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理想与人性的光辉

发布于2015-09-27 19:0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真正高贵的道德、不朽的人性价值往往来自于一种回旋上升的自我肯定,从自身而非外界寻求确立价值的方向。“分数”长久以来作为社会性裁夺个人价值的手段,若不从个人本身内在价值与性情出发公正评判,就很容易沦为现世功利主义人群顺势逐利的工具手段。
  曾经有一个七岁的男孩,在上交一幅把蓝天涂抹成碧绿的图画之后,被老师严厉的目光一笔抹杀了,从而将这幅满载着牛羊的悠悠绿景判定为零分。老师借机解释道,蓝天怎能瞎涂成翠绿,难道这就是你的梦想么?男孩哭了,却从心底生出一股不屈不挠的意志。心知肚明,分数背后掩藏的是他为之心醉倾倒的梦想。若干年后,在男孩家背后那片荒凉的山地上,碧幽幽的草翠沉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欢快玲珑,牛羊若飘摇的神仙一般乐不思蜀的勾勒出欢乐谷的画卷,清澈纯洁如玉壶在握——这里业已演化成一片巨大的牧场,带着男孩苦心的汗水与自我价值的认同。此时的他思忖,若没有那个零分的刺激,会有今日这般斑斑翠翠的清光漫溯吗?
  老成厚重的李纨,将胜利者的荣耀花环戴在了“珍重芳姿昼掩门”的宝钗头上。依附于男权社会道德规范的做作虚伪,似乎赢得了满堂红,一个鼓励“淑女”加倍体己自重的分数。可真正掩藏在这个膨胀分数背后的,却是功利主义道德社会对于人性自由精神的摧残,从而永远丧失人性本真的纵任状态,创造出“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的艺术灵性美的升华。那如诗若梦、玉骨冰姿的黛玉,目下无尘如她,弃绝了所谓油脂般熏烤肢体的仕途经济,也无视了伦理纲常给人判定的“分数”,不屑于体制束缚、牢笼捆缚下丧失天然灵性之美的道德木偶。一个真正优秀脱俗的灵魂,在意识到美的毁灭不可逆转之后,肆意将灵魂点燃的悲壮。她层积的泪,是不容于世傲世孤独者的血泪,更是曹公雪芹知性主体人格的显现——决裂于世俗价值所判定的“分数”,机械而泯灭人性价值认同的丹青血泪。如此自由脱俗的人格灵魂,对于社会道德规范的框定,伦理习俗的侵蚀,焉能是竖子俗流之见灭却的了?那如同一泓清泉的纯真清澈,唯有同样鄙视功名利禄的纯洁暴戾的灵魂,那一颗潇洒盎然的赤子之心才能懂得,并为美之毁灭的不可逆转的规律而泣血空灵,恸倒一世,眼见诗情梦幻似霜红泣迹般淡淡隐去,一幅空皮囊颠覆不了乾坤,便自我埋葬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功利麻木的人群将“分数”——社会性裁夺作为唯一为之神魂颠倒的目的,丧失理想和高洁的纯粹,丢失的不只是人性价值。殊不知人至上,人高于一切,人是最高目的,人是终极目的。到了反思既定文化与裁夺机制的时刻,一个真正文明开化的社会,必当建立以人文人性为核心、发掘每一个体内在价值的理性文明,确立公正客观、有利个体价值充分发挥的社会评判机制,站在灵性与光辉的高度,彰显出尊重创造性思维与人性光辉的魅力。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