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论“性暗示”

发布于2015-09-27 18:5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宁愿在发霉的“嘌文化”中浸没而死,也不愿以孤独为底色气壮山河的做人。这是当下浮泛社会大环境的人心表相。因为吾们空虚,所以嫉妒人格完善底气丰沛充盈的人,因为吾们还嫌标新立异的不够,于是抛弃了传统转入后现代解构主义而失去了情怀与道德。
  国人将性暗示挂在嘴边,不仅如此,还将清净无为的隐士当做白痴。念兹再念兹的是如何在心理上和口头上扳倒压过别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强调的正是一个“压”字,更将“性”——原本美好的事物丑陋化和庸俗化。为了证实自我的雄劲有力,不惜搜肠刮肚寻觅最恶毒猥琐的词语,将文化的胸襟、自由的高雅脱俗、清心寡欲当做一缕孤渺青烟。习惯把光怪陆离的性暗示常诉常新的人,陷入文化泥泞的污潭中而不自知,红尘中的庸庸碌碌使得吾们将性当做一种发泄而非生命力的凯旋,缺乏新时代性灵寄托的蜗居着的人类变得如此伧俗和不耐。
  四维不张,道德沦陷。庄子讲求的虚空凌静对于当代吾们来说是一个文化幻影。欺诈狡猾扰乱了吾们正常的视听,吾们的社交吾们的风气都因循着丛林法则的刻骨纠缠,而不能飘飘然羽化而登仙。缺乏超越性的文化思想和自由的灵性,使得吾们的眼界日益狭窄,心胸更加暴戾恣睢,而让吾们从性暗示的牢笼解脱开来的期待和寄语当安放何处?人之初,性本真,而吾们的真如本性又如何能自由的舒展?翱翔是虚幻的迷梦。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