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我爱这片海

发布于2016-11-14 13:54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如果不来机场工作,我就只是个过客。当我和它亲密接触半年多时间,在我的眼里,它变成一片神奇的海洋,时而风平浪静,时而会有些小风小浪。我由匆匆的过客变成在海面上泛舟看风景的人。
  机场是一片宁静的海,远离都市喧嚣。我们为国际航班上的台湾居民办理落地签注,这工作的主调平稳单一。一本证件的续签顺利的话,五分钟就可以办好。这对多年从事办公室工作的我来说是个大解放。我不必接没完没了的电话,也不必掩埋在文山会海里,上呈下达,通知得唇干舌燥。老公和孩子都说,自从我在机场上班,脾气变好许多。
  机场的环境美丽安静,像风平浪静时的海面。我最爱机场的黄昏。机场的上空总是碧蓝碧蓝的,白云们彼此追逐嬉戏,硕大的猩红的太阳在树林里一点一点地往下坠,直到再也看不到。此时,我的内心多少有些怅然,但是看到清清的池塘里成群结对的小蝌蚪,还有由蝌蚪变成的小青蛙满地跳跃,心又放晴。在通往大食堂的这段路上,我不停地按动手机,拍小花、小草、池塘、树林,还有飞鸟。小胡不得不放慢脚步等我。有一天,小胡特意把我带到靠假山的水塘一角,她指着已经结出层层叠叠花骨朵的荷花说:“到六月底,这池塘就开满白色、粉色的花朵,像许多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希望姐还有机会看到。”我点点头,像个孩子一样好奇地看着黄昏里的一切。在这里我寻找到远离尘市喧嚣的宁静,哪怕只是须臾的。它帮我治好“自然缺失症”。
  机场是流动的海。每天有黄皮肤的、白皮肤的、黑皮肤的人们在这进进出出。大巴就是这片海洋的眼睛,我喜欢坐在“眼睛”里看风景。借助“眼睛”,我成为每天进出国门,追着飞机跑的女人。我喜欢背着双肩包、戴着墨镜和黄色宽边的大草帽,混迹于等候国际航班的人们。如果不看我胸前佩戴的机场通行证,许多人以为我要出国旅行。只要我愿意,天天可以享受这种在路上的感觉。我喜欢带着书坐上机场大巴,哪怕只是瞅上几眼。有书作伴,上班路上不寂寞。在这样来来回回的路上,我看完苏童的短篇小说集《红粉》、渡边淳一的《钝感力》……
  在这,我感觉自己像个潜水员潜入大海深处,看到五彩斑斓的海底世界。在机场,我会时不时遇到在别处挺难遇到的熟人。鲁院浙江班同学苏平和同事坐飞机去北京出差,刚好我也在机场。苏平心地善良、为人大气,给我印象深刻。同学分别数月,相见自然格外亲切。我还在机场偶遇同事邱姐,她和先生去美国探望读研究生的孩子,那时适逢秋天,邱姐一身皮装,显得娴静优雅,和平日里英姿飒爽的她有点反差。有一天,我还居然遇到三十年没有相见的小学同学小敏,她刚从日本旅行回来,特意到我所在的办证窗口打个招呼。刚好我空着,于是我陪着小敏边聊天边过安检。要不是小战士提醒,我都不知道自己差点越界。
  机场这片五彩斑斓的海极大程度地满足我这个中年女人的八卦胃口。有一次我来上班,在门口接受检查时,个子高高眼睛大大的帅哥战士小李冲我诡秘地笑笑:“王警官,曾志伟来了。”“啊,在哪呢?“本来有点无经打采的我,胃口一下子被吊了起来。”“在海关贵宾室,还有一些香港老明星陪着他。”小李用眼神暗示我。我马上跑到海关贵宾室门口张望,果然曾志伟在里面,穿着一件花衬衣,个子不高,站在房间中央和别人说话,因为距离太远,听不真切。台湾航班快到了,我不敢多停留,飞快地赶往窗口,但好心情保持一整天。