚。
  不想说再见,但兰舟催发。我是4月3日晚上八点的飞机,我有四个包加一个大皮箱,虽然在潘家园淘来的一箱书已提前用快递寄走,我正发愁如何回家。这时我在楼梯口遇到西风紧,他刚刚把住在我隔壁的李瑶同学送到校门口。

  “小雨姐,我来帮你吧。我是个不错的搬运工哦。”他说。

  西风紧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一脸的憨厚,他是百度网站选送的写历史小说《奉天承运》、《十国千娇》的作者。平时话不多,一有空就闭门码字。我对他的印象远缘于也是在河南一起参加社会实践,还有和百度的几个同学吃过一次饭,他也在。没想到这个男生居然是川大软件工程专业毕业的。我天生对“学院派”有好感。

  “好啊,你帮我送到地铁口吧,我一个人真的不好拿。“面对西风紧的帮助,我找不出可以拒绝的理由。

  西风拎着我的黑色大皮箱和电脑包,背着我的双肩包,手脚麻利往外走,我和晨光、黄河谣、刘帆、圣经等同学道别后,快步跟上他的脚步。这时大约是5点10分,离上飞机时间还比较充裕。西风紧请我在地铁站边上吃晚饭,我是个吃货,便毫不客气地接受他的邀请。

  “我们是坐在一起,还是面对面坐啊?”西风紧找到一处座位问我。

  “当然是面对面啦,这样方便交流啊。而且坐在一起,一般都是情侣的坐法哦。”我冲他笑了笑。

  “我比较白痴呢,让小雨姐笑话,我这些都不懂的。”西风紧抓了下他黑且浓密的头发。

  “你为何会在微信上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孩子都17岁了。”我喝着热气腾腾的红枣银耳羹,依旧笑吟吟地望着他。

  “小雨姐姐是南方美女,皮肤细嫩保养好,所以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所以你刚来学校时,我还以为你没成家。”西风紧的脸涨得通红,他要了一份牛肉盖浇饭。

  “当我是优秀大龄剩女对吧?好吧,我喜欢你这样夸我,第一次听到呢。”我爽朗的笑声让西风紧的头低得更低。

  “我是宅男,不会说话,特别不擅于和女生打交道。如果有说错话的地方,请小雨姐姐多包涵。”西风紧像做错事的小学生。

  “这有啥关系呢。你非常质朴、本真,虽然在大神云集的同学里神级不算高,但是你的优点让你象一颗闪闪发光的金子。”我真心诚意地夸他。

  “我因为码字,长时间生活在虚拟空间里,感觉自己和现实世界有些格格不入的。但是这次来北京学习,我收获特别大,感觉自己需要重新调整生活状态,要让自己从狭隘、单调、黑暗中走出来。”西风紧恢复平常的神色。

  “作家都是有病的,非常容易活在自己在语言架构的世界里,与现实生活脱节。其实我自己也是有这个问题的,我们都需要多体验生活,真正的文学大师其实是生活。欢迎西风弟弟回家乡以后,我们继续能够保持思想沟通。”我自己也不知如何切换到理性的空间里。

  “认识小雨姐姐是我来鲁院意想不到的收获,你让我感觉温暖、亲切,和你交流感觉特别放松,我也不要担心自己会说错啥。以后,我一定少不了向姐姐多请教的。”西风紧看着我,目光清澈。

  一切刚刚开始,却要结束。我觉得鼻子有点发酸。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头看了看时间,不觉到了6:00,刚好是北京地铁的下班高峰。我和他说话说着说着就忘了时间。西风紧连忙结好帐带着我冲进地铁。

  “小雨姐,我还是再送你一程,一直到你坐上机场地铁线。”

  我点点头。我们先坐6号地铁线到呼家楼,穿过黑压压的人群又往10号地铁线跑去,好在北京地铁2到3分钟就有一班,在地铁上西风紧总是把空旷的地方让给我,用他厚实的肩膀隔开人群对我的挤压,我的汗水随着心里的暖流一起涌动,说不出是啥滋味。这样的离别来得太早也太突然。到六点半时,地铁到三元站,本来西风紧想出站帮我送上机场地铁线的,但是他的车票无法通过,我突然意识到地铁票是我买的,只给他买了3元的票,钱不够,把他卡在里面了。

