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冬雷阵阵,再觅绿野仙踪——我观中学语文教育

发布于2015-09-29 20:4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屹立于才华横溢被孤惘抑制的干燥国度,试看华夏莘莘学子成日价拿“升学率”当温饱,如饥似渴亦喑哑,腔底子里的最后一股真气息也若有还无,飘盈涣散在渺渺乎红尘天壤化外,应试教育,愁云塞满心窝,千日心血,岂不要一朝倾泼?
  教育产业化、功利化不可不谓中学语文教育第一大杀手。吾观中学课时,数理化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在初中的抄抄写写、写写抄抄过后,高中作为个体人文修养的重要成型阶段,语文课却被边缘化,大量语文教师心怀抱怨的小九九,嬉笑讽嘲在里巷鼓噪,怎奈不与数理化同类,窜得几个教辅赚外快的导师职位,惶惶乎哗然,语文此类事,不过不登大雅之堂的泼皮啊!心念空谷幽兰草,一枝独立探幽微,末流语!不为是非汲汲, 喧嚣惨淡,难上难!试观整高中阶段,前二年不过将课时定位于欣赏加自习课,待到光华耗尽、直觉生命无欲无求作壁上观逍遥游时,忽而秋风萧瑟,方知高三喑哑粗糙的日子来到了。还是甩开一点高矜自重的小情调,为做一场吃不了亦深吞的语文大餐而扑倒了。加上教育界欺世盗名的市侩主义,素质教育的“政治皮”与应试教育的“政绩皮”齐头并进两相奋发,左右逢源,产业批发,批量生存,命脉处于高考阅卷的流水线上,语文教师们灵光一闪,噢,我们不过是被装在套子里的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臣民。大环境的变异,教育“消独”的弊害落实到语文课本书香页面上。王尔德说得好,社会仅仅以一种精神概念而存在,真实的世界仅仅是个体的,且看我们语文教材书写洋洋洒洒的文学评论,千人一面,众口一词,动辄以“揭露”“批判”“封建社会”的字眼横行无忌,焉不知渺渺天际,泱泱宇宙,有包蕴万物之机心,而在文学个体精神上,又有创造力才性之迥异,品读文学,尝遍千万甘苦,终极是为洞察幽微,捉摸到蕴涵其内的作品原生推动力。此等内力暗自涌荡,本与道德主义、集体无意识之说教无甚关碍,拼却的是腔子里的一口气,用感性之原生气息造一篇洋洋洒洒的大传神。儒家腐朽道统诚如传世的灭绝剑自顾自狂妄,譬如说吧,《郑伯克段于鄢》一文被吾师按照课本提供理路逻辑讲述罢,立刻遭遇挤兑冷眼,以马基雅维利主义之气势,驳教科书单一运行之道德权衡之辞。赏文瞻墨,观的是人间世,看的是人于飘摇逆境之中,滞重之复杂心态,可堪玩味、可圈可点的亦要与文学关怀之本义靠拢,然中国向来秉持庙堂高端说教,焉不遭世俗功利主义之扣压置疑?我国之哲学理路,并非为现实人生观提供可依傍之终极道理,而任由伪道德与功利主义交相回应,蔚为一介虚无惨淡之文化大观。再如《红楼梦》,明明乎满纸荒唐言,刹那芳华,落英缤纷,青春悼亡之血泪史诗,却因了那权力话语系统的路径,滔滔独立之知己精神大爱,偏将就与“反帝反封建”的滥词滥调结成一端,所套用者,不过移植西方话语是也,莺莺燕燕,小我凄凄丽丽之衷情,为何偏要与政治意识形态挂钩,才获得合法之文学地位?难怪乎封建一遭悖反,然“早恋”问题仍须横眉冷对的诗人们开辟理想国的新空间了。野和尚登高座妄谈般若,还不如在僧房里译述几章法句,然而动辄以一派高蹈的道德主义,游扬雄肆,在对心灵造就道德捆绑毒害之际,学生昏昏然于课堂,懵懂于烦冗背诵之精神剥削,亦沉迷于矫揉造作之伪善情调,难怪《Q版语文》以其浩浩然之气派,夺取虚假空旷庙堂崇高之合法生存权。不禁让鄙人想起齐宣王在孟子迂回有致地布置一番仁义心性大图景的空洞说辞之后,竟以“寡人好勇”“寡人好货”“寡人好色”这等不入大雅之堂的无端崖之辞予以解构超脱。假设吾等群众学子乃弱质女流,附着于中学语文教育之上的谦谦男儿,以完成进德修业之况貌,然一女子与一坚持要把她当成完美无瑕的男性一起,怎么能指望获得快乐呢?结局不过枉然滋生悖反,反面论证了邪恶乃好人发明出来说明那些奇异魅力的人的神话。庙堂与市井隔阂之悲哀,莫过于孔子与道跖两类文化角色横行并世之惘然。无怨乎吾之高中校友钱理群先生有云,对于经典作家与文学作品,当以平常心平视之——将其看作是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有追求,也有苦恼,有价值,也有缺陷;将其看作是真理的探索者,有着广博的知识,深刻的思想的先驱,和他们进行心灵的对话,思想的交流,是精神的沐浴与享受。有时作家与时代框架之理路并非完全吻合,而在于生命路途中,时间和空间都没有给他们提供安置理想之地,他们只能将所有的绝望凝聚在自己身体内部,让它转化出一种怪异的能量,更加无助、无信心地依靠自己来阐释并爆发。再者受文化一元性桎梏,西方文学之精妙繁复,也惯常被解读为“资本主义赤裸裸劣根性”云云,与其说是化民成俗,使世道一心安然,毋宁说是打着幌儿让文化毒素在五脏六腑中郁结啁啾了。 
  对于虚空的唯一的办法其实还只有虚空之追迹,而对于狂妄与愚昧之察明乃是这虚无的世间第一有趣味的事。于小可而言,对抗虚无涣散语文教育唯一方式不外乎辟得半亩一分自留地,筚路蓝缕之际,不过创点论坛呓语,抑或建设校报“桃李”之文学园地。披荆斩棘,不求闻达于校园,只甘将满屋书卷做一避风港湾,心灵巢穴,精神畅谈,天地不拘……亦有语文课堂喑哑沉闷时刻,埋头苦读《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精神自治》、《牡丹亭》等被家人视为野狐禅的精神佳酿。寒潮、风雷、霹雳,雾霭、流岚、虹霓,自然之奇诡瑰丽往往芳华莫名,梦幻痴忱让激越的灵魂 直欲凌空驰骋,同栖止于海啸之石,静听舟子率性放肆的旷荡之歌。过去书由文人来写,被大众阅读;如今书由大众来写,无人阅读。吾之语文组老师亦秉持我校之精神传统,予学生充分之自由宽容,编撰《精神家园》等文化周报,余亦献计献策,与之合办一期《林昭*遇罗克合集》——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落霞孤鹜,漠漠平林如织;长陵一曲,便换万华竞艳。于思考中超越无限时空,放逐在审美天地里独得高贵神秘。回首中学语文教育中的点滴,心底里不禁生盈起一股气,宛如贝壳般繁复的洛克可,相对浮华背后的胆怯,具那素面朝天的自信。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