还有一次是今年五一节,我在窗口值班。13:20的台北航班上下来七、八个台湾人跑到我们这办证。大约办到第三个人时,我被一张申请表上非常面熟的帅哥的脸吸引,接着看到“赵又廷”三个字。“啊,电影明星赵又廷?”我像被电击一般。连忙抬头看办证的客人。他清秀修长、戴一顶蓝色鸭舌帽,果然是赵又廷啊。在我的印象里,大牌明星该是戴墨镜或口罩,边上有经纪人陪同,但是他就一个人来,和普通的台湾小青年无二致。他看我注意他,忙摘下帽子。“哦,你就是赵又廷先生啊,我非常喜欢你演的电影,也喜欢高圆圆小姐演的戏。”我木木的,居然说不出他演过的片名。当时后面还有好几个台湾客人排在后面。我不得不按捺自己的情绪,快速受理好赵又廷的材料,继续为其他申请人服务。5分钟后他拿到证件,微笑着离去。他此次入境为了到象山影视城拍戏。我突然发现居然忘记向他要个签名。我瞥见桌子上放着的散文集《快意江湖》,里面有两篇影评是我写赵又廷参演的电影:《搜索》、《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机场这片海在多半时候是美丽斑斓的,但有时也会有小风小浪。航班误点是家常便饭。白天误点也就算了,最闹心的晚上航班迟迟不至,我们得拖着疲惫困顿的身体耐心等候着,过子夜也是常有的事。最纠结的是航班上不一定会有台湾客人,但也得候着。如香港航班。在漫长的等待中,我学会用手机看电影,美国电影《朗读者》让我过目不望。
  在机场工作没有正常的吃饭、作息时间。不仅常有航班误点,而且还有许多计划外的临时办证任务会考验着窗口民警们。今年2月25日晚暴雨大作,我在接待完延误的台湾航班后坐机场大巴到南站已是10点半多,在风雨中,我焦急地等待先生来接我回家。这时,我接到机场调度中心电话:巴厘岛航班上有一个台湾客人要办理落地签注。任务就是命令!数分钟后先生接到我,迅速将车头往机场驶去。这时车窗被雨水敲打地模糊一片,我们还接上同事小朱。为台湾居民迅速办好证。回到家已经凌晨一点。还有一天早上八时,我就从打滴滴专车去上班,我和同事小胡为台湾中兴急救航空B77701航班上一名台湾医生办理落地签注。台湾医生要把一个在舟山沈家门得急病的菲律宾客人接回马尼拉看病,台湾是中转站。人命关天!我们打通绿色通道,为抢救病人赢得宝贵时间。随着宁波栎社机场工作量加大,甬台联系频繁,这种突发性的办证任务,在24小时里都可以发生。4月29日凌晨3点,严科长带领同事为因盛行一时临时在宁波迫降的澳门航班上的2名台湾客人办证,本来这架飞机的降落地是上海浦东机场。这样的办证意味着严科长和同事们将睡不好一宿觉,但大家无怨无悔。机场无小事,用心服务、把好国门,让闪亮的警徽没有一丝尘埃,这是我们最大的心愿。所以遭遇大海里这点小小的风浪又算啥。
  机场也是一片温暖的海洋,迷空的海洋,兄弟姐妹们相亲相爱,互帮互助,像一家人,从没有人为一件小事,经过脸、吵过架。有人生病,其他同事二话没说代上;有人外出学习,同事默默地帮着顶班;当班民警要开家长会,科长特意从外地赶回来替班。平安夜晚上,当班同事办公桌上会突然出现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上夜班饿了,冰箱里有包子和水饺,还有水果、面包…
  时光是个美妙的东西。通过近九个月和机场的相处,我由最初的不太情愿到渐渐地爱上这片海,爱上海的温暖、安静、五彩斑斓。虽然它偶也会像孩子一样,发点小脾气。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