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痴道人,伤福临——关于《少年天子》的一点随感

发布于2015-09-29 21:2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自从人文电视剧《少年天子》的首播至今,已有一年多了。但在BBS上,至今还有一大堆志同道合的网友们热烈而极有深度的讨论。每到那个网站时,我的心中总是怀有一分热烈焦灼而又诚挚的期待,抛开繁杂的一切,用心去倾听知己者的性灵哀音。而每当此时,我的耳中就会响起天子惨淡的哀鸣“但愿风雨路上独行夜/你如花/我如叶/如泣如诉……”

  且看邓超塑造的顺治皇帝——福临,无疑是一个极其成功的艺术形象,他的举首投足之间无不散发着一种动人的魅力,在他的眼波流动的深处,闪烁着的是世人久违了的血性和善良。他的确是一个俊朗的少年,他坚硬中的柔软、爽朗中的忧伤又无法不让人怜爱。  

  福临是脆弱的,在他任性的外表下掩埋着深深的自卑和怯懦,无法忍受周遭的威严施压。他也是扭曲的,在诉说着多尔衮的侮辱欺凌的时候紧紧地蜷缩着,那颤抖的语音中分明包含着怨愤与痛楚,悲哀与无奈,高高在上的天子,内心的荆棘坎坷无人知晓。至尊至贵的最高统治者,拥有一个帝王的无上特权,却被无情的剥夺了一个凡人应有的快乐。在那个黑暗无边的森林里,见不着一丝光亮,你若试着苦苦地执着寻找,只有被历史的潮流所淹没。  

  在那个快要让人窒息的时代中,绝大多数人学会了依附和顺从,就如同覆巢之下的危卵,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封建纲常的阴影下苟延残喘,卑微的麻木的活着,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中国古代几千年的历史文明,也只出了李白、陶渊明几个这样的人物,而对于历史的漫漫长河而言,这几朵浪花也只是异数。更多的若不是被平白无故夺取了生的权利,就是成为伦理纲常下的机械复制品。  

  福临爱上了他的弟媳妇乌云珠。他爱了一个他不能爱的女子,他的冲动和任性写成了那段刻骨的悲剧。这段悲剧只有他们两个就显得有些孤单,于是无奈地拉来了博果尔,博果尔心中的悲伤和哀婉又有谁能知道呢?反过来说,博果尔的懦弱性格又使顺治在作出选择时不得不多了一份道义的责难,显得格外进退两难,而当厄运降临时他又认为那是一种报应。我揣测,顺治在那些冰凉彻骨的寒夜里一定特别害怕看到天上的博果尔,怕博果尔一眼就洞穿他脆弱的内心。  

  霍思燕扮演的乌云珠是具有宁静温馨之美的,也只有她这样出水芙蓉的气质,才能刻画出那个满汉交融的奇女子,演绎出那段无比凄美惨烈的绝唱。福临是一个过于敏感的人,他对人生有着艺术家般细腻的感知能力,别人眼中的小小一根刺在他那儿简直就是一柄长剑,而仅仅是一滴血就可能在他心中氤氲成一片红色的恐怖。只有乌云珠“山中高士晶莹雪”的温婉雍容以及“世外仙姝寂寞林”的坚贞纯情才能弥补他心灵中原本难以愈合的伤痕,给他飘摇孤苦的灵魂带来一片真实的宁静与祥和。他们的互相倾慕无疑是顺理成章的,但历史却没有为他们准备水到渠成的出口,他们只能在长河里绝望地挣扎和徘徊,太累太苦了,只能各自绝望地离去。  

  翻开历史的一页页,中国历代的帝王,真正称得上是性情中人的,似乎唯有福临。他率性而为的不羁品格更像是风中飘来飘去的树叶,即便是要坠落,也总是饱含着对自由的热望。他尝试了一切的方法摆脱生命的束缚和桎梏,不惜以牺牲权力地位为代价而去追寻他理想中的自由和幸福,为了爱情他真的可以视荣华富贵如粪土、视天下为敝屣,因此他实在不是个拥有铁腕的政治家,而更像一位真率、多情善感的浪漫诗人,一位真性情的、拥有强烈个性解放色彩的文人。福临不是政治家的料子,却偏偏遇上了孝庄这个强人所难的裁缝,而满人入关后又急需操办一场繁花似锦的盛典,他们需要福临这块料子,直到发现他宁可遍体鳞伤,乃至于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愿意屈从,才放弃了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无用的玩偶。人生最大悲剧之一就在于唯美和功利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选择真我选择心灵的人,生来便注定承担一世凄苦,浪漫主义的光芒总会在现实的无情毁灭下黯淡,直至消逝。  

  顺治在尝尽了一个平常少年不可能遇到的悲剧体验后选择了逃遁。只能说他生错了时代,时代的残酷幻灭了他,幻灭了他的自由的灵魂,也幻灭了他对真善美的强烈渴望。时代需要他用血肉之躯去书写一部令人一唱三叹的悲剧,没有他与尘世的决绝,脆弱如我者也就不会为他哀叹并落泪了。  

  但愿风雨路上独行夜,你如花,我如叶,如泣如诉,我是飘零叶,此去永相别,来生相逢处泪难歇……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