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记《花灯满城》中的雁儿

发布于2015-09-29 21:2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你,如一朵富丽的腥红,灼灼似火又冷艳如冰,在两极的斑驳中散发着光和热。 
  你,骄矜傲世,虽为侍婢却无一丝奴颜媚骨,在与太太们的博弈当中毫无惧色,更不稀罕成为被玩弄的傀儡。 
  你,胆气过人,在面临诸位太太的颐指气使之时,暗暗的埋下了诅咒的伏笔。给四太太颂莲扎小人,在内心的邪恶与善良的搏斗中你选择了前者,悲剧性的运命让你也在制造着他人的悲剧运命。 
  你说过,你恨院子里的每一位太太,因为她们的存在让你的侍婢身份永远犹如摩崖石刻,生命的自由意志被无情的残害。在男权主义肆意横行的时代,你的卑微有如低下去的花骨朵,可是你艳羡的是如同天上的流星,镶嵌在心尖上的心字冠玉经久不灭。 
  你,为了救治父亲的疾病,做了陈佐千的玩物,在喜儿质问你的时候,你冷冷的道,女人天生就是来服侍男人的。你的一针见血,你的红颜容妆秀道出了年代的悲苦。陈家大院因为你的徘徊而平添几分惆怅。心犹残,朱颜依旧颓。 
  你,在三太太梅姗预备携子与情人黄医生逃跑的时候,通知了陈佐千,导致了母子阴阳分离,三太太被沉入后院的池塘,活生生吃人的陈家大院,你也做了命定的刽子手。你妒忌,所以发狠,所以暗渡陈仓,所以极度个人主义,所以反抗和报复无所不用其极。 
  你,珍惜自己的温婉,珍惜自己的大情大性,是以盛装打扮所以意图勾动陈佐千的芳心。熟知陈佐千压根不珍惜你的少女情浓,骂你是婊子,永远也不用想骑到太太头上来。你的牙和泪往肚里吞。狠和憾是无力摆脱的旷世的孤独。于是你吞下加害颂莲的布娃娃,哽咽致死。你罪不至死,但你的存在无法显露你的阴狠的决绝,只能在暗地里垂泪自怜。你的死,真的是有些人认为的那样,死有余辜的吗?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