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诗歌 > 详细内容

氓(卫风)之现代版

发布于2015-09-27 18:2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那个憨厚戏笑的家伙啊,抱着布匹来换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换丝哪里是来真要换呀,其实和我商婚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我心翩翩送你渡那漫漫淇水啊,直到顿丘那初次见面地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不是我有心耽误那婚姻佳期啊,怎生奈何你无好媒人嘿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妾恳求你千万个别着恼发怒呵,只盼那落落深秋好嫁与你作妻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吁吁登上那颓坏衰败的零落高墙啊,为着早日见你那黝黑的容颜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黄昏月影阑珊处也未见你的踪影呵,闷煞人呵也么哥泪水泣蹉跎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一等再等心无倦怠见着魁梧的你呀,说笑连连阴云散尽处是开颜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你手执龟甲嘿喜上眉梢那个劲儿啊,吉利嘿明晃晃呦厮守无弃嫌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红扑扑的脸儿是我呵叫你带车来呀,早入你家的室呀嫁妆已齐备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桑叶新翠还没殒坠飘零在地呀,叶片儿幽润新嫩没个损破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感叹那斑鸠儿千万个别嘴谗啊,食多了桑葚儿下场是个醉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感伤那情深似海的可怜姑娘呀,山盟海誓切末心痴与士惑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那些个薄情寡义的无心男儿啊,置身丝丝幽情游鱼般滑脱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脆弱情痴除他无所依的女儿呀,心呀噫呀念啊未尝有时落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那桑叶终究脱落泣飘零啊,干黄憔悴呵洒落满地化作灰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打我嫁入你那贫寒家门呀,过尽那三年千怆百孔微寒日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那漫漫幽思淇水已化作浩淼啊,浸湿那布幔情殇点点是屈耻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我真没愧对你有个半分错儿呀,你男儿汉呀朝是三来暮成四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你为人处世哪有个准则尺度啊,负心弃德呵口上是来心又非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三年痴怨辛劳漫漫时光作你家妇呵,哪有个活计不靠柔弱双肩抗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鸡未鸣时身起早夜来晓晚和衣睡啊,朝朝日日终成疾微尺躯来顶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一家日子风水溜的转称心又如意呵,你残暴冷酷尽露现恶狠狠将我欺来又蹂躏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你那些个兄弟们既无心来又无肝啊,不晓得个真情况尽把我来粗言秽语又讥嘲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静下那伤痕累累的心来忧愁幽思呵,情意丧灭零星儿俱飘摇惟有沉思自怜加哀悼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初日红霞漫天时分誓与你白头偕到老,如今却油然生一股子的怨强和与泪咽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那浩浩汤汤的无涯淇水呀总也有个岸,漯河再宽再阔好歹噫呀不是没个儿畔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突来一阵风呵思绪飘向儿时莺莺燕燕耳语欢,依稀说笑爽朗嘿看遍那风清云淡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你向天立誓呵把我心儿噫呦成黄花灿,没想你今日把那海誓山盟化作青烟不复返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你心硬如磐石嘿负心违誓思也不愿诶,那今日便把那万世千生的债孽全盘做个结!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