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躁动与白日梦

发布于2015-09-27 18:5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当今时代谁也不能相信永恒,所谓灵魂被放逐荒原,应该是绝妙且切近炼狱的本质状态。月黑氤氲的气息夹杂海水潮湿的腥味,死寂游离之间没有任何创生之感,怀念蒙娜丽莎恬静幽微的笑容,一觉醒来,却总发现自己仿佛置身《楚门的世界》中的绝缘海,带有一种对于往日含混不明所指的缅怀,一切的文字和记忆——不过血管瘤的小功率泼墨,哼哈二将不过杜康饮泣的吱吱脚踝。所谓的OK便利店给人制造一种商品关怀的存在感,殊不知一切终极的图景和多面思维的挥舞面临跳跃式的隐退,专心致志于心态的蕴藉调和难免和对着考拉学狒语一样伧俗和荒蛮。
  蛹中沉睡,谁知蝴蝶不是飞不过沧海,而是沧海的另一端,早已被沙漠消磨了等待。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