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关于委琐大选及本人遭遇威胁的声明

发布于2015-09-29 20:3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或许我们都生活在穷途末世里,
  以致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染上或多或少的瘴气。
  好似漫天飞舞如雪花般恣肆纵横的糜烂绦虫,
  侵入每一寸血液、血管、细胞乃至空虚匮乏的灵魂中。

  委琐的制度、非民主的理念造就的畸缺和变异,
  在党同伐异的小集团主义包围中丧灭了本真的良心与灵性,
  当最信任的好友之一似乎很轻巧提出让我投他一票的时候,
  受过西方启蒙思想的我本不愿将
  “心”(友情)与“脑”(原则)混为一谈,
  在中国文化的人格设计里,
  政治的原则浸润了泛道德主义化的倾向,
  儒家温情脉脉的面皮要求人们“以心换心”,
  尤其重视所谓“义气”的北方
  ——中原正统文化的发源地尤盛。

  友情是属于“心”的范围,
  更多受大脑中层支配
  ——停留在中国式浅层思维方式中的人们不晓得这一点,
  还秉持着守护着捍卫着优良的文化传统,
  即——我与一个人交好就必当无条件支持。
  西方“友好的反对派”自然不会在这种
  缺乏深层民主启蒙的国度中出现。
  倘若我与共产党某位独具个性人士有着深交,
  莫非还要放弃本人的自由主义信仰?
  有“心”无“脑”,拉帮结派,以心换心,
  用一己之圆滑取巧换取他人之主体良心意志,
  “仁者爱人”,“仁”由二人之关系确立个人之价值,
  非西方所谓基督理性、个人主义、
  原则、权力意志法则的判断倾向,
  此乃中国文化之中枢神经、蔓延千百年之不灭潜规则也。

  本人虽标榜孤介狂狷,
  不欲掺杂于内阁组织此等充斥扭曲之政治行为,
  本愿袖手旁观冷眼看待,
  然身处并耳濡目染于中国文化中已近逾双十之年。
  “心”之主导往往于需求理性原则之事中占据上风,
  遂自答应其于投票时日定不爽约。
  孰料此阁之敌对派——另一竞选内阁亦有好友前来拉票,
  本人自不愿相互答应,
  却也缺乏婉言谢绝之勇气,
  敷衍之余,心内惴惴,
  深感处风云际会端、风口浪尖处之行路艰难。
  于是乎下定决心一票不投,或自弃权,
  以无涉此风波恶浪、韬光晦暗、乌云雷雨阵也。
 
  然世间竟无留待人之所,
  我欲腾云驾鹤、乘风归去,
  就此别离是非喧嚣之境地,
  此人却有非拖吾下水之芜杂欲念,
  三番两次以电话询问有否投他之所在内阁。
  吾原可圆滑处事、以轻飘飘一句“已投过”敷衍了事,
  谁知原则心作祟,
  遂自诚恳相见,
  自述夹杂两派之间之为难。
  风雨如晦,霜冻鼓寒,
  电话一端竟传来如许声音:
  “如果你不去投票的话,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
  看以后我如何对待你……”
 
  吾自惊愕霎时方许,错愕不堪,
  心于凌乱之际狂呼乱喊:
  “完全没有问题。再见!”
  于是乎挂断电话,
  于仓皇巅乱中整理纷飞之思绪。
  料想此人原本有“老好人”之德性,
  且为人苟且圆滑、谙于龌龊之世故,
  仅因平日待我不错,
  尚自维护其道貌岸然之容,
  乃至吾竟信任之如手足兄弟了。
 
  今日此言,
  实在暴露其内心深处之卑劣阴暗也。
  思忖考量,茅塞顿开,
  其人于我之好,竟自多半来源于——
  自恋无耻、走江湖之潜层内在需要也。
  吾之角色,
  竟于其眼中非个性独立、意志自由的正常人,
  而竟乃一介内心深处意淫之工具也!
  倘吾仅为一介有才无貌之落魄才女,
  此仁兄当不致主动与我靠近并保持亲切友好之关系!
 
  夫吾中国人之交友理念,
  不似西方人之先兵后礼,
  即深刻了解其不可触犯之心中堡垒,
  尊重彼此个性自由、
  维护双方自由生命不可让渡之辉煌灿烂为先行原则,
  而吾人交友,
  更倾向功利主义之工具化标准,
  此为部分西方人艳羡之“人情”理念,
  实际在于以让渡个人之小部利益换取对方“心”之感激信任也。
  深层本质在于有所利用、有所好处之层层挖掘,
  如若二人遵照此“人情”原则从一而终将游戏进行,
  便佳话长存、“情深意重”且彼此都有相当好处可捞,
  然如若有一人原则抬头、
  真话办事则必当为游戏所出局,
  而另一人实则未达到交友之目的,
  乃至“人情”急速破灭也!
 
  六朝人物之风骚、
  魏晋风骨之气韵、
  红楼旧梦之芳华,
  乃西晋末年“衣冠南渡”之时,
  北方士族文人大量涌入金陵,
  南北文化相互撞击奠定之扎实基础也。
  吾自定当秉持些微金陵文脉,
  于刻写“质本洁来还洁去”之碑铭旁兀自彳亍低吟,
  逾思长林而志在丰草也。
  即使心永久浸润于血泊之汪洋,
  又如何超越不了那一天飒飒闪烁的翔鸟!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