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论《刑事侦缉档案Ⅲ》中的张日飞

发布于2015-09-29 21:28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你死的很惨。你是被人在垃圾堆填区里发现的,死前被人下药迷晕,面部还被泼过硫酸。 
  你为了在法国有过浪漫史的旧情人莫咏希,不惜和致使莫咏希结婚前一日被强奸而怀孕并屡次勒索莫咏希的叶威扭打在一起。 
  哪怕路途骤晴骤雨,你要活出一份潇洒和本真。凭借精神和念力,捆缚那些痴心的念头并将一世的心力花在维护朋友的真义。 
  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你从不对你的行为作出任何解释,因为你要庇护旧情人的隐私。生如夏花之灿烂,你的逸致和高情早已超越漫漫长空。 
  你被莫咏希的丈夫误认为是奸夫,并被其残忍的杀害。世道的不公和人心的肤浅使你备受人世的波折之苦。你的焦虑和苦楚,只聚焦于莫咏希一人。你的绚丽繁荣的生命,似乎只绚烂一季,而深沉的波涛辗转流离跌宕似乎早已刻写入你的骨髓。 
  透彻的荒凉。也许你也已来不及唏嘘怅惘。 
  奔驰、跳跃、飞翔着的生命,已沦为今世之过往,而你的主体生命,业已坠入枯黄。 
  你的尘世遭遇,缥缈着凄惶。但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以及那傲然自得的刚正格调。 
  你的至性生命清洗着尘世的肮脏腐臭,你的若即若离的态度丰富着灵魂的维度,你的清癯的风骨和自尊因循着某种古旧的真理,而你的有礼有节的气度证实着超越了狭隘的人格共鸣。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无惧世上人笑骂顽固,是如此认真。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