  “你把行李递出来给我,你回去吧,我可以的。”我望着额头汗珠直冒的西风紧说。

  “记得你是一个皮箱、四个包,到机场和登机了都和我说下,那我回去码字吧。”他边说,边把我笨重的大黑皮箱、两只包从出口高悬着递出来。

  我和他挥挥手,看他飞快地被人群淹没。我不得不收藏起伤感的情绪。距离登机只有一个半小时,我离机场还有一半的路。

  我五花大绑地拖着行李来到机场地铁人工售票窗口,那排起长龙阵,我暗暗叫苦,连忙折回到人比较少的自助窗口,但发现100元不找零的提示,我身上没有25元的零钱,我两眼一抹黑,西风紧已经走远。我把希望的眼光投到我前面一位年轻的先生身上,他大约三十多岁,中等身材,戴一幅金边眼镜,看上去非常儒雅。他也是大包小包的。

  “先生,你帮我也帮张吧,我现在没有零钱,到机场后换钱还你。”我看到他手上的五十元钱,向这位陌生人求助。

  “好的,给你。”他把车票塞在我手里,迅速离开。

  “啊,我还欠他钱呢。”我有点懊恼这个先生为何不等我。

  吃力地拖着我的行李,来到地铁等候区边等地铁边寻找这个好心人。凭着我做二十一年条子的经验,我马上找到他。

  “我得跟着你,我还欠你的钱呢。”我气喘嘘嘘地说。

  “我是7:30的飞机,比较赶。”年轻的先生微笑。

  “啊,原来你也有拖延症。”我惊喜地望着他。

  “是啊,许多时候你如果在首都机场看到一个一路狂奔的男人,这个男人十有八九是我。记得有一次我去深圳出差,离飞机起飞只有二十分钟,我才赶到机场,跑到登机口时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但四周空无一人。在万念俱灰时,发现广播里有人喊我名字,原来换登机口,隔我二十米的距离,我奇迹般地上天。”这个先生挺健谈,喜欢笑。

  “哈哈,没想到在机场也能找到病友。我也是被拖延症害苦。我在机场上班,有时来不及,打的去机场是常有的事。”刚刚还为离别黯然神伤的我,被这个新朋友的幽默逗乐。他是武汉人,研究生,在北京一家企业上班,这次回家扫墓。

  “我已经值机手续,看看能否也把你一起带进去。”他说。

  我没听明白。

  我们到机场时是6:50。因为他的时间非常紧张,我一路跟着他,无法找地方兑换零钱。我暗暗着急。我不愿欠人情,更何况是萍水相逢。

  当我们推着行李车快步走到国航的白金通道时,我才知道这是贵宾通道。原来这位先生可不是一般的白领啊。

  他出示身份证、领了登记卡以后顺利进入安检通道,我称是他的朋友,也没有悬念地和他在一起了。我们通过安检以后,他马上找到服务总台要到免费的电动车,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旅行经验非常丰富的人。车要到了,他得到一个遗憾的消息,他坐的航班误点了,要8:50开,比我的航班要晚40分钟。我无比同情地看着他,并加了他的微信,他姓李,微信是真名,头像是一张微笑的脸。

  在和他加微信的过程中,我突然有个好主意,我想到用发红包的形式还他车钱。在他送我到登机口,和他道别以后,我在微信上发了两个红包给他。没想到他没点。

  “谢谢,红包我不领,留个念想。”他说。

  “那我如何还你钱?你已经帮助我,我不能白白受恩啊。”我挺郁闷。

  “这么说是你受恩呢?付出也是一种幸福.....”他说。

  “受和施都是幸福,好吧,我不纠结了。”李先生的话让我通透。

  坐上飞机以后,一位四十左右的先生请求和我调换坐位,我原来的边上坐着他的妻子和孩子。我愉快地答应,并重新搬动自己的行李。我又想起李先生说过的话:“付出是一种幸福。”

  首都机场非常大,我的行李又这么多,如果没有遇到李先生,我估计会上气不接下气地赶飞机,没有如此轻松淡定。

  人生的起源于爱。爱是人世间最温暖最真挚的情感。学会爱,灵魂将受到洗礼;理解爱,生活将充满阳光感悟爱,精神将得到升华;收获爱,是人生最大的财富。

  北京鲁院之行,让我收获满满的爱。爱是温暖尊贵的能量。这种能量在师生、同学之中无声地传递;也在萍水相逢的旅人之间流动着。我为之感动,所以记录。我已经我的机场奇遇讲给我孩子听,让他知道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充满爱和温暖,充满阳光和正能量。孩子,你是安全的。

  突然,我对“离别”这两个词从不舍变成放下,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和爱、温暖说过“再见”。从上面消失的必将在下面重逢。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