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相隔一世,企及一生

发布于2015-05-04 16:54   浏览次   作者:烟雨江南

  绎安:
  这些年我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去寻找你的下落。我像发了疯似的到处询到处查找。那些跟你长得很相像的人,我曾经一度以为我找到了你,可是等我看到他们才发现那不是你。就这样无限的循环在希望和失望中,这种落差却成了我不放弃的理由。没有结果,甚至连一点点关于你的消息都没有。
  你潜入了哪个人海里,世界之大,若你是真的想要躲着我,恐怕我用尽余生所有的力气也无法找到你。更无法奢求你的原谅。你一定是故意躲着我,你想让我内心自责一辈子,让我未来一生都无法安宁的生活,让我永远都不能从良心的谴责中走出来。我理解你,如果我是你,我也一定不会原谅像我这样的你。
  冷漠是杀死一个人最好的武器。与其这样,我到真希望你能跳出来骂我一顿,打我一顿,也许那样我会好受得多。但我不能原谅自己,我也是自私的,我只是希望可以减少我心里的自责感。那些在你眼里复杂而又廉价的感情,像千年的巨石一样压在我心底,我走不出来,也逃脱不了。 我夜夜都梦到你站在靠港的船头上对着我挥手,你清晰的声音天天都在我耳边回荡,你说你终于能离开我,离开这个家,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和自由了。你还说你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不会原谅我。我嘶声力竭的喊你,可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你明明看到泪如雨下的我却还是头也不回。每次醒来我都能感到全身一片冷汗,我不知道头发是被眼泪还是汗水打湿。
  每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回去你的房间看看。房间还是原封不动保持着你离开的样子。你带走了所有关于爸妈的东西,而关于我,你却全部都留了下来。 画板上留着你还未作完的画,画里的我骑着一匹马,威武帅气,而你却像个娘们似的坐在一旁立着块画板画我,很有趣的画中画。向阳的落地窗还是我给你选看起来很梦幻的窗帘。你常常说我选的窗帘一看就是小女生的类型,搞得你都不好意思叫朋友来家里玩。床变摆着我们的合照。我想,那时的我在你心里还是占据着很大的位置的。直到我真的任性到你不能接受我的任性。直到你狠心的抛下我,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