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嵇康:有一种风华从此绝代

发布于2015-09-27 19:0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他,生于风烟乱世,一个英才辈出的年代。
  他,龙章凤姿,仪表天妍,风度高迈,气度不凡,“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巍峨若玉山之将崩”的旷世美男子。 
  他,天资聪颖,博学多闻,能诗作赋,文采风流,论辞犀利,雄深雅健,出口成章,喷锦吐秀。 
  他,精通音律,劲松虬苍,香烟氤氲,古琴一架,妙手回勾,小曲在前,大曲在后,清者与霄岚雾化融,激者绕荡于天壤之间。 
  他,出身儒学,却鄙薄利禄,淡薄功名,视富贵如粪土,弃礼教如敝屣,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醉心老庄,在车马喧嚣,红尘滚滚,争名逐利唯恐不及的时代之中,不为时俗所迁,尽显本真风采,不事权贵,清高狂傲,存本真赤子之心,怀满腔之热情。   
  他,伟宏高爽,冷峻飘逸,旷迈不群,光风霁月,尚清谈,美容止,喜服食,好饮酒,高蹈遁世,纵放不羁,开一代风气,显一世风流。 
  他终日于竹林中与平生的好友清谈玄学。对流俗丑恶之极端憎恶,对自身人格之守望,对理想之执著,不求明达于诸侯,但求轻轻然而独立,任其有才华绝世,只在洛阳城外醉心打铁,一任豪情风骨驰骋于天地之间,一任傲骨于纵情任性中淋漓尽现。 
  他反感浮华,崇尚自然,追求真我,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痒不能沐浴;他鄙视权贵,于一山野之地,开一铁匠铺,做一铁匠,从不收取毫厘,在应付世俗肖小以示其不屑为司马氏等乌合之众效命之时,赤膊打铁以彰其散漫,玩世不恭,惊世骇俗,却是至真至纯的真性情;不服驯化,一如闲云野鹤般放达,世教不容,愤世嫉俗,鄙视“仁义礼智信”,却又至情至性,将道德之灵魂建筑在本真生命的肆意袒露之上。 
  他诚恳热情,率性而为,爱憎分明,友人劝其走仕途之道,昂然拒绝,洋洋千言绝交书,乃其不为媚俗政治牺牲品之宣言,拒绝与当政者合作的旗帜主之风范,处贫不屈遗世独立之铮铮傲骨。宁负绝于世俗之深刻苦闷孤独,亦不改其执着真痴本性。愤浊世、嫉恶俗,真君子也。以此成为文化山脉上一处醒目摩崖石刻,刺激后世文人之灵魂。 
  他于平和洒脱之中高显激越昂扬之精神,于沉默闲静之际暗蕴傲然自得之刚正格调。因不注重私利己欲,才会“二十年未见其有不好的脸色”;因坚守原则公理,才会“刚肠疾恶,轻肆直言,遇事便发”,以其傲骨血性为挚友仗义执言,却惨遭陷害,含污背垢,千古奇冤。 
  他于临刑之前,一丝不乱地弹奏绝世之佳曲广陵,神凝气静,泰然自若,神姿高彻,好似琼瑶玉树。琴声悠然而起,若和风细雨,滋润沃土,化育万物;若狂风扫落叶,精神激荡,龙吟虎啸;又柔情万种,长河万里,天地无间;霎时风驰电掣,浊浪排空,惊涛拍岸! 
  他长啸一声:“《广陵散》从此绝矣!”遂从容引颈就刑。人生在世,无不轻求他人苟以生命而怜之,单能落落然而独去,亦不枉矣!一代大名士,终为刀下冤魂,政治浊流之牺牲品。草木为之落泪,日月为之含悲!空前绝后、惊天地泣鬼神的浪漫才华,英雄气气贯长虹,凌云气壮怀激烈!以脊梁挺起朽世文人之胸膛,以一腔浩然气立万世不朽之丰碑!英杰气魄,与天地并寿,与日月同辉! 
  他的名字叫做嵇康。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