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论女子美容

发布于2015-09-27 18:4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女子适度的美容是必要的,是在野蛮的社会生活压力下的暂行解脱和保持优雅恬静生活的必要保障。然而美容行业多欺骗,一定要注意店长或是美容的工作人员的强行推销或是虚假打折,往往会导致钱财的流失和心理上的后悔。倘若女子把心一横把大好光阴荒废在美容床上,这就不仅仅造成生活资源的浪费,更丧失了女子作为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人的人格意识。
  从自然属性上来说,女子这一身爱好是天然,求的是轻灵交舞的变。作为自然人求得生存与美容的必要发展原本无可厚非。然而女子作为爱的使者,更应该发展的是一己的真纯性灵,爱的结合的欢欣和绮丽。所谓的庸脂俗粉,往往诞生在以男权目光为标尺的准则之中,看与被看的交往本质之下。这对女子的自然属性不是一种改善,而是一种毁辱和不敬。作为自然人需要海阔天空的心境,机智俏皮的谈吐,不求功名富贵不求“被看”的豁达与从容。
  从社会属性上来说,女子作为社会的个体,有且必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和慈善活动。虽然未必是行业的专精,但是女子应当更加努力的涉及改善人性的种种企划。除了在工作上获得一些薪资之外,更应该把金钱花在提升自我的酝酿课程之上。参加音乐会,做慈善义工,提高英语听说读写水准,善于谈情作诗,喜欢健身和游泳,都是现代女子在社会成分上的自我改进和精益。倘若都将光阴消磨在美容院里,无疑是社会资源的耗损,与女子发展性灵、发展悲悯、发展一己之个性爱好无益。真正的健康美体现在摒弃蝇营狗苟的心脉,体现在自信与开拓的完善人格发展的意识。 
  美丽,由心而始,魏晋风度要求人类发展独立意识的人格美,不仅仅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之美,还是傲然踏千山胜败不悔疚的行动力的美。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