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心之约,灵之舞

发布于2015-09-27 19:08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茫茫天地间,雾霭沉沉,一片萧条与漫不经心的惆怅,我无助地寻觅着,却不知生命的归宿在何方。
  我是个追求唯美的精神之爱的人,于我而言,没有爱情的生命如同腐臭的死水,如同干涸的沙漠,毫无激情和热力,没有爱的生命必将枯竭。
  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我追寻的爱情?我在不断的思索着,寻觅着生命的一个个梦幻而真实的奇迹,寻觅着梦的精魂。
  爱情,便是“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海誓山盟的执着与果断;爱情,便是风雨无悔的苦苦期待勇于承担责任的深沉与广博;爱情,便是生死相随摈弃一切世俗物欲的痴狂与缠绵。
  痴情深情的性情中人,便在这纷乱的凡俗之中无悔的执着的追寻心中之真爱,寻求超凡脱俗,寻求卓越,寻求真纯痴绝的性灵,哪怕灰飞湮灭,玉石俱焚,亦不负“至情”二字。
  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成就了雪夜私奔的千古佳话,爱情的力量居然如此伟大,竟让传统的价值观道德观为之颠覆,爱之剑穿透礼教枷锁的锐利让人为之眩目;当垆卖酒,勇敢的承担爱的责任,是爱情超越世俗力量的昭显是爱情对于个体价值的提高与升华。倾慕文君,倾慕那一份敢爱敢恨激情浪漫,那一份对于婚姻平等个体人格尊严的追寻,那一份遗世独立凌驾于世俗之上的绝世风骨。生命张扬到极致的辉煌与绚烂,日月星辰都为之黯然无光。
  顺治皇帝一生惨淡哀苦,凄绝惨烈。他自幼在叔父摄政王的淫威之下苟延残喘,施政时期又受到母亲由于对本民族利益的维护飞扬跋扈的阻挠,命运在他流血的心灵上划下一道又一道残酷的伤痕,宫廷的压抑和束缚让他异常厌憎,促使他不顾一切摈弃世俗道德礼法冒天下之大不韪追寻自己的爱情自己的理想人生,义无返顾和与他灵魂交融的人结合在一起,即便为尘世俗人所不谅所唾骂也要追寻他那绚烂夺目的爱情,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得到过幸福和快乐的他要义无返顾的为自己理想中的完美爱情为自己真正的幸福和快乐追寻!无法天长地久的结合会磨蚀掉一个性情中人的灵魂!倘若福临真的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和清誉放弃了对董鄂的追寻,他就不是至情至性的顺治皇帝了。而作为一个帝王他也许不算成功,但他的一生代表了真正意义上的“人”的意识的觉醒,能够如此至情至性,活得如此随性,能够爱得如此深沉,也不枉来世一遭了。
  真的,对于世间的一些人来说,如果他们不能固守心中的爱情,内心为外界势力所屈服所妥协,那么生命最终会成为一潭死水,没有生机没有活力,更不会有创造的激情。他们这一生都不会妥协于丑恶肮脏的世俗,即使遍体鳞伤也要坚持心中最原始的纯与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感受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绝对不是拘泥顽固,也不是自轻自贱,冥顽不灵,因为真情是他们的信仰,个性精神自由也是他们一生的追求。就如同杨过深情跳崖的一瞬间,如同黛玉焚稿香魂断的痴绝与惨烈,上演着悲情和自由主义的精华。
  那至高无上的爱的境界,让多少追寻意义追寻生命的激情的人为之倾倒一世。绝不甘沉沦于花红柳绿的红尘欲念之中,亦不愿将自身高洁的心灵为世俗的烦杂浊臭所腐化,更不屑于追寻所谓看破红尘的洒脱与自在。真正纯粹完美的爱情一定是属于在生命的无可奈何之中寻求真谛的人,属于在经历过无数的遍体鳞伤无数的惨痛折磨之后依然坚持自我坚持那一份与世俗格格不入的偏执的人,更是属于在沉沦于欲念的红尘世界中,清醒的生活着的人。
  不再消极,不再颓废,只有充满创造力的激情和热切强烈的祈盼,但愿我虔诚真挚的心感应无私的上苍,寻觅到那个可以让我付出我全部精神之爱性灵之爱乃至我的生命的人儿,将我原本虚空狭窄的生命扩大升华,实现人文主义之爱与人道主义之爱的完美结合。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