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谈谈《凤求凰》中的陈阿娇——最可怜的女人

发布于2015-09-29 21:2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最近刚刚看完了央视8套放映的33集电视剧《凤求凰》,颇有感慨。里面的演员基本上个个光鲜,最起码与人物气质相互吻合。焦恩俊扮演的司马相如英俊儒雅,才华横溢;韩国明星朴美宣扮演的卓文君敢爱敢恨,气质卓越,只是让一个韩国明星扮演中国古代这样一个坚强独立的女性实在逃脱不了炒作之嫌;汉武帝风流倜傥,平阳公主尊贵华丽,卫子夫深明大义,就连东方朔也被著名演员谢钢演的活灵活现,有如东方朔本人在世一般;其余的诸如丫鬟雨桐,小厮桑濮,富公子程一飞也被诠释的非常到位,给人的印象也是异常深刻。  
 
  然而,30多集看下来,让我最感到痛惜也是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那个被汉武帝遗弃的不幸女人——陈阿娇。 
 
  首先那是一个美艳的女人,与《大汉天子》里的陈阿娇绝不相同,浑身上下渗透着一种皇室家族雍容华贵的气质,刚出场就让人眼睛一亮。那种尊贵与骄傲自是不消再说的了。她与别的女人的根本不同在于她是一个痴情有真情的女人,她渴望得到一份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夫妻恩爱,她为了挽回自己与汉武帝的恩情不惜降低身份为司马相如端酒,以求取《长门赋》来补救汉武帝对自己的感情,她虽为生长在宫廷中的女人,但并不像大多数女子一样贪图富贵地位,有她本真美好渴望真情的一面,同时她又是率真的尤其是在小她7岁的表弟汉武帝面前有意维持她的骄傲,而不屑于圆滑取巧,更不懂得讨取武帝的欢心。当司马相如为了救妻子卓文君而违抗她的命令坚决不写《长门赋》的时候,她内心没有恼怒,反而因此激动了她的真情:“我只道天下男子无不是喜新厌旧,负心薄幸之徒,没想到还有像先生这般重情重义的男子。”当她听完司马相如演奏完一曲《凤求凰》的时候她感动的泪流满面,却差点因为汉武帝的误会引来一场杀身之祸,她趴在汉武帝脚跟前一番催人泪下的求恳,让人痛心不已。可她在汉武帝读完《长门赋》“回心转意”之后,并没有好好珍惜重新获得他的欢心的机会,天性中的尊贵与骄傲让她还是加意维护她至高无上的高姿态,倘若她此后变的逐渐“精明”,就此淡然漠然,对于武帝的捻花惹草置若罔闻,或许她的一生会就此趋向于平静,可她就是不甘心也不放弃她的自尊和骄傲,在文君酒厮与化身“柳公子”的武帝对峙:“国事家事你都不要了,整天泡在这个小酒馆里,你还要不要皇……自己的颜面了?”那个时候她的面孔扭曲的,内心是极端痛心疾首的,挽回皇室的颜面不得,挽回丈夫的真心而又不能的尴尬境地,回皇宫后与武帝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她不要皇后的尊严打翻书简,肆意的撒泼意图挑战汉武帝的情绪以示威,可却不知自己在当时已经情绪失控,表现出的是内心极度的虚空脆弱以及万分的誓死不甘,她不愿意在丈夫面前显示她丝毫的脆弱与恐惧,试图以最简单最直接最具挑战性的方式来掩饰当时的心理状态,却因此彻底的失却了武帝对她仅存一线的情意,“阿娇,我受够你了……”随之怒吼“我不仅要把她(卓文君)娶进宫来,我还要专宠专爱,封她做夫人、皇妃、皇后!”在那一瞬间,她吓呆了,彻底被击垮,她的心理防线也随之彻底崩溃了——女人,封建时代的女人,哪怕你再高高在上,再尊贵无比,你的命运还是牢牢掌握在男人手中。  
  没过多久,汉武帝就移情卫子夫,在她的身上具备了吸引男人的一切特质,温柔婉约,体贴善良,让人不由得我见犹怜,这不是真实的子夫,历史上的子夫是个很有心计和权谋为了荣华富贵和皇后地位而生的女人,一介歌妓,追求的是荣华富贵和皇后的地位,而不是刻骨的深情。开始平阳公主为了扩张平阳家的威望和势力把她送给了汉武帝,可是汉武帝并没有宠幸她,她利用机会和她若干年来养成的谦卑隐忍的性情赢得了汉武帝的欢心,男人大多肤浅,注重的是女人的美丽温柔体贴顺从以及充分迎合自己的心意满足一时的骄傲与虚荣,而不是女人的真情和至情。卫子夫她具备着“温良工俭让”的美德以获取男权社会的赏识,她不会嫉妒,恪守着作为女人的“本分”,简直宠辱不惊,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爱过。她聪明,她知道汉武帝喜欢什么,懂得圆滑取巧巩固自己的地位,她不聪明,因为她不知道汉武帝只是爱她的美丽,当她不美丽时,她的下场比阿娇还要惨痛百倍。阿娇说的一点没错:“皇家哪有什么真情,哪有什么恩爱?” 好似空中响雷,当头棒喝,控诉着皇家真情的泯灭和沦丧。而人们往往能够轻易的原谅男子的负心,却不能接受女子的骄傲。 
  陈阿娇,一个骄傲的女人,一个神经质的女人,一个痴情的女人,一个为爱而残忍的女人,她没有卓文君的聪慧明朗,没有卫子夫的灵巧委婉,没有平阳公主的精明大方,有的只是可怜到极致的痴情深情与天性中所抹不去的自尊骄傲。她疯狂,她撒泼,她毫无顾忌的追求她的真爱,她流着血泪的眼睛,在暗夜里幽幽的闪亮,像天上明烁的流星,灼灼似火,散发着光和热;没有委曲求全,没有隐忍吞声,哪怕玉石俱焚,哪怕遍体鳞伤也绝不放弃内心的执着追求,一个去了爱的女人,卑微到泯灭自己的价值而将自己的一腔怨恨痛快淋漓的发泄到下人的身上,手执锋利无比的双刃,将身受的凌迟一点一点还诸别人,同时也疯狂啃啮着自己,把自己伤害的体无完肤。自己纵然是伤痕累累,亦不管不顾。那样美丽痴情的女子,像一尾缺氧的鱼,慢慢的无声的歙合着,苦苦的挣扎,却逃不了的,窒息。  
 
  她可怜,因为她是个渴望真情真爱的女人,而她却又生长在血腥残酷的帝王之家; 
  她可悲,因为她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薄情男人失掉了一切,哪怕是仅存的人格尊严,女人,就是如此的卑微。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