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距离

发布于2015-09-01 02:18   浏览次   作者:岭南咲咲子

  午夜时分,思绪无端。忽然想起距离。距离在我眼中,真的是个 很感性的词。
  它似乎说的是空间,又或许是时间,还可以是感触。
  比如说,距离某年某月某一日,已经在脑海褪色。又比如说,想起从前距离不到一英寸的另一个人,如今彼此却如相隔一光年。又比如说,念想与现实的区别,在于,你在身边,却不在身边。
  或许会有人会想,最后一个比如,没有距离在字行里吧?
  呵,若是真的有如此感触的,或许这也就是人与人,心与心的距离。
  近来,杂事繁多。心底却倍感寂寥。
  夜一深,晚霞一落,孤寂就沉沉的从空气里浮起来。
  然而,在四处寻求踏实感的一段日子里,寂寥感依旧。于是,我开始仔细探究着寂寞的根源。
  再于是乎, 在酒精深度肆虐的铺垫下产生的癫狂臆想里,我把自己寂寞浓似墨的根源归结于 距离。
  首先,最基本的寂寞,就是孤单。而避免孤单的唯一途径,似乎就只有融入人群。
  了解这个基本,我开始尽量不让自己一个人。除了忙碌的时光以外,用餐时、就眠时、午茶时,都联系上久未见面的友人或是一直熟络的亲友。
  当把现状与分离后的日子表述完毕,又按谈话的必然程序,谈到了过往过去将来,而分离太久的,彼此已无话题再深交流。而熟络的又太知晓, 剩下的只是毫无意义的闲聊。这时,寂寞感,那好不容易消弭的寂寞感,又一次沉沉的浮起。
  于是乎,我又苦思了数日,想是话题因素。于是,开始摊开心扉试着与对方交流和沟通。
而每人有每种想法,目标,理想。而所有,又无非都是生活、工作、家庭、情事,种种。有时我会想,跳出我们用尽一生的时光执着于奔波的生命,会不会觉得我们碌碌的一生,究极的一生,就如同一个笑话一般,而我们,却还如此认真的笑着。
  是的,在我尽量去缩短了空间距离,时间距离,思想距离后,我还是如此寂寞如斯。
  或许,这种寂寞感,真正来源于自己。我在想,或许是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太远。
我不知道人是不是一种自我迷失的动物,但是我知道,我是。我没有想法,没有目标,没有希望与想要,似乎一切都只是按部就班。没有至死都放弃不了的梦,没有用尽一生去争取的信念,每一个动作或是呼吸,只不过为了活着。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任何意义。
  而正是如此,我对自己的迷茫,致使了我无尽的空虚。就像是那一句话一般,这世界最大的迷,就是自己。
  可是。就算这些事真的,又如何呢?
  就算这不是真的,那有如何呢?
  我始终改变不了这沉沉沉下去又浮起的寂寞。就像我无法了解自己。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