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谈泡污水和国人奴性之间的关系

发布于2015-09-27 18:5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竹笋的清幽翻不过咸鱼臭虾的恶俗,那么在小区的公共空间里,搔首弄姿,自诩善男信女的洒扫晾晒的人们呢,倘若将那床单被套因循勤劳的双手,放置在绿漆鸭黄的门口上,还悠哉游哉的任由污水像肆虐了一样泼墨横流,那么她的奴性是再如何也不能被遮盖了的。人之所以为人,乃在于通过心灵争取这个世界的方式,求取真善美的生存基石,如若不然,沦陷在污淖泥渠之中,做一个人身“得瑟”都无法管制好的窝囊器皿,那结局必然是可悲的。中国人向来处于红色大锅饭的文化土壤之中,没有受过自由民主的教育,乃至连真正的个人主义和行为的犬儒化、平庸化都无法拎清。
  如果真的珍惜你的劳动,应当建立在不毁损公众视线的基础上,尽心的修饰,用审美的气度,炮制淑女高跟鞋的意志善加打理你的床单,泼了一身污水在公众领域上,归根结底不过是道德心的意气用事,显得地域土壤的平庸和民间文化的不发达。倒是很欣赏上海老太太的迂回从容,联想到的图景是海上老太太挎着精细雅红的背包,找女婿麻烦的事情,因为女儿命不好,受了欺侮,老太太一不动手,二不歇斯底里,三不会像乌龟一样缩在某个固有的针线般的角落,而是任由母性的本能,进行一场开天辟地的价值演说。很是感动前几年江苏卫视看到的类似图景,一位女士能够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顾老人家的身躯现身说法,比包公还有男子气概。如果一个文化有着相当的内蕴力,和翻转自我的气力,那么心气自然不会停留在洒扫应对还要占有公众领域的沾沾自喜之上,求一己灵魂的释放而能够被格外的包容,那么她在日常生活中又怎会沦为一介无法控制自我,行为举止都貌似受虐倾向的人呢?就像在美国,倘若人人都能在立法的保障之下烧国旗来发泄自己的愤怒,那么又有何等的必要在现实中通过“个狗主义”的行为来显得自己自由呢?还有闯红灯等行为,相比较而言,更能说明中国这个民族的纵欲倾向。
  大老板包小蜜,朝云暮雨乃至将芸芸众生定位为棋子,倏忽之间更显得轻浮可笑,都是因为“灵”与升华的价值没有在生命中显现出来,才腻味的做了一场自我人格的侏儒化。洗床单的妇女,不可否认的确具有美好品质的一面,或许现实生活中也是个泼辣能干的主儿,可是在人格的意义上,此类微生物是惨淡无能的,因为无法经营自己的形象,所以缺少血液中的真骨格、气质,在面对诸如社会男权、以及他人不公待遇的时候,很可能是不堪一击的,有一种奴性镶嵌在国人的血液里,蔓延成一种俗不可耐的粘稠,面对自我以一种任由风尘矮化的态度,躲在垃圾堆上委琐的蚁蛭,像病菌一样感染着健康的躯体。如果去置疑那位女性的行为,她没准会回答:“这是我自家的事情,你憋了一口气没地方使了!”所谓的贾宝玉笔下的“死鱼眼珠子”,也莫过于此经历过伪文化熏陶的市侩了。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